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陈牧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大碍了,不用担心。”
    只是他的脸色还是有点苍白,江萝不放心,就想输点精神力给他。
    “陈牧。”江萝坐到陈牧身边。
    陈牧挑挑眉,好奇地看着她,不知她要做什么。
    “闭上眼睛。”江萝微笑着说道。
    陈牧依言闭上眼,已经猜出她想吻他,只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
    江萝吻上陈牧不厚不薄的唇,一贴上他温暖的唇瓣,她就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意图,而是迷醉地和他缠吻。
    陈牧环上她的腰,化被动为主动,双唇热切地吮吻,火热的大舌勾住她的小舌,拖到自己嘴里,肆意翻搅。她柔嫩的粉唇犹如两片花瓣,紧紧贴附在他的唇上,其内的丁香小舌就像花蕊,不断在他口中变换着角度,羞涩而芬芳。
    当两唇分开的时候,江萝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又忘记输精神力给陈牧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看来陈牧对她的影响力真的是很大。
    “再一次?”江萝偏头,伸出一根白皙的食指。
    陈牧笑了出来,却突然想起那次她偷偷跑进休息室吻他,吻完之后那一脸苍白的模样,还有医院里那次也是这样,马上就苍白许多的脸色骗不了人。
    陈牧微眯了眼,再次吻上江萝的唇,江萝急忙默念口诀,闭上眼输送精神力给他,脸色微微发白。
    陈牧睁眼看到这一幕,心下疑惑,他可以断定,这绝不是像江萝上次所说,是接吻呼吸不畅所致,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一丝怀疑沉淀在陈牧心底。
    但是陈牧相信,江萝无论做什么,都绝对不会是想伤害他。以江萝的个性,他反而觉得她可能是在帮他什么。一听说他胃痛就急切赶来的江萝,为了他可以付出生命的江萝,陈牧真的不想去怀疑,却又无法解释眼前的事。晚上,江萝有些睡不着觉,就进了空间,继续修炼精神力。她一进空间,苏牧和雪爷就立即迎了上来,仿佛能够感应到她的气息。
    江萝蹲□,一手抱住一个,笑着说:“雪爷、苏牧,是不是很想我?”雪爷立即叫了一声,苏牧的下巴在她手上蹭了蹭,非常开心似的。小闹也飞了过来,在她头顶盘旋:“坏主人、坏主人……”
    “小闹,我知道我最近没有经常来看你,但是也不用说我是坏主人吧?”江萝笑看着小闹。
    初萌飞了过来,落在江萝肩头,开始用鸟喙梳理自己的羽毛。
    江萝微笑:看来它们都很想她啊。虽然它们并不是人类,但是它们能够理解她的意思,就像她的朋友一样。她因为陈牧而有些郁闷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
    空间里,泉水叮咚,鲜花盛开,果林茂密,蔬果丰富,小屋旁的池塘上莲叶田田,荷香阵阵,竹林里幽静凉爽,江萝觉得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地方了,等以后修炼到精神力第九层,她一定会让陈牧也知晓这个空间的存在,可以时不时地一起居住在里面。
    虽然自从突破了第三层精神力之后,江萝的精神力就又再次停滞在第四层关卡之前,但是有了上次突破第三层的经验,江萝已经不会像以前那么紧张。她知道,不是她的修炼时间不够,也不是空间里的灵气不足,而是就像突破精神力第三层时那样,需要一个很好的契机,来开启这层关卡。
    这天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都会和江萝一起回家的陈牧说是今天有什么重要的客户要见,就一个人提前先走了。江萝有点不解,按理说他这个总裁的行程,她这个总裁助理还是比较清楚的。她不记得今天他有什么重要的客户需要去见。
    下了班,江萝回到家,还没进门,就先在自家门口前的地面上看到一朵娇艳欲滴,花瓣上还带着露珠的红色玫瑰花,花茎上的刺已经被细心地除去。江萝略感诧异地弯身去捡,却发现门缝下面还有一张卡片,卡片上写道:这是第一朵。——唯你。
    江萝有点摸不着头脑,拿着玫瑰走进门,又在玄关的地上看到一朵红玫瑰,下面仍旧是一张卡片,卡片上写道:是不是拿到第二朵了?把这朵和原来那朵拿在同一个手里。——我和你。
    江萝依言照做,心下隐隐有些预感,等走到客厅,发现沙发上也有一朵,她拿起垫在下面的卡片看到:这是第三朵,代表三个字。——自己猜。
    江萝不自觉抿唇一笑,抬头看到客厅电视机上也有一朵,拿着玫瑰过去,拾起卡片一看:这是第四朵,我想对你说,某些事,可敌世事变迁。PS:第五朵在厨房里。
    厨房里,江萝拿到了第五朵玫瑰,卡片上写着:这是第五朵。萝,有些事,其实我没有忘记。请你到卧室来。
    卧室门口,一朵玫瑰躺在地上,江萝捡起花和卡片,看到卡片上寥寥数语:这是第六朵。不管什么时候,不论何种原因,只要我说,你都要原谅我。江萝笑了笑,抬起头,却发现陈牧正在卧室里冲着她微笑,手上拿着一支玫瑰花,但是地上却到处是淡紫色、橙色、白色的百合花。是玉米百合和幽兰百合!江萝捂住嘴,颇有些感动地向陈牧走去。她没想到当初他只是随口一问,她也是随口一答,他就记住了她喜欢的花,还准备了这样的惊喜。
    陈牧将手中的第七朵玫瑰花递给她,倾身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两幅油画。油画上的人,正是江萝。其中一幅画是江萝坐在一大片紫色浪漫的薰衣草田中间,手中拿着一本书,她的旁边是穿着白衬衫的陈牧,正将下巴靠在她肩头,像是在看着她,又像是在看着书。另一幅画是在一个碧水青山的瀑布前面,江萝在瀑布前的水潭旁用手舀起一点水泼向陈牧,而陈牧倚在旁边的一棵大树旁,书上缠满了青藤。第一幅画的角落里写了“江氏佳人”四个字,第二幅画上却什么也没有写。
    “谢谢你。”江萝投入陈牧已然敞开的怀抱,两人深情相拥。陈牧抱着江萝,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他知道,江萝一定猜不到,第五张和第六张卡片上的话是什么意思,也一定不知道第二幅油画上其实也有字,但是他想暂时对她保密,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周一上班,江萝觉得自己最近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即便有也只是一些小事,她几分钟就能搞定。这按常理来说,是不太可能的,毕竟牧集团那么大,每天都有许许多多新的事情需要处理。当然,除非是陈牧故意不让她做。
    “总裁,为什么要突然减少我的工作量?”江萝不解地问陈牧,“自从我上班以来,从来没像最近这么无所事事过。”
    “你最近还是继续多休息,这些事我来忙好了。”陈牧说道。
    “干嘛不让我多替你分担一点,我的身体真的真的已经没事了,OK?”江萝无奈地问道。
    “那好,如果你能把这些文件在下班之前打好,我就相信你真的身体恢复了。”陈牧把厚厚的一叠文件交给她,“如果没做到,那就还是再好好休息几天吧。”其实陈牧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多休息几天他才能放心。
    这堆文件,不要说一天,三天她都打不完,看来陈牧真的和她杠上了。摆明是不相信她的话,想让她继续休息当懒虫,江萝咬牙,她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作者有话要说:娘子继续码字中——

  ☆、46百里风华

厚厚的文件堆在江萝面前;江萝眯了眯眼睛,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说实在的;每当面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时候,江萝第一个想到的往往是靠自己,第二个才是溯梦空间。倔强的她;不到万不得已,总是想通过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就像当初学习各国语言一样;即便没有空间的《不忘书》;她也会去挑战自己的极限,渴望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江萝知道;江氏修真者给她的这个溯梦空间;就是为了她能够“避汝可避之祸,为汝当为之事”,所以里面一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宝物,就是眼前打文件这件事,恐怕也未必就没有解决之道。
    可就像当初江萝跟宋少宋胜衍所说的一样,她不是公主,也不是灰姑娘,灰姑娘有小鸟帮她获得王子的芳心,白雪公主有七个小矮人的照顾。而她江萝,即便没有这个空间,也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既然跟陈牧杠上了,她就要让他好好瞧瞧她的厉害。
    江萝翻开一份文件,快速浏览起来,摘取其中的重点,简明扼要地打进电脑里面。就算他陈牧一根筋,非要在电脑上浏览这些文件,也不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看过来。
    陈牧看文件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获取其中的关键信息,那她干嘛傻乎乎一个字一个字全部打出来!
    就像以前的皇帝批阅奏折一样,每天的奏折那么多,而且一般每一份奏折的前面往往有一段没什么真正内容但又不短的套话,要是皇帝大人傻乎乎地把套话也都看一遍,那就不过是平庸之君。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再认真也是枉然,只会耽误真正的大事。
    江萝正在打字,突然听到脚下有“扑棱扑棱”类似鸟儿扇动翅膀的声音,她低头一看,吓!居然是小闹。
    江萝怕被陈牧发现,就走过去轻轻地带上门,然后回来看着小闹,忍不住右手扶额,因为小闹正在喝她桌子上的咖啡。
    江萝望了望玻璃那头的陈牧,还好他正在埋头工作,没有发现这边的异常。她轻轻地抓住小闹,从桌面上拿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摸了摸它蓝色的羽毛,轻声说:“小闹,你怎么突然出来了?快回去,还有,这里说话轻一点。”
    “主人,好喝。”小闹歪着头,眼珠子贼贼地瞄了一眼还剩半杯的咖啡。
    江萝就不明白了,空间里那么多好吃的,为什么小闹还喜欢喝咖啡,这种时候,万一被陈牧看见她就没法解释了。
    “好好好,我帮你移进空间,小闹你乖乖进去。”江萝趁陈牧没注意,把咖啡用精神力移入了空间,小闹总算是乖乖回去了。
    江萝又走去打开了门,正好看见穿着白色衬衫和杏色职业短裙的萧语棉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萧总,你来了,快请坐,王然,泡杯咖啡进来。”陈牧站起身,一边吩咐了带萧语棉进来的王然一句。
    江萝眯起了眼睛:幸好陈牧没叫她“语棉”,不然陈牧得小心她的无影腿了。
    “干嘛突然变得这么客气,陈牧,还萧总呢,那我要不要叫你陈总裁啊?”萧语棉坐在黑色皮质沙发上,两腿并拢斜放,嘴角微勾,“我觉得我的名字听起来还不错啊,叫起来也不拗口,干嘛不直接叫我语棉就好?”
    “那好,语棉,”陈牧坐在她旁边,露出完美的笑容,“上次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已经拖了这么久,你爸他难道还没答应吗?”
    “我就是专程跑来跟你说这件事啊,你看我够有诚意吧?”萧语棉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后,转头笑着对陈牧说,“我爸他终于松口答应了,他也觉得这样有利于我们两个集团的合作,当然,前提是你足够信任我。不然万一哪天出什么事或是牧集团的内部消息被泄露了,你怀疑到我头上,那我不是自讨苦吃吗?”
    “绝对不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我一向的用人准则,”陈牧笑着说,“既然你爸都已经答应,那不如你下周就……”
    “咚咚咚”江萝敲了敲门,打断了陈牧的话,走了过去,“总裁。”
    不是江萝不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打扰陈牧的工作,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她知道萧语棉这次来肯定是为了百里风华总经理的职位,她若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
    “江萝,什么事?现在我和萧总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过会儿再说。”陈牧温和地对江萝说道。
    “总裁,我记得你曾经问过我,如果萧总她不来百里风华担任总经理,那谁来担任?”江萝严肃地道,“你应该还想的起来,我说过,我可以。”
    萧语棉嗤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陈牧眉头微蹙:“江萝,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江萝语气平常而有力:“我知道,着听起来稍微有点不靠谱,我的确不是管理方面的专业人才,但是如果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也愿意立下军令状,不仅不会让百里风华在我手上走下坡路,还可以让它在半年之内增加百分之十的利润。”
    江萝知道,对于百里风华这样的豪华连锁酒店来说,百分之十已经是相当可观了,就算是让萧语棉来做,也未必就敢这么保证。
    江萝之所以有这个自信,是因为她在前世时也算是针对百里风华专门研究过它的发展轨迹,当然更多的是有关她专业的内容。
    “总裁,这个要求很突然,也很突兀,这我都知道,但是我江萝既然今天敢开口,就有这个自信和实力,你也说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一次,我就能让你看到百里风华在C城最辉煌的时刻!”江萝斩钉截铁地说道。
    “在C城最辉煌的时刻?”陈牧若有所思地盯着江萝。
    “江萝,虽然我们都是学会计出身,但你不要忘了,我家是做什么的,我又在萧氏做出了怎样的成绩,所以不要信口开河,好好做你的助理吧。”萧语棉用右手食指摇了摇,语带不屑。
    “牧集团的总裁是陈牧,并不是你,萧语棉。”江萝也毫不客气地说道,眼睛看着陈牧。
    陈牧没有马上回答江萝的话,而是看着萧语棉:“语棉,你能做到半年内增加百分之十吗?告诉我。”
    “陈牧,你不会这么天真,相信商场上还有所谓的保证吧?呵,”萧语棉嗤笑,“百分之十,亏她说得出口,百里风华已经是走在C城甚至全国酒店业的顶端了,正因为如此,很多东西就更不可能有太大的提升,我只能说,百里风华如果在我手上,只进不退。”
    “那好,江萝,就让你试一试,时间只有半年,也就是六个月,如果你能做到你刚才所说,我就继续聘用你,不然的话,这个职位还是由萧总来担任。”陈牧终于开口,给了江萝机会,也给了她一些些压力。
    “陈牧,你在说笑吧,”萧语棉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让她试六个月?你的理智去哪里了?”
    “我没有开玩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