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别这样说,靳叔,都会好起来的。这个是要直接服下,不过你的手不能碰到它,你直接张开嘴,我把它给你吃下就可以了。”江萝解释道。
    言子靳和陈牧有些惊奇地看着江萝手中的数朵莲花花瓣,金光闪闪,说是金属所做吧,又不合理,江萝不可能拿金属当药物,可说它不是人间之物吧,两人又都是无神论者,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也就作罢,反正陈牧和言子靳都相信江萝。
    言子靳依言张嘴吃下,先开始没什么感觉,好像吃了一团空气,慢慢地身体一下子暖洋洋的,好像有阳光直接透过墙壁照射在室内,最令言子靳惊奇的是,他觉得有一股热气开始从丹田往下走,沿着经络,顺着小腹、大腿、小腿,一直到脚踝、脚尖。
    “天哪,”言子靳激动地握住江萝和陈牧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又是诧异又是欣喜,“这里有麻麻痒痒的感觉,好像,好像……”
    “是不是觉得好像可以动了?”江萝笑着说,也替言子靳开心,“靳叔,我之前也受过腿伤,因为是新伤,吃了这药当即便几乎大好,你的虽然是陈年旧伤,可能会恢复得稍慢些,但因为我加大了药量,所以我估计你也会很快好转的。”
    “咦?”陈牧注意到言子靳的左眼,那些斑斑点点的伤疤似乎渐渐在褪色,由灰白转为淡粉,再转为小麦色,凸起的痕迹也慢慢变平,渐渐消失于无形。

  ☆、107《溯梦论》现

“怎么了?”言子靳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脚;十分惊喜地抬头问道。原来服下江萝的空间宝物“掩”之后,他的腿脚就从下往上;一点点慢慢可以开始活动;淤阻的经脉开始贯通,虽然一开始只能轻微挪动,但这已经十分令人惊喜了。
    “靳叔;你脸上的伤疤也慢慢变淡了,”陈牧诧异地说;“现在不仔细看,几乎已经看不清了。”
    “真的吗?”言子靳大喜;不过他最在乎的倒不是眼上的疤痕,当他可以自己站起来;不需要借助拐杖或是人扶的时候;他长吐一口气,腿脚不便了那么久,现如今那种发自内心的舒爽,没有体会过的人是不会懂的。
    江萝拿来一面镜子,给言子靳看自己的眼睛,言子靳的眼眶渐渐湿润,握住江萝的手,感激地道:“江萝,你知道吗?其实我的左眼除了那些疤痕,视力也受到了影响,只不过因为右眼是完好无损的,所以连陈牧也不知道这件事,他只以为我是因为那些疤痕才戴墨镜,呵呵。”
    “什么?”一旁的陈牧睁大眼睛,“莫非……难怪你当时不肯让我听医生说什么,难怪你坚持要戴上墨镜,原来当时你的左眼就有视力问题。靳叔,你太糊涂了,今天要不是江萝,那你的左眼岂不是被白白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唉,当时咱们身上哪有那么多钱,”言子靳叹气,拍了拍陈牧的肩膀,安慰道,“其实后来我有找过医生,但是他也说完全恢复视力的希望不大,所以我就干脆一直瞒你到底了。陈牧啊,这件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现在我不是全都好了,这是我的福气啊。”
    “靳叔——”陈牧慢慢在言子靳面前跪了下来,垂下头,语声低沉伤感,“是我太粗心了,没发现你的眼伤会这么严重,都是我太没用,才会让你在轮椅上坐了这么多年。为了报仇,害得你有家归不得,长居海外,还要为我的事情劳心,言牧不孝。”他第一次自称为言牧,回想起过去,眼眸湿润。
    如果不是言子靳和宋胜衍,他逃不出来。如果不是言子靳,也许他也活不到现在。谁是谁的恩人,哪还说得清呢?
    “陈,言牧,你……”江萝过去扶他起来,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言子靳也已经可以自己站起来,有些不太习惯地慢慢挪步到他前面,后来越走越自然,也和江萝一起,一人一边扶他起来。
    陈牧站起来一把搂住江萝,微微俯身,头靠在她的肩上,说:“太好了,江萝,现在靳叔恢复了,”说着转头看着言子靳,笑而不语,今天真是欢喜的日子。
    言子靳微笑点头,把江萝的手放到陈牧的手心里,说:“江萝,叔叔早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他的幸福需要你才能给,你们要好好相处,叔叔等着吃你们的喜糖。现在萧路雄在国内的动静不小,你们自己也要小心。虽然目前我不宜立即回国,以免泄露言牧的身份,但如果确实需要我,我随时可以回去。毕竟我现在身体恢复了,还是能帮上忙的。”
    “靳叔,你就安心待在这里吧,等事情一了,我立即接你回来参加我和江萝的婚礼。”陈牧说到“等事情一了”的时候,眼中射出精光,他必会灭了萧路雄这只老狐狸。
    “好,我等你们,随时保持联系,不要让我担心。”言子靳叮嘱道。
    “嗯。”陈牧和江萝一起重重地点头。
    江萝说道:“靳叔,你也随时告诉我们你的身体恢复情况,现在你基本能走能跑了,我过两天估计就能完全恢复,如果中间有什么不适,就马上通知我。”
    言子靳颔首,看着如金童玉女般,般配的两人,他抿唇微笑。
    等陈牧和江萝回到国内,因为陈牧的复仇计划,和萧路雄的异动,陈牧又忙碌了起来。
    江萝也没有闲着,她时常进入空间修炼,好在随着精神力层级的不断突破,现在空间里的时间已经过得比外界慢了N倍,她有相对充裕的时间来冲刺第六层,争取早日能够肉身进入空间,说不定还会跟以前一样,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即便尚未突破第六层精神力,但是在空间内修炼的效果是很明显的,那就是她对危险的那种感应似乎越来越灵敏和强烈,对外界的所有听觉、味觉、嗅觉、视觉也越来越灵敏。
    上次在空间里屯了一些防身武器和信鸽,以备不时之需,江萝觉得似乎还不够,就又买了一些放进去。她在空间小屋的书房里转了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防身方面的书籍。只可惜书籍太多,书名又是繁体字,不容易一下子和书的内容对应起来,所以很难快速在里面找到比较适合的。
    她心想每一次冲破一层精神力,似乎就会有一本书自然而然出现,干脆她还是将精力放在修炼精神力上。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两人都在为最终的目标而共同努力着。
    这一日,江萝在苦泉边静坐修炼,再次遇到那第六层的关卡,很难突破,本已打算今天先练到这里。
    谁知,整个空间在这个时候,却突然震动了起来,江萝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听得小闹和苏牧它们都在狂叫,她连忙站起来,身体随着地面摇摆不定。
    渐渐地,地面停止不动,但是江萝却忽然觉得右眼角精神力汇聚之处——“情海”剧烈疼痛,像是快要炸开,这种疼痛,比那次车祸发生那一刻还要来得厉害。
    “啊——”江萝忍不住叫了出来,只觉脑袋欲裂,浑身肌肉都开始痛了起来,各处关节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好像在重新安装似的。
    这疼痛似乎一直持续,很久很久,久到江萝再也承受不住,慢慢失去意识。
    “主人,主人!”
    是小闹的声音,江萝趴在地上,缓缓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整个空间周围仿佛笼罩着一层霞光,点点如碎金,绚烂迷人眼。
    一片片粉嫩艳丽的桃花,在她身边翩翩起舞,如蝶如蜂,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江萝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主人!”小闹用鸟喙啄了啄她的手臂,翅膀呼哧呼哧朝着地面扇着。
    江萝低头一看,一本书安安静静躺在地上,拿起一看——《溯梦论》。
    还没等她翻开书本,那个她十分熟悉的江氏修真者的声音在周围响起:“吾之后人,切莫惊慌,汝之精神力六层已大成,可修习溯梦,故而有此幻象。”
    以前江萝只是心中和他对话,从未出言询问,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开口直接问,就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哈哈哈,”那个忽然放声大笑,声音十分清脆好听,犹如金石相击,难以分辨出年龄,“辈分而言,汝乃吾辈后人,只吾肉身已消逝于天地之间,尘世牵念早去,故而你我不过是有缘人罢了。”
    “有缘人?”江萝喃喃。
    “也罢,说与汝听,也无不可,”那声音接着说道,“此处为‘溯梦空间’,与吾无甚大用,本欲弃之不用,哪知巧遇汝千万年前之前世,吾观汝颇有仙骨仙缘,奈何于情之一字,执念太深,幸与吾有些缘分,故吾愿来此后世,助汝一臂之力。早日弃尘世,得道成仙。”
    江萝似懂非懂:“你的意思是,这处溯梦空间是你本想弃之不用的法宝之一,而我早在千万年前的某一世,就已经见过你,你觉得我身上颇有仙骨和仙缘,只是对情的执念太深,所以你想要帮我,早日成仙?”
    “然。”那声音回答说对的。
    “可是,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在那一世就助我抛开尘世执念,修炼成仙,反而要跑到千万年后的这一世?”江萝疑惑不解。
    “唉,天道轮回,非仙所能阻。当世之时,汝牵挂汝之爹娘,恋恋不舍。恰汝遭逢不幸,辞世而去。汝之心上人不寝不食,为汝一念求死,九泉之下,汝执念渐生,饮孟婆汤亦难忘,而彼薨之前,落泪于汝之右目之下,泪痣乃存,生生世世相随,永生永世追寻,直至汝与彼重逢。”
    “那一世的那个人,不会就是陈牧吧?”江萝听后不知为何,莫名心痛,好像体内有一股力量在煽动她千万年前的回忆。
    “然,”他接着叹道,“汝与彼红线相系,不知为何,却有千万世之分离,彼已寻汝千万年之久,今生方乃相遇。而今汝与彼有难,吾愿现身相助,化解汝与彼之劫,解开汝之牵系。汝若能抛却尘世,全心修炼,终至历劫飞升,得道成仙。”
    “怎么会这样?”不知不觉,江萝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而她自己浑然不知,“居然是这样。”
    原来,千万年前,江氏先辈已经历劫成仙,在凡间偶遇江萝的某一世,念在她是他曾经肉身的后人,而且颇有仙骨仙缘,想要助她成仙。
    只可惜,那一世的江萝对父母的牵挂太深,不肯答应,又突然遭遇不幸过世,而那一世的陈牧和她也是恋人,陈牧抱着她的尸体,不吃不喝不睡,终于死去,临死前一滴眼泪落在她的右眼角下,化为泪痣,那是他找寻她的标志。
    即便有孟婆汤,陈牧和她也再难忘记对方,就算没有了前世的丝毫记忆,但他无形中还是会去寻找那颗泪痣的主人。只可惜,他和她缘分说深又浅,他找了她千千万万年,却找不到她。江氏先辈也不能逆天而为,他无法让两人相遇,就无法化解江萝的执念,助她成仙。
    幸好这一世,江萝和陈牧终于相遇,找到对方。于是江氏先辈直接来到这一世,想着只要能帮助江萝和陈牧化解今生的劫难,陈牧不死,江萝就不会再对他曾经的死形成一种后悔伤痛的执念,然后抛弃所有的尘世牵挂,就可以慢慢修炼成仙了。
    “陈牧,你真傻。”江萝凄然一笑,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她摸了摸右眼角下,那里本来是没有泪痣的,但那天晚上,陈牧咬了她耳朵一口,她的右耳垂上就出现了“玲珑琰”这个空间耳环,而右眼角下也现出了这颗褐色的泪痣,但她一醒过来就隐藏着看不见了。
    “原来,他已经找了那么久,他为什么不放弃呢?”江萝简直无法想象那种千万年不断寻找、等待,却又不断失望、失落的孤寂和伤痛。
    “痴儿。”江氏修真者叹道。
    “等等,你刚刚说‘薨’?”江萝问道,“那他那一世岂不是?”
    “然,当世,彼乃诸侯。”
    “原来他那一世是诸侯,那他何必这么执着,凭他当时的权势地位,什么女子得不到,”江萝苦笑,“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么说,这个空间就是你用来帮我和陈牧化解劫难的?”

  ☆、108溯梦缘由

“然。汝可知此处为何名曰‘溯梦’?”江氏先辈;或者应该说是江氏仙人问道。
    “是追溯梦的根源的意思吗?”江萝曾经就有过这样的猜测,灵机一动道;“是不是和我的那三个梦有关?”
    江萝刚刚重生那会儿;就经常做那个特殊的梦,里面有三个梦境,后来虽然做那几个梦的次数变少了;但是最近也做到过。
    第一个梦境,仿佛是在一个模糊的辽阔的环境背景里;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最让她揪心的是;那个爆炸声中被撕成碎片的人影,异常熟悉;不是陈牧;还会是谁呢。
    第二个熟悉的梦境,她虽看不清里面有几个人,也看不清具体的长相,但是她能感受到陈牧的一丝气息,他的身周似乎还能听到鞭子抽打的声音。
    第三个梦境最为可怖,虽然梦里面她只知道自己身处于一个密闭的房间,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她却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抑和愤慨,如同火山即将爆发,甚至还有来自于陈牧的灵魂深处的呼唤:“萝,我需要你,救我,快来救我!”
    梦毕竟只是梦,可是那种感觉太真实,她至今都仿佛还能听到陈牧的呼救。
    “前辈,那三个梦是不是预示了什么?”
    江萝脑中灵机一动,出声追问:“难道说我梦中梦到的事情,会成为现实吗?可是我觉得照着陈牧的性格,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会像梦中一样向我呼救,他是那种恨不得把所有灾厄都自己挡掉,也不想让我涉险的男人。”
    “非也非也,”江氏仙人哈哈一笑,“吾辈不可泄露天机,溯梦者,溯本追源也。然梦之一事,一向由九梦仙家执掌,往来似真似假,如虚似幻。”
    “追溯本源?莫非你的意思是指,这里面是昭示着陈牧过去发生的事,甚至有可能是半真半假?”江萝忽又不解地摇摇头,“不对呀,如果梦境是告诉我过去发生的事情,那梦里的大爆炸又怎么解释?陈牧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并没有在爆炸中过世呀?”
    “该不会……这个大爆炸就是陈牧重生前突然蹊跷失踪的原因吧?”江萝猛然抬起头,恍然大悟。
    “梦,亦真亦假。一旦汝溯梦,即明一切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