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要你说实话,当然可以。”江萝斩钉截铁地道。
    “可是我,也许不能每一次都对得起你的信任。”陈牧自嘲地道,一向完美的微笑此刻变成了一抹苦笑。
    作者有话要说:唔,偷懒的日子果然没有码字来得充实。

  ☆、75言叔靳叔

即便是苦笑着;陈牧也是如诗般的优雅,这抹笑容不仅无损他的俊朗;反而增添了几许温情。原来的他笑容太过完美;这样反而更有人情味,更贴近人心。
    江萝听到陈牧这么说,黑白分明的清澈双眼中光芒黯淡了一些:“陈牧;你这么说,是想让我放弃你吗?还是你觉得自己差不多该离开我了?”
    陈牧听出江萝语气中的苦涩和失落;转过头伸手一把将她牢牢抱在怀里,紧密得几乎不留一丝缝隙。
    “做梦。江萝;别指望有那一天。你在,我在。我在;你也必须在!”陈牧脸上的苦笑早已消失不见;换上的是傲然霸道的眼神,说完这句话,嘴角紧抿,画出凌厉的线条。
    江萝从没想过一向从容淡定的陈牧也会说这样有些霸道有些激烈的话,虽说表面上听着有些严厉,有些唯我独尊的意味,不太中听,但这何尝不是间接地表达了他对她的爱。
    只是那句话带来的疑虑还在,江萝稍稍推开这个有些让她喘不过来气的怀抱,转头看着此时此刻的陈牧。
    他深邃的眼眸也随之凝视着她,眉目温柔却透着强烈的专属意味,笔挺的鼻梁和端正紧抿的双唇,无不诉说着面前这个男人的坚定果决。
    这一刻的陈牧在江萝眼中,就像一阵春日的清风,温煦而自然,是最令人舒爽的,但也交织着几分春寒料峭,不再那么完美,但比完美更能抚摸她心中那根敏感的心弦,触动她心。
    “那你刚才所指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你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或是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不可以知道的事情?”江萝深深望进他的眼睛。
    “我只是……”陈牧的眼中带着挣扎,“江萝,不要那样想,我也会难过。有些事情,我会一点一点慢慢都告诉你,给我一些时间,在恰当的时机。”
    “如果我说,这个机会我等不了呢?”江萝挑了挑眉。
    “你……”陈牧不可置信地看着江萝。
    “陈牧,我一直在想,我究竟喜欢你身上的哪一点。是你回复我那些邮件里的耐心回答,初见时让我如沐春风的笑容,还是你对待工作的认真魅力,抑或是你对我的那些好,还是我受伤那会儿你在医院里的傻里傻气?呵,为什么我想不出来,好像每一个理由都是,仔细想想,又似乎都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说个明白。”
    江萝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陈牧,你这个大傻瓜大混蛋,简直情商为负!你以为我江萝干嘛对你这么一心一意,为什么这么信任你?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如果上苍给我一个可以控制情感的开关,谁先坠入这个深渊还不一定呢!每个人都会碰到有说不出的苦衷的时候,可是我是谁,陈牧,麻烦你告诉我,我江萝是你的谁?”
    “江萝,冷静一点。你是我的谁,还用的着说吗?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所有事,都会让你知道,只需要一些时间和时机而已。不管你怎么想,不管我陈牧这辈子有多长,是能活到六十岁还是八十岁,这剩下的几十年,你都只能待在我身边,听懂了吗?江萝这个人,是陈牧家的,你的笑容和眼泪都必须是属于我的。你的幸福,也只能由我给!”最后那个“只能”,被重重地强调着。陈牧的内心似乎也有些激动,不管是平时还是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他都很少连着说这么一长串话。
    江萝看着面前这张相伴了这么久的脸,千头万绪浮上心头。
    陈牧之前是真的打算欺骗她吗?是真的,可又那么坦然地承认,不像一般人被拆穿后的反应。
    陈牧的苦衷到底是什么?他说会慢慢告诉她,她该相信他,继续陪伴在他身边吗?他的眼神,透着诚恳,他刚才那一长串话里,她也能听出他的认真和真心。
    其实哪个人没有一些*,没有一些说不得的苦衷。江萝知道,她自己重生和空间的事情,不就正在瞒着陈牧。她也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可以告诉陈牧。
    陈牧何尝不明白江萝的犹豫:“你等等,我让叔跟你通话。”
    当陈牧真的拨通了那个神秘的叔叔的手机,和他交谈了一阵后,就将手机递到江萝手里,微笑着道:“我会告诉你所有,就从这一件开始。”
    江萝迟疑地将手机放在耳旁,那头传来一个温和的男性嗓音,听得出来已经稍微有些年纪,带着稳重和一丝丝的低沉:“是江萝吗?”
    “请问您是?”江萝想听听对方会怎么回答。
    “我是言子靳,你可以叫我言叔,我是看着陈牧这小子长大的。他早就已经和我说过你了。有你这样善良执着的姑娘做他女朋友,是他的福气。我真的替他高兴,他的父母在天之灵,应该也会感到欣慰的。”
    “言叔,我……”江萝刚想说什么,就被接下来陈牧的话打断了。
    “叫他靳叔。”陈牧在旁提醒道,脸上似乎有些不悦,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江萝蹙眉不解,明明就姓言,干嘛要叫靳叔。
    “哈哈,是不是陈牧又在这个称呼问题上闹别扭了,”电话那头的言子靳也听到了陈牧的话,哈哈大笑道,“江萝,没关系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为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较真。你甭管他,就叫我言叔叔,我比较习惯。”
    “言叔,谢谢你能够认同我,陈牧之前一直没有告诉我关于你的事,以后我可以打电话给你,跟你聊聊吗?”江萝微笑着说道。她能够听得出来,这位言子靳叔叔,是很了解陈牧的一个人,也是一位非常和蔼的长辈,以后她可以和言叔多聊聊,顺便也能从侧面多了解陈牧一点。
    “当然可以。你愿意跟我多聊聊,我会很开心的,陈牧他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大善事,有你这样的好姑娘喜欢他。他这些年,不对,应该说他从小到大都过得很不容易,实在是很辛苦,幸亏遇见了你。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相处,争取早点把日子定下来,有了孩子就会更热闹了。”
    江萝听他这么说,也觉得很开心:“言叔,你放心,我会的。”
    等江萝和言子靳愉快地交谈了很久,她挂了电话,转过头之后才发现陈牧一直在看着她。
    “干嘛盯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江萝好笑地问道。
    “你终于又笑了。”陈牧明亮的双眼微眯,“现在可以相信我说的话了吗?那些事情,会一点一点慢慢告诉你。”
    江萝故作无奈地摊摊手:“谁让我爱上了一个叫做陈牧的男人,他有他的苦衷,我却只能继续坚持着我的坚持。”
    “你的执着我最喜欢了。”陈牧脸上动人的笑容一闪即逝。
    “好啊你,偷笑,有什么好笑的。你是不是很得意啊?我原谅你可不是应该的,你该谢谢言叔帮你说好话,我才勉强放你一马!”江萝伸出右手扯了扯他的脸皮。
    “我不是笑你,我是开心。”陈牧偏头吻了吻她的红唇。
    作者有话要说:码字码字,今天只码了一章,都是月亮惹的祸,嘿嘿。

  ☆、76溯梦空间

江萝看着陈牧俊朗的面容;总觉得他沉静的表面背后,有些不欲人知的厚重情绪积淀在心中。
    二月春风;三分料峭;三分温煦。这就是陈牧,一个矛盾却能够完美融合的他。
    江萝口气认真地道:“陈牧,你要真的开心才可以。什么苦衷;什么难题,都会有解决的一天。”
    爱一个人;不过是希望他快乐,这样她也会很快乐。
    陈牧微微颔首:“我知道;江萝。等办好你的签证和护照,下次和我一起去法国;就我们两个。除了公事;顺便当做去旅游,好好玩一下,也可以和靳叔聊聊。”
    “真的?”江萝得到陈牧眼神的肯定后开心地道,“那好,言叔一定很开心。”
    “叫他靳叔。”陈牧又强调了一遍。
    “言叔姓言,干嘛要叫靳叔?你果然像他说得一样,哈哈,对这个事还较真闹别扭。到底是什么原因啊?如果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就听你的,不然我就叫他言叔,理所当然的嘛,你的称呼才奇怪呢。”江萝也有点好奇,不过据她猜测多半是陈牧从小这么叫习惯了,长大后改不过来而已。
    陈牧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说道:“拿你没办法。”
    江萝看他微微蹙眉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笑:“是不是有点头疼啊,陈牧,关于对言叔的称呼这件事,你还真没办法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你叫惯了‘靳叔’是你的权利,我叫他‘言叔’也是我的权利,而且更符合常理。”
    陈牧似乎不太想再讨论这件事,于是转了话题问道:“到时候想去哪里玩?”
    “卢浮宫、巴黎圣母院、香榭丽舍大街,最好再去葡萄酒庄园逛逛,至于其他的,你看着安排,或者到了之后再说,时间充裕的话就多逛逛。”江萝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一定要拉着陈牧逛街。
    陈牧想了想,微笑着道:“没问题。时间肯定够的,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包括逛街吗,可能会逛一整天,也一直陪我一起?”江萝慢慢提高了音调,其实她没那么爱逛,就算想逛,她也吃不消走一天的路,故意这么说,只是想看看陈牧的反应。
    “你逛我就陪着。”陈牧似笑非笑地回答。相处这么久,他早知江萝的习惯。逛一整天,那对江萝来说,基本不可能。不过只要她愿意,他就可以。
    “太给力了!”江萝打了个响指,“看你今天事后的坦白还算诚恳,还拉了言叔帮你说话,知道用旅游收买我,我就勉强给你个弥补的机会。今天的晚饭,就让我大展身手,算是迎接你出国回来吧。”正好她空间里的蔬菜粮食又丰收了一批,孵化出来的鸡鸭鹅也长大成熟了,加上池里的水产鱼虾蟹,丰盛的大餐是少不了的。
    “既然是我错,理所当然是我来做今天的晚饭,当做我对你的道歉的一部分。”陈牧说着站起身,准备做饭。
    “等等,我看看菜够不够,不够再去买一点。”江萝跑到厨房里,假意打开冰箱看了看,其实是将空间里的一些蔬菜用精神力瞬移到里面,“差不多够一顿大餐了,你来做吧。我的嘴已经被你养刁了,不够美味我可是不会吃的。”
    事实证明,江萝的味蕾要求再高,陈牧也有办法满足。
    “这道玉米饼真好吃。”
    “甜的少吃点,尝尝就够了,吃点空心菜。”陈牧不顾江萝依依不舍的眼光,将那道香甜可口的玉米饼挪到自己面前,给她碗里夹了几筷子碧绿的空心菜。
    “菜梗很爽脆,加了肉丝和蒜茸吃着很香,这边菜叶也很嫩,菜油里绿绿的汁,颜色很漂亮。”江萝夸赞道,陈牧是把菜梗和菜叶分开炒的,颜色炒得跟翡翠似的,看着特别开胃,清清爽爽。
    “这些玫瑰你怎么雕的?也没见你学过啊。真不公平,我看着电视里那些美食节目学,怎么也学不像,没这么好看。”江萝看着这盘菜就很有食欲,所有的蔬菜都被雕刻和摆放成玫瑰花的样子,各种色彩都有,她不得不佩服陈牧的一双巧手。
    “快吃吧,不然凉了味道就没那么好了。下次我做,你在旁边看着。”
    夜色深沉,江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幸亏陈牧国外刚回来,可能工作多,回来的时候也没怎么休息好,倒是睡得很沉的样子,没被她的动静吵醒。
    江萝闭上双眼,心想要不然就干脆到空间里修炼精神力,反正空间里时间比外界延长不少,还能陪小闹它们玩会儿。
    她的精神力还没进入空间,就听到身边的陈牧口中低低的声音。
    “江萝、江萝……”
    江萝睁开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仍在睡梦中的陈牧,不知他梦到了什么,一直喊着她的名字。
    “快走,江萝,快走!”
    “救……”
    “……叔,救我,小心!”
    ……
    陈牧的额上出了些细汗,双眉紧蹙。江萝能够感觉到他内心的担忧和挣扎,以及那丝丝绝望。只是她不知道,究竟在他的梦中发生了什么,那个他口中的“叔”,是不是就是言叔,也就是靳叔。
    陈牧的身子渐渐弓起,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江萝急忙用自己的双唇贴上他的,心中默念口诀,输送了一些精神力过去,给他以无形的安慰。
    果然,陈牧立时就平静下来,面容不再担忧焦急,而是坠入梦乡的香甜。
    “到底梦到了什么呢?”江萝喃喃道。
    沉睡着的陈牧自然不可能回答她,江萝替他擦掉额头上的汗珠,靠近他的胸前,将他的手臂抱在怀中,闭上眼进了空间。
    空间里,雪爷和苏牧正在嬉戏,江萝一进入空间,小闹和初萌就飞到她肩头站着。
    江萝喝了口苦泉的水,刚走到静心泉边,还未来得及坐下修精神力,肩头就被小闹给狠狠啄了一下。
    “小闹,别调皮,很疼的。”江萝摸摸它的头,指着远处的果园道,“你和初萌到那边玩去吧。”
    “萌、萌……”小闹叫了几下,也不知是在叫初萌还是“梦”,就和初萌一起飞走了。
    江萝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江氏修真者赐给她这个空间的时候,说过这个空间的名字就叫“溯梦空间”。
    溯梦空间,这个名字,江萝猜测,不太可能是江氏修真者随意取的,倒是有可能真的和梦有关。
    溯梦溯梦,难道是追溯梦的根源?江萝联想到陈牧的梦,陷入了沉思。
    空间那个看似不大,里面的高度却诡异地无止尽的小屋里,江萝找了半天,终于在书房里找到一本厚厚的书籍。
    这本书很奇怪,怪就怪在外面很正常,可江萝一打开书,里面的字迹像是很清晰,可却怎么也看不清,仿佛隔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她越是靠近,雾气渐浓,那字也就越发模糊,让她着急的呦,可也没有办法。

  ☆、77浪漫之旅

江萝有种预感;这本仿佛被雾气包裹的书,虽然现在无论如何也看不清;但是将来一定会被她派上用场。
    江氏修真者将空间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