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⑽⑵鸱
    “求你,陈牧,够了,够了。”江萝感受到敏感地带被火热的气息喷着,忍不住想合拢双腿,可左腿动不了,只能用右腿稍微靠拢。
    陈牧不满地推开她的右腿,轻柔而坚定。
    陈牧低下头,大舌在内裤两侧的绳结处光滑的跨部肌肤上火热地游移,似乎想要用舌头打开绳结。
    江萝的心砰砰乱跳,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却浑身发软,没有力气抬起头来看下方的陈牧。
    陈牧的大舌游移到了她的内裤上方,沿着上方滑过一道横向的湿润痕迹,接着来到了内裤的一侧,沿着斜线勾挑,舌头像是要钻进内裤里去。
    “嗯,陈、牧,陈,啊——”江萝被他突然伸进内裤布料里火热的大舌吓了一跳。
    陈牧的大舌舔过她柔软的森林,不小心划过她外侧的蕊瓣,忍不住用牙齿咬住边侧的布料,往中间扯去,露出了黑色丛林中羞涩紧闭的花蕊蕊瓣。
    陈牧一口含住两片蕊瓣,又吮又吸,暧昧地用舌头拨开两片娇嫩的蕊瓣往里顶,逗弄着上方可怜兮兮的小豆,直舔得它充血挺立。
    “陈牧,嗯,求你了,呜呜,不要了。”江萝低低哭了出来,从没经受过如此激|情的她有点受不了了。
    陈牧见她哭了出来,有点懊恼,有点心疼,依依不舍地用鼻子在她的蕊瓣上用力厮磨了一下,深深嗅闻着她蕊间的清香,才用牙齿咬住布料,将卡在中间的布料拉回去,用手在上面不舍地抚摸按压了一下,只觉手下柔软,怎么也摸不够。
    可是江萝都哭了,陈牧只好抬起头,双手握住她的柳腰,轻轻抚摸道:“好了,我不碰了,乖,别哭。”说着低头吮去她的泪珠。
    做完这些,陈牧才想起他原本是打算给江萝擦澡的,他摸了摸盆子里的水温,还好还是温的。
    为了不会再次克制不住自己,陈牧眼睛微眯,强行不去细看江萝美丽的胴|体,用毛巾大略地擦着,免得再次勾起他的情火。
    除了江萝打上石膏的部分,陈牧基本上都擦拭了过来,当陈牧抬头看到江萝被剪掉的长发,心中微微一疼。
    由于江萝当时头上有出血,医生就剪短了她的长发,所以她的乌黑长发遗憾地被剪掉,只余现在的短发。
    陈牧心酸地叹了口气,将江萝的衣服温柔地套回去盖好,再将被子盖上,叫了她一声:“江萝。”
    “嗯。”江萝转过头,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尴尬,不敢看他。
    “江萝。”陈牧又叫道。
    “嗯?”
    “江萝。”
    “我在啊,干嘛?”江萝不解地回头看着他。
    陈牧趴在被子上轻轻地抱住她,深深凝视着她的双眼,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丝细微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说:“江萝,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必须是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了了亲,这样的程度够不够?当然这不是正式的大餐,这是小菜,不过大餐就照这个规格,你觉得咋样?同道中人的娘子睁着盈盈水眸凝视着你,期待你的回答。当然,其他可爱的亲们,同问哦~

  ☆、38祸福相依

“那你呢;陈牧,你也是属于我的吗?”江萝不想再遮遮掩掩;既然陈牧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也想要一个明确的答复。
    前世的她愿意一直默默爱他,不求回报,今生也同样如此。可是若能两情相悦;交往,然后步入婚姻殿堂;执手白头;这样相濡以沫的爱,也是她所深深渴求的。
    陈牧缓缓放开抱住她的手;偏过头去;眼里闪过一道暗光,沉声说道:“江萝,我告诉过你的,我不想拖累你,也不想辜负父母对我的信任。”
    “不会是拖累!”江萝躺在床上有些激动地喊出声,“怎么会是拖累?陈牧,难道我的心意还不够明显,我根本就不会介意你的病,反而很心疼。就让我们在一起,然后让我来照顾你,我们一起想办法治好你的病,这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江萝,”陈牧转过头,对她绽开一抹微笑,笑容里有着挣扎苦痛和无奈苍白,“不要逼我。”
    “你的意思是,不想和我交往吗?”江萝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字字空洞无力。再坚强的心,在爱人面前,也是无比脆弱的。
    陈牧居然叫她不要逼他,一个“逼”字,戳到了她的心窝里,鲜血翻涌。如果她的爱对他而言是一种逼迫,那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伤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江萝,你,”陈牧紧握住她的手,欲言又止,“你不会明白的。我真的只是不想拖累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照顾你的,好不好?”
    江萝的眼眸亮了亮,可是又瞬间黯淡下去:“陈牧,我搞不懂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陈牧无言,只是轻柔地吻上她的唇,将她粉嫩的唇瓣包覆在自己的嘴里,用缠|绵怜惜的亲吻,诉说着他不能解释的歉意。
    嘴唇和嘴唇之间,自有它们自己的爱语。
    温柔慢慢转为热烈。四片牢牢粘附在一起的红唇,两片是陈牧式的火热狂野,两片是江萝式的生涩娇弱,却又带着一点点倔强,学习着陈牧的大舌,热情地往他嘴里顶去,撬开他的唇瓣,在他的外侧牙龈上轻轻刷过,然后调皮地也在他的上颚上反复不停地舔|弄。
    陈牧的大舌忍不住加入进来,起先是绕着江萝的丁香小舌轻轻画圈,然后是轻舔着她的小舌,用唇轻轻吸吮,吞咽着她口中的蜜汁。
    江萝也情不自禁地用小舌轻推着陈牧火热的大舌,时而勾画着他柔软湿滑的口腔内侧,吞吸着他嘴里的津液,如饮甘露。
    良久,唇分,几条暧昧晶莹的银线连在两人的双唇之间,难断难舍。
    陈牧忍不住俯下头在江萝嘴角重重“啵“了一下,又分别在她眼睑和额上落下一个个亲吻。
    “现在你明白我的心意了吗?”陈牧终于抬起头,深深地望着江萝的眼睛,直望入灵魂深处。
    “我想,我明白了。”江萝微微一笑。
    “乖女孩。”陈牧绽开一抹无比绚烂的笑容,让花朵都要失色。
    江萝能够感觉到,陈牧对她的爱意。她想她能够理解了,也许是陈牧一直担心他自己不知何时会过世,所以即便再爱她,也不想给她承诺,以免最终要让她失望伤心。他只是想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爱她,用仅剩下的生命,用实际行动来爱她。
    虽然江萝觉得陈牧这样的顾虑其实是多余的,因为不管陈牧是不是答应和她交往,她都不会改变爱他这个事实。如果他真的过世,她都必定会是一样的伤心绝望,不会因为他没有答应交往就会好过一点。
    江萝想,也许当她修炼到第四层精神力,找借口替他改变体质,也就是那病的前期症状之后,他就会对治好这个病开始有信心,估计就不太会拒绝和她交往了。即便到时候他还是没有信心,等她修到第八层,就可以彻底治愈他的病,那一切就迎刃而解,到时候他一定会答应和她交往的。
    想到精神力,江萝灵机一动,她现在受伤,身体不能乱动,但假设只是精神力进入空间,不知道可不可以走动。
    晚上,江萝就入梦进了空间,惊喜的是,由于在空间里的只是她的精神力,相当于一个虚拟的肉身,所以她完全可以活动自如!这可把她乐坏了,这些天一直躺在床上都快把她憋坏了。
    江萝和小闹初萌,还有雪爷苏牧它们嬉戏了一会儿,将空间里大部分都已经成熟的作物收入了小屋。
    做完这些,江萝正打算去继续修炼精神力,可在经过池塘的时候,突然发现除了她之前种下后长出来的碧绿的莲叶,荷花,菱角,居然还有金色的莲叶,那熠熠的金光,让人绝对无法忽视。
    这就是她当初种下的上古宝物良种中的那种类似莲子的种子,现在除了无数金色的莲叶,还有怒放的金色莲花。
    江萝很好奇,就跑到池塘边想要摘下一朵靠近池边的金色莲花,谁知她的手刚放上去,那金色的莲花就开始变了颜色,浅黄、深红、淡绿、天蓝、银白……就这么在瞬间一直变化,然后突然化为粉末,在空中飘走。
    江萝不解:感情这宝物只能看,不能碰?
    她走进小屋,查找《溯梦有间》上关于上古宝物良种的记载。
    这一查,倒是给她查出一个大大的惊喜,原来这个金色莲花的名字叫做“掩”,对一般的疾病颇有奇效,而且是接骨和续筋的良药,重点是,它之所以名为“掩”,是因为它可以根据精神力的调整来掩饰外部的变化。
    换言之,就是她可以用“掩”来快速治疗她的伤,但是又能够用精神力让人在外表看不出来,即便是拍片子,她也能用精神力掩饰其实已经恢复的骨折处,让人以为尚未恢复。
    江萝很惊喜,虽然书上说要第三层精神力配合口诀才能使用,但是至少已经给了她希望,她想起《祛疾急典》也提到过,只要达到精神力第三层,就可以治疗自身一般的疾病。
    不过江萝知道,即便她可以马上恢复,也必须先在医院住院几个月,等差不多是这种骨折可以拄拐杖行走的时间出院。否则一定会引起怀疑。
    毕竟如果是一般人一年半到两年才能痊愈的骨伤处,她一年多一点痊愈还说得过去,可以归功于良好的体质,九个月痊愈还可以归结于可接受范围内的奇迹,一个月不到就痊愈估计会被抓起来当实验品。
    在静心泉边,江萝修炼精神力的时候再一次发现,原来那句话真的没错:“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她今天才刚开始修炼,一股来自丹田的热气就直冲她右眼角下的“情海”,引起一阵熟悉的疼痛,头顶缓缓有力量注入,终于突破了第三层精神力。
    江萝突然想到,她这次能大难不死,也许就是“情海”力量的突然爆发,然后护住了的重要脏器,才没有真的引起无法挽回的结局,同时,也借此突破了第三个关卡。她没有注意到,她右耳垂下的空间耳环里,那血丝开始缓缓流动,比之前加快了一点点。
    江萝很开心,从此之后,她可以随时用精神力进出空间,还能治好自己的骨折和其他自身的一般疾病。
    现在她的精神力这么丰沛,料想也可以通过接吻输送一些给陈牧,帮他也加快肌肉拉伤的恢复速度。陈牧的伤,好地稍微快一点,倒是不至于引人怀疑。
    “老大,查到了,是辛段元的那两只老狐狸搞的鬼,只可惜他们是雇人做的,自己早就已经跑到国外去了。”第二天,坐在病房门外的陈牧接到罗秘书的电话。
    陈牧沉吟了一下,对罗秘书说:“罗秘书,继续追查他们的行踪。我本想放过那两只老狐狸,结果他们竟然敢对我下手,还伤害了江萝,就别想好过!”
    说完陈牧挂了电话,叹了口气,果然,果然是他害了江萝。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只有么么,过两章再给惊喜吧。码字大业继续进行中——

  ☆、39住进她家

陈牧挂了电话后;推着轮椅进了病房,心中充满对辛段元公司那两只老狐狸的忿恨和对江萝的愧疚。
    江萝现在已经能倚靠在床头坐着;背下垫着几个枕头;拿着一本书在看。
    “医生不是说了嘛,你现在伤还没好,尤其是当时还有脑震荡;所以现在先不要看书,好好休息;知道吗?”陈牧一进来看见江萝没在休息;就过去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
    “哦。”江萝随口回答,眼睛若有似无地瞄过陈牧的嘴唇。
    “来;我帮你把垫在下面的枕头拿出来;你躺下来休息。”陈牧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帮她把枕头拿出来。
    “哦。”江萝还是只“哦”了一个字,傻愣愣地看着老地方,也不知道要把上半身抬起来,方便陈牧拿出枕头。
    “你把上半身抬一下。”陈牧还以为她是没听清楚。
    “嗯。”江萝点头,可是身体还是一动不动,一双杏眼看着陈牧的红唇。
    因为江萝是上半身坐起来倚靠在床头的,而陈牧是坐在床边的轮椅上的,所以江萝上身所处位置相对陈牧来说要高一点。
    “抬一下。”陈牧扯了扯她身下的枕头。
    江萝总算反应过来,稍抬起上身,微低头看着为她认真服务的陈牧:陈牧的头微低着在拿枕头,头发乌黑柔亮;陈牧的眉毛很好看,是剑眉,但是又不会过于笔直和黑浓,棱角中带着云淡风轻;陈牧的眼睛真是她见过最迷人的眼睛,很耐看,因为幽深的眼眸里藏满了内容,隐含永远成竹在胸的自信;陈牧的鼻子很挺,像白玉做的,让人觉得又硬朗又温润,很想摸一摸;陈牧的嘴,不厚不薄,此时因为不笑而显得有些认真严肃,男人的魅力满满。
    忽然,陈牧抬起头:“干嘛盯着我的嘴看?”
    被抓到了。
    江萝尴尬,她确实在盯着他的嘴看,因为她好想问他,能不能和他接吻?当然,次数是越多越好。
    不是江萝真的有渴望和他接吻到这个地步,接吻这种事,本来是该水到渠成,看具体情况发展的。她之所以想和陈牧接吻,是想通过这种办法多输送点精神力给他。其实刚才的书,她看了你那么久,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只是在想怎么跟陈牧提接吻的要求。
    “呃,陈牧,我、我可不可以……”江萝吞吞吐吐地说道。
    “可以。”陈牧果断地回答。
    “哈?”江萝愣了下,“我还没说是什么,万一我是问你可不可以跟你交往,你就答应了吗?”
    “你不会。”陈牧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说吧,你想怎么样?或者说你需要我怎么做?”
    “我,咳、咳,”江萝越说声音越低,“我好歹也算你半个女朋友了吧,你可不可以多和我kiss?”最后那声kiss,几乎是含在嘴里说的。
    “呵,”陈牧轻笑开来,嘴角的弧度宠溺而略带一丝好笑,“就为这个?当然没问题,我还以为你想干嘛呢。”
    话音刚落,陈牧就已经撑着轮椅扶手站起来,坐到江萝的床头,俯身直接吻上她。
    江萝还没反应过来,他火热的男人气息已经扑面而来,直冲入她的嘴里,侵占她柔嫩湿滑的口腔。
    陈牧的大手握住她的纤腰,时不时用牙齿轻咬她粉嫩的唇瓣,灵活的大舌带着热力扫过她嘴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