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坐着船来了?哈哈哈,兄弟们,自投罗网送钱的来了!”光头佬笑得前俯后仰,“估计陈牧这小子的钱也不会比萧老笨蛋少!”
    江萝焦急地看着远处,渐渐地,一辆中型的白色帆船进入她的视野。这么远的距离,她能不用望远镜,就看到大致的船的样子和人数,虽说暂时还看不清具体的人的模样,但以她目前经过精神力锻造过的视力,已经是比常人厉害多了。
    两面白色的三角形风帆被海风吹得鼓胀着,帆船急速前进,很快来到江萝所在的邮轮附近。
    接着,好多人下了帆船,骑上早已备好的摩托艇,几艘水上摩托艇乘风破浪而来,越来越靠近这艘巨大的邮轮,等到江萝看清楚,原来那冲在最前面的正是陈牧。
    江萝的心猛地一沉,一跳:糟糕。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紫韵月的催更  娘子要为自己的懒惰向众位亲们郑重道歉 我尽量日更或隔日更吧
    以后俺偷懒的话  你们可以随时催更的  哦 对了  到达25字的正分短评(登陆发的)我还可以送积分 不然字数不够,没那个送分按钮产生的 囧

  ☆、113陈牧入险

该提醒陈牧吗?
    可是;这分明只是自己的梦境而已啊,现实中的陈牧还好好的。但这梦实在是太真实,真实到她的心不自觉地为陈牧的性命安危高高地悬起来;心里揪得紧紧的。
    见陈牧所开的摩托艇越靠越近;江萝下意识地就想出声警示。
    可刚张开口;她忽然想到自己正漂浮在邮轮的客舱上空,且先不论众人见到这幅场景后的反应;就算自己出声提示了;只怕在这个紧张万分的时刻,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增添陈牧的麻烦,让他为自己分心。不如先在一旁;暗中观察;伺机提示和帮忙。
    等陈牧和他带来的数十个人行色匆匆地上了甲板,先是由刚才那个对光头佬献媚的胡子男带领着手下,对他们简单地一个个用高端精密仪器搜了身,检查有没有随身携带枪械或是冷兵器。
    本来搜身的过程会更繁杂,但是由于有了陈牧那边一个叛徒的告密和暗中做的手脚,所以胡子男并没有再特意刁难陈牧他们。只不过,他的表情很趾高气昂,一脸臭屁,好像很瞧不起陈牧似的。
    陈牧看到胡子男的表情,面上不动声色,但心下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上次他在码头和汉森谈这笔生意,顺便见到旁边的胡子男时,这个叫哈罗德的家伙还对自己十分谄媚恭敬,恨不得多拍点马屁,奢望自己就能私下里瞒着汉森,多给他点钱似的。
    可这回哈罗德的表情,反差未免也太大了,难道。。。。。。
    还没等陈牧想深入,胡子男哈罗德已经带人搜身完毕,没有发现什么,冲靠近客舱的光头佬摊摊手,然后做了个OK的手势:“老大,没问题!”
    那个浑身肌肉紧绷的光头佬迈开大步,笑哈哈地上前,眼中却十分谨慎:“陈牧,你果然守信,消息也很灵通,钱带来了吧?否则,你也知道,我今天可是要马上和萧老头做这笔生意了。”
    “汉森,货呢?”陈牧也不罗。嗦。钱他多的是,但和汉森这种每分每秒踩在刀尖上过日子的人过招,必须十分谨慎。
    其实陈牧这次来,并不是一定要拿下这笔货,反正他多次用比萧路雄更多的钱诱惑汉森,背后的真正目的,从来就只是为了拖延汉森的交货时间,让萧路雄的后台彻底倒塌。
    萧路雄能纵横C城这么多年,除了当年侵吞的言家财力,还有他本身一定的实力之外,无非就是靠国际上那一股近二十几年新崛起的黑道帮派势力。那个黑道大佬要倚仗萧路雄这条走狗为他赚大钱,而萧路雄需要借助他的黑道势力,巩固和拓展自己的事业版图,两人狼狈为奸。
    最近这个帮派和另一个旧势力帮派要在边境开战,而枪械是取胜的致命关键。只要陈牧能够收买了汉森,用加钱买货的借口,将这批军火的交货时间拖延到两个黑帮的交战时间之后,那么,即便萧路雄的后台不倒,萧路雄也算是彻底得罪了自己的黑帮后台,不被株连九族都算是好的了。黑道的手段,一向是惨无人道。
    “哈哈,货当然会在,但是你总应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这个化名叫汉森的光头佬不客气地露出一脸的贪婪。
    “额外加的定金我自然带来了,就在送我来的帆船上,只要你让我看一眼货,我可以立马双手奉上。毕竟是你言而无信在先,明明之前说好汇报过上头,就要把货转让给我,可今天你又出尔反尔吗,想要卖给萧路雄。”陈牧双手背在身后,胸有成竹地站在甲板上,海风吹起他前额飘逸的刘海,毫不畏惧。
    “呵呵,”汉森挠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的尴尬样子,意在迷惑陈牧,化解他的防备,“陈牧,这也不能怪我,我承认我贪心,之前听了你的条件,还没等上头答应,就大胆地应了你。可后来上头还是要我把货卖给萧路雄,我也没办法啊。”
    “那你现在到底什么意思?是想拿了我的钱,然后把货卖给萧路雄,赚双倍的钱?你想得倒挺美,”陈牧危险地眯起了双眼,冷冷地说,“汉森,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不不不!陈牧,绝不是这个意思!”汉森急忙摇头摆手,冒出满头大汗,“我的意思是,你当初不是指明了两条路嘛,既然一条路不通,干脆我们就走另一条——我把货还是卖给萧路雄,但是我冒死给你拖延三天,怎么样?”
    “三天?”陈牧低头沉吟了会儿,三天后恰好是两大黑帮交战之际,只要能拖到战前,也差不多了,“好。但是这样的话,为了以防万一,钱我只能先给你一半,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
    “这样啊……”汉森故作为难。
    其实汉森就是做做样子,他早安排下陷阱,只等陈牧上钩,只要他来了,还怕拿不到钱么?嘿嘿,听陈牧口气,估计已经把那一千万都放在帆船上带来了,只要自己在这片公海上利索地干掉陈牧,既不会有人发现追究,又能白白捞到一千万,并且不会延误了上头指示的交货时间,哈哈,一举三得。
    “怎样,你还担心我不给?”陈牧有些不耐烦地问。
    “啊,不是、不是,这点我从你上次敢答应我们,然后单枪匹马过来谈生意,就看出来了,你是守信的男人。连哈罗德这小子都很敬佩你呢,哈哈!”汉森一边大笑,一边慢慢地往后退,左手在背后做了几个手势。
    哼哼,拖延了这么久,估计手下人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汉森在心中得意地冷哼。
    江萝看着这一幕,心中升起浓重的危机感,刚才这个叫汉森的光头佬的手下们,有好几个鬼鬼祟祟的,也不知干什么去了,自己关注着这边的谈话,也无法分太多注意力去观察。
    这危机感让江萝浑身一个激灵,想起当初她用一叶障目的隐身术,听到的陈牧和宋胜衍的对话之中,似乎提到过什么军火,莫非就是他们口中的“货”?!
    一定是的!那陈牧也未免太大胆了,这岂不是让他自己身处险境,汉森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
    江萝这时真恨不得立即将精神力修炼到第九层,可以带人进去空间,那就可以在关键时刻保护陈牧,救他一命。可现在,她无法保证什么,顶多只能耗费大量精神力,使用一叶障目的隐身之术,提醒陈牧,他手下有叛徒。那样的话,精神力不足,也不知溯梦还能继续进行下去吗?
    说到底,江萝还是分不清,这到底是纯粹的梦?抑或是夹杂了现实?
    突然,汉森的好几个手下,每个人都持着枪支从他背后冲出来,领头的正是刚才退回客舱的哈罗德,一排人站在汉森前面,全都拿枪指着陈牧。
    “哦,原来如此。”陈牧嘴角一抹讥嘲,微微点头,淡定自若,“是想干掉我,明抢呀。”
    陈牧带来的人站在他身后,一个个纷纷摆出了戒备的姿势,虽然手上没有枪,但从他们摆出的武术姿势和钢铁般的拳头就看得出来,个顶个都是好手,不容小觑。
    “别反抗了,陈牧,我早已替你准备下‘大餐’,不信你瞧瞧你的头顶,哈哈哈!”汉森终于不再伪装,露出狂妄贪婪的本性,仰天大笑。
    陈牧和他带来的众人下意识地抬头,“唰”一张巨大的绿色丝网从天而降,将众人罩在其中。江萝也是大惊失色,轻呼了一下,不过没人听见。
    “怎么办,弄不开?”其中被困的一个人使出浑身解数抓紧线,往两边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只可惜线太粗太牢固,还是没弄断,只好在陈牧耳边问道。
    “陈牧,乖乖等死吧。”汉森看哈罗德正要开枪,摆了摆手阻止,似乎还想再说几句话,“你要是不跟萧路雄作对,我还蛮想跟你合作的,只可惜……”说着用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陈牧。
    “是吗?我也觉得挺可惜的,”陈牧大吼一声,手下暗暗使劲,“喝!”
    “啪!”
    网居然被陈牧扯断了,露出很大一个洞,他和他带的所有人趁机逃了出来。江萝也很诧异,陈牧力气如此之大,不过更多的是庆幸。
    “混蛋,你们找的什么破网!”汉森用枪把敲了敲哈罗德的头,“还不快给我打!”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哈罗德开枪,陈牧就地一滚,来到甲板旁边,那里隐秘处,有他和同伴们刚才上船时,藏在那里的武器,除了长刀之外,还有类似催泪弹的东西。
    “咦?”陈牧和同伴们疑惑地发现,几乎所有的催泪弹都失效了。
    “是你?!”陈牧转头,愤怒地看着自己其中一个同伴,他是负责最后检查这些武器的人。这个人,正是出卖陈牧的人,也就是刚才的墨镜男,现在一双愧疚的眼睛,在陈牧锐利的视线下,无处躲藏。
    “我,我也是被迫的,我的妈妈和老婆都在他们手里。”叛徒在陈牧无形的威压下,顾不得身处的情形如何危急,忍不住跪了下来。
    “哈哈,陈牧,没想到吧,你的手下里面,还有人自愿向我投诚,哼,什么被迫?一开始可是你自己来告密的,你这种两头草,我最瞧不起!”汉森说着就扣动扳机,开枪准确地射杀了那名叛徒,残酷冷血。

  ☆、114意外爆炸

“汉森!”陈牧大喝一声;他虽然也不屑这样的叛徒,但毕竟是自己的手下人,容不得汉森这样滥杀。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开枪!”汉森做了个往前冲的手势;一大帮人冲了出去。
    一时间;“砰!砰!砰!”的枪声在在这片广袤的公海上响起,好多子弹擦在甲板上;发出触目惊心的火光。
    江萝心惊胆战;看着陈牧和他的那帮手下,左支右闪;幸亏个个身手不凡,每每都及时避过了子弹;虽然手中只有长刀;但是借着自身难以匹敌的速度,还是砍倒了几个汉森的手下。
    几分钟下来,陈牧这边,只有几个人肩膀、手臂等部位被险险射。中,暂时还没有出现死亡。
    “兄弟们,为了一千万,咱们拼了,一定要干掉带头那小子!”
    哈罗德手指着陈牧,恶狠狠地放话。MD,己方这么多人受伤,有些甚至不知是死是活,要是被上头知道,汉森肯定会把责任都推给自己,不如杀个痛快,至少多抢点钱,到时候被上头惩罚也心甘情愿些。
    “哼。”陈牧冷嗤一声,他手中虽没枪,也不像那些手下,都练过武,但是他凭借着自己可怕的弹跳力和力气,还有机敏的反应速度,躲开了好几次致命的危机,并且“咔嗒”“咔嗒”几声直接拧断了敌方好几个人的手臂,夺下了枪,扔给同伴,自己也保留了一把。
    说起来,危机时刻,陈牧会有这样强悍的速度、力气、弹跳力和灵敏的听力,尤其是他彪悍的力气,虽然小部分和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关,但大部分还要归功于江萝平时煮的含有空间灵气的食物,还有她以前给他灌输的精神力,让他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很大的煅造和提高。
    陈牧的手下们也不弱,得到了陈牧夺过来的枪,更是如虎添翼,杀入重围,视危险为无物,反而搞得哈罗德和汉森这边士气大跌,慢慢后退,甚至有几个小喽啰已经想要逃跑。
    “老大,这小子和他带来的人也太难缠了,我们这次带的火力恐怕不够呀。”哈罗德和汉森一起退到了后方。
    “呼呼,”汉森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狠狠地捶了哈罗德脑袋一下,“笨蛋!快联络上萧路雄,让他来支援我们,告诉他,要是不马上过来,货就别想要了!”
    “是!是!”哈罗德虽然心里愤怒,恨不得打回去,但是脸上还是忍了,频频点头,飞快地躲进客舱打卫星电话,趁机避险。
    “陈牧啊陈牧,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汉森用一口不是很流利的汉语骂骂咧咧地说。
    江萝看到陈牧身手如此之好,似乎并无生命危险,稍稍松了一口气。
    忽然。
    “砰——”一枚子弹趁着陈牧不注意,向陈牧身后射来,随着子弹破空之音,即将到达他的后脑勺,正是由汉森躲在暗处所打的一枪。
    “啊!陈牧!小心——”江萝忍不住出声示警,心念一动间,已经从客舱上空瞬间挪移到陈牧的上空悬浮着。
    江萝也不确定陈牧和其他人听没听到她的呼声,或是有没有看到上空的自己,只见陈牧似乎觉察到了子弹的靠近,立即飞速地向前扑倒,躲过致命的一击。她的心跳得飞快:幸好,幸好陈牧反应敏捷。
    陈牧躲过汉森暗中放出的冷枪后,在地上往左一滚动,然后半蹲着起来,举起枪对准身后的汉森,身手干净利落。
    汉森毕竟有多年枪战经验,“砰!砰!砰!”朝着陈牧身上各个致命要害部位连续射了三枪,然后狡猾地闪身躲到手下那些小喽啰后头。
    “啊!”陈牧躲开了汉森的三颗子弹,但是却没料到被一颗流弹射中了左臂,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江萝正想用精神力从空间取点能够促进伤口愈合的金色莲花“掩”,下去为陈牧尽快疗伤,谁知陈牧捂住左臂,眼神一变,锋利的双眸紧紧盯住人群后头的汉森。
    “你没事吧?”一个陈牧的手下问他。
    “擒贼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