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陈牧望着月色下的江萝,眼中闪过一丝恍惚,说道:“好,回去。”
    江萝本以为这个夜晚就会这样结束了,谁知一回到家,陈牧就把她拉向书房,以不容拒绝的口吻道:“江萝,我还有一些工作没做完,你陪我一起加班吧。”
    “很紧急的工作吗?不是的话,明天我和你一起做好了,今晚就早点睡吧。”江萝劝道。
    “就今天完成,我不想拖到明天。”陈牧斩钉截铁地道。
    江萝看着面前的陈牧,觉得今晚的他更像一个工作狂。
    “好吧,我和你一起做完再睡,省得你拖到很晚。”江萝点头。
    ……
    “这些文件的主次你怎么没有分清楚?这不是你第一天到公司上班,我就教你了吗?”陈牧的语气有点严厉。
    “呃,刚才有点走神,我重新整理。”江萝忽然觉得陈牧好像一个特别严肃的老师,而她就像犯了错误等着挨批的学生。
    “江萝,这个数据我有让你省略小数点之后的数字吗?还是说我有让你四舍五入?下次不要想当然地这么做,这么一点差别,可能就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陈牧的表情很严肃。
    “是吗?可是……算了,拿来给我改一下。”江萝本来想说之前她不都是这么做的嘛,也没见他说过什么。不过看着他冷冷的眼神,她未出口的话又收了回去。
    “江萝,这里是要你提出自己的意见建议,而不是这样一句空洞的话,对牧集团的未来发展根本毫无建设性的作用。”陈牧摇摇头,话里带着一点点指责的味道。
    江萝抬头看了看他严酷的脸庞,不明白他又是哪里不对劲了,今天对她分外严格,连一点点的不妥都要严厉地指出来。
    “这是规划吗?你看看,整个思路一塌糊涂,如果照你的思路去做,牧集团的各个部门会忙得不得了,但最后,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明白吗?”陈牧站起身将那份文件用力放在她面前,双手抱臂,冷冷地道。
    江萝皱了皱眉,拿起文件看了看,自觉没有他说得那样,于是反驳道:“陈牧,你会不会有点吹毛求疵了,我觉得没有你说得那么糟糕吧?”
    “莫非你觉得很不错,”陈牧冷哼一声复又坐下,盯着电脑屏幕说道,“自己改,改到我满意为止。”
    “非改到你说满意不可。”江萝的倔脾气也上来了。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过,窗外越来越安静,夜色渐渐加深,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如何,满意了吧?”江萝从容自信地道。
    陈牧的冷眼扫过她的脸,像刮过一阵寒风:“勉强可以通过,下次注意,最好一次搞定。”
    寒风一吹,江萝的心又哇凉哇凉的。这陈牧,可真冷啊。
    “这里,我要的是书面形式的报告,你给我这么口头的表述,是什么意思?”陈牧又揪出了江萝的一处错误。
    “你眼睛可真尖。”江萝真算是服了他了,“我改一下吧。”
    就这样,陈牧突然化身严肃不留情面的超级工作狂,句句冷语,没有一丝笑容,完全是对待一个下属的态度。
    对这样的陈牧,江萝还真有点不适应,不过这个局面,也可以说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谁叫她锲而不舍地想要改变他的体质呢。如果不是安慰自己明天一切就会恢复正常,她老早就发飙了。
    “江萝,这里怎么能用分号,你知道你这一隔开,代表什么意思吗?如果被对方抓住合同里的这个漏洞,会带来多少损失吗?”陈牧手指着合同上的错处,面无表情地道,话里是浓浓的不满。
    “喂,陈牧,我忍你很久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要求至于这么严格吗?这点损失是会让牧集团倒闭是吗?”江萝气得眼眶微微发红,等平静一点才觉得自己最后一句话有点冲动和不妥,只是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江萝还以为陈牧会大发雷霆,谁知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点损失,对牧集团是不会有致命的影响,还不至于让牧集团倒闭,所以你觉得无所谓是不是?那好,你放着,待会我自己会改。”
    倔强的江萝才不会允许陈牧这样说,她拿过合同道:“我自己看看。”
    江萝这仔细一看,才发现确实是她的失误。这样简单的一个分号,却让合同上这一项条款的含义变得完全不同。万一对手公司抓住这一点漏洞,的确会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江萝改好合同,困意渐渐袭来,她打了个哈欠,趴在书桌上渐渐睡去。
    梦中,江萝好像在楼梯上走着,一不小心走空了一阶,那种失重感让她一下子从梦中醒过来。
    江萝以为自己睡了很久,抬头看了看钟,才知道自己不过才睡了不到十分钟。她没有觉得冷,因为身上披着一条薄被子,毫无疑问是陈牧给她披上的。
    江萝看着还在继续认真工作的陈牧,他的眉头微蹙,面上严肃冷酷的样子,嘴角紧紧抿着,乌黑的眸中深思着什么。
    看着看着,她渐渐走神了,她在想,在她还没有遇见陈牧的时候,陈牧是不是就是这样靠着自己夜以继日的努力,毫不放松,吃了许许多多的苦,才将C城偌大一个牧集团撑了起来。
    此时此刻,陈牧的眉眼虽冷,可是江萝却能从中看透他温热的心,就像他替她盖上的薄被子一样,都是无声却温暖的。
    如果能更早一点遇见他就好了。江萝看着他认真专注的样子想到。
    “还不睡?都九点多了。”江萝微微一笑,丝毫不惧他的冷脸,因为冷脸的背后是温柔的情意。
    “嗯,差不多了,再十五分钟。”陈牧看出她的困意,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喂,你怎么直接倒头就睡啊,先去冲个澡吧。”做完了所有工作,陈牧就直接准备睡觉了。
    “那一起。”陈牧露出今晚第一个笑容,只是嘴角勾起的弧度很小,在那张冷脸上,不仔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
    江萝觉得自己好像又掉到了一个陷阱里,急忙摆手道:“算了,你今晚这么累,其实就算直接睡也没关系,睡吧睡吧。”江萝生怕自己再说慢一点,就要被直接抱到浴室里。
    陈牧的笑容又不见了,嘴角放松,直接将江萝拉到自己身上,吻了上去。
    由于有点突然,江萝诧异地睁着眼睛,看着一张冷脸的陈牧吻上了自己的唇,他的唇是如此地温暖柔软,却霸道地吻着她不放。
    绵密的吻就像一张网,把江萝牢牢网在里面,不容她逃脱。她知道,她一辈子都逃不了了,也不想逃。
    陈牧闭着双眼,思绪抽离,心跟着那相连的四片唇瓣走。他知道,她就是那个对的女人,不用思考,不用判断,心已经告诉他。
    “陈牧,可不可以不要对着镜子?”浴室里,江萝香汗如雨,分不清身上是汗水还是沐浴的水,娇娇地喊,“还有,这个样子好丑,我不要看。”
    “我觉得挺美的,像盛开的玫瑰花一样。”陈牧看了一眼镜子,情不自禁地在她滑腻如凝脂的脖子上轻咬了一下。
    “可是我觉得好难看,牧——”江萝只能试试看撒娇对这个冷酷的陈牧有没有效果。
    “好。”陈牧爽快地答应,“回卧室。”
    回到卧室的床上,江萝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谁知陈牧说道:“刚才那样你说很丑,那这样呢?”
    说着将她摆成一个他想要的样子,两个人又依在一起,粘得紧紧的。
    “更丑,混蛋。”江萝低声娇斥了一句。
    唉,可怜的翘着小pp的江萝,和一脸严肃冷冰冰,但眼中却带着一丝丝笑意的陈牧对上,谁胜谁负,结局如何,又有谁说得清呢。
    至于江萝这样子美不美,就只有陈牧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码字码字,前几天偷懒太久了。

  ☆、73疑玲珑琰

窗外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把江萝从睡梦中吵醒;她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陈牧的怀里;抬头看着面前这张温润如玉的脸;没有了昨晚的冷意,还是如春的暖意。
    昨晚的事,不知道陈牧还记得多少呢。江萝轻柔地抚着陈牧的脸庞;默默地思考着。
    陈牧睁开了眼睛,眼里蒙着一层刚睡醒时的薄雾;显得柔软而迷蒙。他抓住了江萝覆在他脸上的手,声音有些刚醒时的沙哑低沉:“怎么了;在想什么?”
    “在想你呀。”江萝为自己的肉麻话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其实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你睡觉的样子特别好看。”
    “所以我醒着的样子很难看吗?”陈牧故意板起脸;一本正经地问道。
    “当然不是,白天也很帅,只是不一样,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江萝词穷地抓了抓头发。
    “呵,”陈牧勾起嘴角打趣道,“别抓了,再抓就不用理发了,我逗你的。”
    “混蛋。”江萝抓了抓他的刘海道,“我帮你拔拔光,正好你也不用去理发店了。”
    陈牧扑哧一笑,拨开江萝的手,在她的额上印下一个吻。
    这个时候,陈牧还记不记得昨晚或是之前那几个夜晚自身的性格改变,已经不那么重要。他还是他,不管怎么改变。
    陈牧坐在办公室里,放下手中的工作,深深地望着隔壁办公室里过来帮忙的江萝出神。
    那个追踪仪器,显示的是乱码。陈牧想到之前自己推测的两个可能性,觉得无论哪一个都不太可能在江萝身上实现。但那夜救人时的一幕,倒是为这件奇怪的事情找到了一个可供推测的出口。
    “江萝。”陈牧唤了江萝一声。
    “陈牧,有什么事?”江萝走过来问道。
    “是这样的,上次我交给你的那份关于我们和萧氏集团合作案的秘密文件呢?你拿给我吧。”陈牧笑着问道。
    江萝蹙了蹙眉道:“很急着用吗?我藏在家里,如果急着用的话,我马上去拿。”
    “家里——”陈牧眼中闪过几丝捉摸不定的光芒,拖长了音问道,“那你放在家里哪个地方?我待会可能要出去一趟办点事,刚好走的是回家那条路,要不你告诉我具体在哪个地方,我自己回去拿好了。”
    江萝心里稍微有点慌乱,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她将那份秘密文件放在空间里,没有放在家里面。现在陈牧追着问她具体放在家里哪里,她怎么可能答得上来。虽然在一定范围之内她可以自由的置物和取物,但是她现在身在总公司,离家里这么远,根本不可能直接用精神力将那份文件放在家里。
    “我想想,放在哪里呢?”江萝压抑着心慌,强作镇定道。
    “这个,还需要回忆吗?这么重要的文件,你总不至于随便塞在哪个角落吧?”陈牧看得出来,她有点紧张。
    “当然不是随便塞的,”江萝咬咬牙,尽量平静地道,“不过为了能够保证文件不被盗,我确实藏在了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里。你也知道的嘛,有时候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落,反而是藏物的最佳地点。不过当时为了保险起见,我是把文件装在一个扁扁的金属盒里,还用钥匙锁好了。”
    “那个藏的角落你还记得吧?”陈牧追问道。
    “记得啊,在卧室里,不过当时我把钥匙也藏了起来,没有随身携带,是藏在家里的书房,具体位置我有点记不清楚了。如果你急着用的话,我回去找,不然就算你回去,找不到钥匙也打不开那个盒子。”江萝只能绕来绕去,试图把陈牧绕晕。
    “这样啊,那只能这样了,你回家一趟,把文件带来吧。路上开车小心点,不要开得太快。这份文件我就是下午用的着,现在不急着用。”
    “好,我现在就回去。”江萝回到办公室,拿起自己的包,匆匆往门外赶去,生怕被陈牧叫住追问那盒子具体到底藏在哪里。
    本来江萝是不会这么慌张的,她本来可以直接说自己藏在公司里,然后趁陈牧不注意反而时候用精神力取出,这样就很方便。只是刚才她一紧张,说成是放在家里,这个取物的距离就有点麻烦,并且很难达到了。
    幸好现在陈牧让她回家自己拿,倒是避免了她刚才回答不出的尴尬局面。
    谁知江萝刚走到门口,陈牧跟了上来,忽然拉住她的手说道:“那份文件很重要,路上小心点。”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没问题的。”江萝急忙转过身来说道。
    江萝转得太急,再加上心里有点慌张,一不小心被回身后陈牧的脚绊倒,整个人往侧面倒去。
    陈牧为了护住她,也跟着扑下去,用自己作为垫子垫在下面。
    “嘭、嘭”两声,江萝的身体是仰面趴在陈牧身上。毫发无损,只不过她的后脑勺还是有碰到地面,左边她用来作为掩饰的墨绿色玉质耳环应声碎裂,右边的“玲珑琰”,也就是空间耳环撞到地面时响了一下,可耳环本身倒是安然无恙。
    “你的头痛不痛?”陈牧赶紧揉了几下江萝的后脑勺。
    “还好,就一点点疼,没什么大碍。”江萝还有点后怕,刚才要是没有陈牧护住她,她这一跤可就跌得极惨了。
    “还好你没事,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陈牧用责备的口气关心道,眼睛不经意地一瞄,却看到江萝右边的墨绿色玉质耳环还完好无缺,而其中有一缕红色的丝状物在缓缓流动。
    陈牧很肯定,他刚才听到了两声玉石撞到地面的清脆声音,只是江萝右边这一只耳环,却如此完好。连一点点裂缝都没有。
    陈牧扶着江萝站了起来,又在江萝不注意的时候扫了几眼她的右边耳环,以及地下碎裂的耳环碎片,确认了两只耳环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我的耳环都碎了一只,真是太不小心了。”江萝自责道,“看来待会还得去配个耳环。”
    “你去吧,地上的碎片我会处理的。”陈牧微笑道。
    “好,那我先走了。”江萝拿着包包走了。
    陈牧蹲□来,捡起地上的几块耳环碎片,眼中满是深思:如果是同样材质的耳环,同时砸在地面上,几乎可以说是一样的力,可是一个完全碎裂,一个却完好无缺,这实在有些反常。江萝右边耳环中那缕红色的丝状物,也显得有些特别,而且是左边那只耳环所没有的。
    陈牧站起身,回到办公桌上,取出那台银灰色的仪器,将一个大头钉一样的东西的尖端置入左侧的圆形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