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芯捅ò赴伞!
    “嗯,我明白。”看来事情很棘手,连晓敏的叔叔都被迫停下调查,而且那人是C城颇有权势的人,看来……

  ☆、92恶魔展露头角

江萝拿着一份整理好的文件;上面都是C城算得上颇有权势的人的名字:李公子、萧路雄、宋胜衍、吕竞、王xx、曹xx……
    前世陈牧失踪后,牧集团一时群龙无首;暂时是由薛竟昂暂代他的职责;可是后来,薛竟昂好像也被降职了,最终牧集团落入了一个江萝之前并不认识的人手里;这个人却不在这份名单上。
    这并不能说明陈牧的死和上面这些人无关,有可能是那人躲在幕后;推出一个傀儡来操纵牧集团,自己可以很安然地享受牧集团带来的利益。
    是李公子吗?她陷入沉思;他的唯一可疑之处是太过神秘,实际上他在C城为人为事的风传一向不错;而且听说他的背后权势滔天;牧集团虽大,但还不至于让他出手。
    江萝在纸上将“李公子”几个字上面打了个叉叉。
    她觉得萧路雄有些可疑,毕竟他这只老狐狸似乎一直对牧集团虎视眈眈,只可惜没有什么证据。再者他女儿萧语棉明明喜欢陈牧,他真的会这么狠,狠到要无辜的人命吗?
    她在“萧路雄”后面打了个问号。
    宋家和牧集团关系不好不坏,商业上有竞争,但是很少,因为两家经营的领域不怎么重叠。按理说宋胜衍没那个理由,没有足够的动机啊。
    沉吟了一下,在“宋胜衍”后面用虚线画了个圈。
    至于吕竞,和牧集团竞争很多,他儿子和陈牧也算是大学时的旧交,会不会……
    ……
    江萝在纸上划来划去,似乎有些头绪。
    “罗简鸣,”江萝打给罗秘书,“哈哈,秘书大人,有没有空拨给我,我请你吃顿饭?自从我调去百里,咱们好久没见了,把王然也叫上。”
    罗简鸣和王然是陈牧的秘书,很多重要的文件都要经过他们的手,也许可以旁敲侧击一下,看看有没有线索,而且说不定可以顺便弄清楚辛段元的事情。
    川菜馆里。
    “江萝,再过几个月我是不是该叫你大嫂了?老大可是说了你们准备结婚。”罗简鸣暧昧地眨眨眼。
    “是啊。”王然也加入罗简鸣的打趣行列,“江夫人,江少奶奶——到时候红包我和罗简鸣应该包一份就够了吧?”
    “别这么叫,我汗毛都起了,还是叫江萝吧。”江萝抖了抖鸡皮疙瘩。
    “江萝,你比老大够意思,老大很少请吃饭的。小气。”罗简鸣吃得冒汗,这辣得,嘶。
    “胡说,总裁是忙好不好?”王然为心目中的偶像辩解,“他近段时间为了和萧家的合作案,有时候忙得连办公室都坐不了多久,又是出差,又是亲自到工地查看。”
    “是吗?”江萝若有所思,随即笑笑,“不管他了,我们聊别的。”
    ……
    这顿饭,也算有些收获。
    百里风华这头,她开始从薛竟昂这边着手,他之前是牧集团的总经理,应该知道不少,对牧集团的竞争对手也更了解。
    为了搞清楚辛段元的事情,江萝亲自去了辛段元那边,明察暗访之下,算是有了些发现。
    “辛段元当初的两个头头,应该就是害我和陈牧出车祸的策划者,只是出国了,这条线也断了,便宜他们了。”江萝翻了翻最近搜集的一些资料,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她不知道,陈牧早就已经调查清楚车祸的内幕,狠狠地惩罚过他们了。
    “陈牧,我电脑死机了,用一下你的。”江萝冲着浴室门口大喊,泄气地拍了拍自己的老爷机,看来是该换了。
    “嗯,我在洗澡,你自己开,密码是你的生日。”陈牧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
    她打开书房桌上陈牧的电脑,继续自己的工作。她很开心,因为陈牧这么信任她。她从没想过要因为萧语棉的几句话,就去查他的电脑手机什么的,今天这件事只是个意外,如果不是她的电脑坏了,如果陈牧说No,她绝不会去用他的电脑,也不会因此怀疑他。
    不过晚上她在空间精神力的修炼也是必不可少,谁知道幕后那只黑手什么时候会找上门,然后危害她和陈牧的性命呢。有备无患嘛,而且她的精神力对于危险会有一种预先的察觉,当初那场车祸她就是比陈牧先发觉了。
    “洗完没?我要洗了。”江萝转了转快僵硬的脖子,催促。
    “好了。”陈牧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
    她看到只穿了条短裤,上半身滴着水的某人,那性感的胸肌和结实的手臂,暗自吞了吞口水,一头冲进浴室里。
    “过来,头发没擦干先别吹。”陈牧等她出来,拿了条干毛巾过去帮她擦头发,柔柔的力道很舒服。
    “陈牧,你对我真好。可以参选21世纪最佳老公人选了。”江萝感受着头皮上适中的力道,话说得很轻,没想到还是被耳尖的陈牧听到了。
    “是你我才对你好,傻瓜。”陈牧手下动作不停,宠溺地笑笑。
    经过几个晚上的修炼,江萝已经恢复到当初的五层精神力,可以修炼《一叶障目》中的隐身之术了。
    为了练这门隐身术,她照着书上所写,花费心思搜集了很多宝物果实,混在一起榨成汁喝下。一叶障目并不难,难的是搜集果实的过程,口诀对于她来说只是小意思。好在空间里什么不多,就是时间多,果实多。
    练成一叶障目之后,江萝好奇地先在空间里试了试。
    “小闹、初萌、雪爷、苏牧,待会儿你们猜我在哪儿?”江萝走到小屋旁的竹林里,童心大起,和它们玩躲猫猫。
    只可惜,小闹它们沾了不少空间灵气,就算看不见她,凭着心灵感应还是能模糊地判断她的方位。
    这天上午,江萝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看看手表时间充裕,本想打电话叫陈牧出来一起去吃午饭,突然想到一叶障目,心想何不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路人能不能发现她。
    江萝心中默念口诀,只觉得自己仿佛融入这周围的环境之中。
    一叶障目的精妙之处,不在于她的身影会渐渐消失,而在于她整个人会融入周围环境的色调里,肉眼可以说完全看不见。
    一路上走过来,江萝很高兴,因为没有人能够看见她。只是这隐身术耗费精神力颇巨,她这次也是为了验证效果,否则也不会轻易使用。
    她刚到牧集团总公司楼下,就看到陈牧的车子已经从地下停车场里开了出来。
    应该也是去吃午饭吧?要不跟着,给他一个小小的惊喜。
    她躲到停车场的暗处,确定了周围没人才慢慢将身形显现了出来,走到外面打了辆出租车,跟上陈牧的车,心说给他一个惊喜。
    跟了一小段路,陈牧的车果然停在一家餐厅门外。
    江萝这边正付钱,奇怪的是,回头一看,陈牧又上了另外一辆车。
    “司机师傅,等等再付,帮我继续跟着刚才那辆车。”江萝蹙眉。
    就算突然想换个吃饭的地方,也不用换车吧?难道原来的车坏了?这辆车她从没见过。
    江萝越跟越觉得奇怪,因为陈牧又换了一辆车,还是在一个她从没去过的豪华小区里换了出来的。
    陈牧似乎很谨慎,不过还好这位出租车司机开车也比较灵活,加上路上车也不少,应该没被陈牧发现。
    “拍电视啊,警匪片?纪录片?”司机八卦地问。
    江萝摇摇头:“不是。”
    “难道是捉奸?老公出轨啦?”司机大叔更加好奇,跟人的事情他不是没碰到过,不过比较少。
    “大叔,麻烦你好好开车,别跟丢了。”江萝哭笑不得,好八卦的司机大叔啊。
    “在这儿停,谢谢。”看前面陈牧的车速减慢,七绕八绕地似乎快到目的地了,她赶紧喊停。
    “需要帮忙吗?”司机大叔看了看江萝的小胳膊小腿。
    “大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是去捉奸。”江萝黑线,“不会被欺负的,您太热心了。”
    陈牧的车果然在前面慢慢减速后停了下来,他独自下了车,将钥匙抛给过来服务的人,然后就走近了前面一所很大的白色建筑物。
    江萝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已经跟着陈牧来到了接近C城郊外的地方。
    周围风景很美,幽静宁谧,这间白色建筑物就在梧桐树的环绕之中,从外观上看有点像那种颇有档次的娱乐会所。
    建筑物上没有挂着中文牌匾,只有一串长长的英文,江萝试着翻译,觉得把这句话翻成“把酒言欢”挺适合的,也挺有诗意。
    “吃个饭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应该不是吃饭那么简单吧。”江萝躲在林子里,深吸了口气,事情似乎有点意料之外。
    本来想给他个惊喜,单纯吃个饭,现在看来有些奇怪的状况,应该要搞明白。
    她没有急于跟进去,而是走到建筑物的背后,躲在林子里默念口诀,恢复了隐身的状态,才大大方方从正门而入。
    一楼很安静,不像她想象中的繁华,空空荡荡,没什么人。
    她走到二楼,除了一个个包厢之外,外面的一个个玻璃房里还有不少表演的舞台,有人在唱歌跳舞,观众很多,非常热闹。
    继续往上走,装修很大气,而且每一层楼都似乎有些不同,各有突出的点,或以黑白色调为主,或为浅金色烘托,或后现代奢华风,或古代清雅风,看得出设计师颇有创意。
    每一层的暗处都有几个人,看情形应该是这里看守的打手或保镖之类的,防止意外事故或是来闹事的人,不过这些人对于她来说,没什么用。
    走到顶层,只有三间房间,其中两间开着门,一间关着。不知道为什么,江萝总觉得陈牧就在里面。
    可惜她只会隐身,不会穿墙,怎么进去呢?
    “咚咚——咚——咚咚咚。”一个服务生左手端着餐盘敲那间门,似乎用的是特殊的敲门手法,敲门声很有规律。
    “进来。”果然是陈牧的声音。
    机会来了!
    江萝灵活地跟在一言不发的服务生后面,闪身而入。
    刚开始服务生挡在她前面,所以看不清楚,等服务生放下餐盘,走出门外。
    她抬头一看。
    怎么会?
    是他——

  ☆、93宋牧神秘对话

宋胜衍!
    正对着江萝坐在沙发上;优雅地翘着二郎腿的正是宋少宋胜衍本人,而背对着她;坐在靠近门口方向的就是陈牧。
    为了不被耳尖的陈牧发现;也因为一种莫名的胆怯,她没有再移动自己的位置。
    虽然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她可以完全确定这个人是陈牧没错。
    难道他们是在谈生意?不会啊;宋陈两家公司明明算得上是竞争对手,近期更无合作。
    单纯朋友吃饭?也不像;陈牧不是对宋少一直都很反感的嘛,还叫她不要跟宋少接触太多。
    宋少邀约?来挑衅的?那倒是有可能;只是有一点说不通,陈牧没必要换那么多次车;而且在这么隐蔽却又不缺少喧闹的地方;像是怕被人发现,有点“大隐隐于市”的味道。
    宋少和陈牧一开始都没有对话,陈牧光顾着吃饭,宋少点了根烟,看着陈牧的方向,一双凤眼似笑非笑。
    江萝等了半响,真是心急死了,这两人怎么还不说话!
    陈牧放下筷子,宋少才慢悠悠地开口:“你也太不小心了。”有点责备的意思。
    江萝一惊,不会她这样隐身的也能被宋少发现吧?
    “老狐狸不知道这里是我的产业,就算察觉,顶多以为我来这寻欢作乐。倒是你,没被他发现什么马脚吧?”陈牧的声音不同于平常,严肃中带点类似好友间的亲昵。
    原来没有被发现,江萝心安了一点,只是听他们对话似乎不像是对手,更像老朋友。可是陈牧明明和他是对手才对,这种被隐瞒的感觉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哼,他再聪明也发觉不了。”宋少拿烟点了点烟灰缸。
    “这老东西,总是贪得无厌,想跟我三七分成,这还是明面上的生意,无耻。”陈牧的声调很冷,带着恨意。
    “你会真的担心这些狗屁倒灶的事?还是看看这个吧,靳叔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吗?”宋少把一份黄色密封好的大信封扔给陈牧。
    陈牧飞快地接住,拆开来看了好久,才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说:“不就是军火,他跟M国那边走这条道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搞砸它,让老狐狸好看,还是乘机渔翁得利。上亿呢,这可不是一笔小生意啊。”
    “我会看着办。”陈牧放下信,似乎根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怎么,连我都瞒?”宋少挑眉,“还是,你已经计划好了?哈哈,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些,万一被老狐狸发现你的身份,这些就是你强有力的保障。”
    陈牧沉默了一会,幽幽地说:“你以为我还会怕他,现在他在C城顶多也只能算是半只老虎,等这次合作案一了,看我怎么扳倒他好好收拾!”
    “你心里有数就好。”宋少乌黑的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什么,“江萝那女人最近怎么样了?”
    江萝听到自己的名字,侧耳听得更为仔细。
    “什么这女人那女人的,她是我未来老婆。”陈牧略带不悦地说。
    “既然你自己都说是‘未来’了,说明还不确定,我也有机会的。”带点挑衅地说。
    “别痴心妄想了,”陈牧语气肯定地说,“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她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这么肯定,你对她可真有信心啊,”宋少左手支着下巴,“想我宋胜衍也算是C城的一个人物,她眼睛瞎了吗,看上你了。”
    “眼睛瞎了的才会看上你,明明年纪一大把了,还长着一张欺骗世人的脸,三十好几的人了,都还没给我找个嫂子,安定下来。”陈牧开玩笑地说。
    “我是还不想娶,否则的话,我还要头疼娶哪个呢,”宋少意味深长地说,“江萝做我老婆,倒也不错嘛——”
    陈牧带些警告地说:“你离她远一点,不要把危险带给她。上次的沙发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刚好在那里?”
    “怕什么,你不是让高勇军保护她了,”宋少解释说,“是老狐狸干的,大概想以此要挟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