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7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庀伦芟嘈盼艺娴氖窍膳税桑俊
    小陈牧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毕竟他刚才只是心里想想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并没真正开口。
    “阿牧,因为姐姐我是特地来帮助你的仙女啊,虽然不太高明;但总归有点法力,你不用说出口,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听到的声音也是我直接传音到你脑袋里的,懂了吗?”江萝怕他太小不明白,兼之也会害怕,就尽量用讲童话故事的口吻,编了个小孩子容易接受的身份,想起萧老狐狸,又不放心地叮咛一句,“所以以后你不用开口叫我,只要心里想想就好,我如果听见的话,迟早会回答你的,就当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好么?”
    他迟疑地眨眨眼,眼皮子半阖间,眸中暗光一闪,暗自戒备却又不得不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故强自压抑住内心刚刚失去双亲的巨大悲恸,看了他妈倒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样子后,勉强扯出一个乖巧的微笑模样,点点头:“好。那姐姐你打算怎么帮我?可以杀死凶手,让我爸妈复活吗?”
    望着他小小年纪,稚嫩的肩膀微微颤抖,眼圈通红却又故作坚强的模样,江萝心下一酸:“抱歉,我做不到,但是……”
    此时门外传来打斗声,江萝忽然有种梦快醒来的预感,她心一紧,联想到前后几个梦境,急切并郑重地交代:“阿牧,你虽然小,但在姐姐眼中,就是个顽强的小男子汉了!记住,接下来那个害死你父母的坏人就会来抓你,如果你言叔能救你,你就快跟着逃,万一被抓住,你就骗那坏人说,你妈临死前告诉你一个关于财产的秘密,万一他要打你,你就拿这个威胁他,拖延一段时间,还有……”
    话语未竟,江萝被一股巨力往后一扯,满头大汗从梦中醒来,懊恼不已,她本想试试能不能将空间里的武器交给小陈牧自保,没成想来不及了,也不知他能不能避免前世和今生小时候的悲惨遭遇。虽然她知道,她改变的不过是梦境,而不是现实。
    而枕边这个长大后的陈牧,却似乎从噩梦中彻底摆脱,唇边露出一丝微笑,右手拥住江萝,无意识地拍了拍她的背,口中喃喃:“萝,萝。”
    早起时,江萝看着陈牧,总觉得他今天有些特别,眉宇间显得阳光多了。同样都是笑,但他此时的笑少了许多隐藏的沉重和不自觉的虚假与算计。
    “陈牧,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哈哈,有吗?”陈牧摸了摸下巴,“大概是昨晚有美人投怀送抱,我睡得格外香吧。”说着亲昵自然地凑过去在江萝脸上吻了一记。
    “胡说,明明是你主动搂着我!”江萝甜在心头,嘴上却佯作气愤。
    第二天,又是夜间,江萝再次悄然入梦,惊喜地发现梦中小陈牧的命运轨迹仿佛已经开始不同,他虽还是被关在当初那间憋闷的地下室,却没有再被萧路雄绑住鞭打,空荡荡的房间里,小陈牧坐在角落,低头一动不动,唯有一个佣人送食物进来后,就匆匆离开了。
    “阿牧。”江萝依旧用精神力跟他沟通。
    小陈牧猛然睁大眼抬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兴奋,张了张口,“你,”忽然想起江萝的叮嘱,合上嘴巴,心里想着,“仙女姐姐,真的是你吗?我用你教的话说了,那个大坏蛋好像有点相信了,很凶地问过我,但我什么也没说,我说除非我见到言叔,不然我死也不说,他就不敢打我。可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不理我了,我喊了你很久,你却没反应,我以为你是我想象出来的。”
    再如何早慧坚强,他语气也不免有点哽咽,摸了摸胸口藏着的那颗筑梦果,那是唯一能证明她曾经存在的证据,也是支撑他的动力。
    “对不起,阿牧,”江萝温柔地道歉,“我法力有限,不能随时随地保护你。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很快你就可以逃离这里,跟你言叔一起。”
    “真的吗?”小陈牧心中燃起一丝希望。
    “当然了,相信我。”江萝想起第三个梦境,忍不住担忧,“阿牧,那坏人肯定还会逼问你,如果他想当着佣人们拿话激你,你就告诉他,你知道他背后的势力,就说是你言叔逃走前告诉你的,如果他敢欺辱你,你就威胁他,毕竟佣人这么多,他也不能保证每个都口风紧,这样他至少会暂时忍着不敢在众人面前羞辱你,你尽量避免和他当面起冲突,小不忍则乱大谋,知道吗?”
    “知道!”小陈牧仿佛有了主心骨,眼神中折射出坚定无比的光芒。
    江萝想起最后那差点导致她走火入魔的梦境,也就是那不堪忍受的一幕,想从空间里拿出点防身武器给他,却发现拿不出。
    明明筑梦果就可以拿出,为什么其他东西就不行。
    正着急的时候,想起萧路雄当时在梦中喂给小陈牧的奇怪药物,江萝又尝试了一次,居然可以从空间中用精神力调动出苦泉的泉水。
    “阿牧,相信姐姐的话,就张开嘴,我有宝贝给你喝。”江萝想着,虽然没有那个奇怪药物的解药,但苦泉水至少对小陈牧此时的身体有帮助,让他的精神也不至于垮掉。至于其他的,只能再想想办法。
    小陈牧依言张开嘴,一股清泉突然从半空中出现,汩汩地流入他口中,顺着喉间缓缓流下,腹中仿佛升腾起一阵热气,温暖着全身,他精神为之一振。
    巨力从背后袭来,江萝知道又是梦醒时分,只来得及说最后几句话:“阿牧,姐姐必须得先走了,但我还会来看你、帮助你,不管发生任何事,我永远都在某个地方关心着你!所以不要太难过,千万不要绝望!”
    “永远吗?”小陈牧心间流过暖流,从一开始对这个神秘声音的不信任,到半信半疑,再到信任,他已经渐渐开始学着依赖她,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谢谢你,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的,仙女姐姐。”
    江萝所做的一切,避免了原先梦中小陈牧当众遭到羞辱的凄凉境遇。
    但她不知道的是,正因为她给小陈牧喝了苦泉水,才机缘巧合,让后来他吃下萧路雄喂的药后,不仅没有被改变大脑回路和精神控制,反而产生了一种强大的,甚至超越人类潜能的怪力,之后才没有被萧路雄欺辱,反而得以和前来相救的言叔顺利逃脱。虽然这种怪力有副作用,也造成了将来陈牧的特殊体质,但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除非危急关头,否则平时只要避免喝果酒,就不会激发。
    而现实中的陈牧,尽管面对的是萧老狐狸这样奸猾的对手,却越来越从容不迫,反而一天天越发开朗,这也得归功于江萝梦中的努力,这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影响。
    看着这样的陈牧,江萝也由衷地快乐。
    当她第三次入梦的时候,还未用精神力跟小陈牧沟通,他就仿佛心电感应般,迫切地在心里问:“姐姐,是你吗?”
    “是我,阿牧,你还好吗?那个坏人有没有给你吃一种药?”江萝担心又害怕。
    “没有,什么药?”小陈牧歪着头,难得有几分孩童的稚气,“姐姐,他要给我吃药杀了我吗?”
    “不是的,”江萝一想起那个梦境,就觉得难以启齿,该怎么告诉他,世界上还有萧路雄这种恶心的蛆虫呢,也不知是出于怎样的报复或变态心理,居然会试图对小陈牧做出那种事,“阿牧,那种药是他用来控制你的,你能拒绝就尽量拒绝,实在不行就假装喝下去,然后再吐出来,他、他可能会想欺负你,你一定要小心。”
    江萝皱紧了眉头,她无法干预梦中人的行为,那她该怎么救小陈牧呢?
    小陈牧虽然不太懂所谓的欺负是指什么,他以为就是打骂之类的,但也体贴地意识到仙女声音中的焦虑不安,窝心地安慰江萝:“姐姐,没关系,你上次不是给我喝了你们神仙的宝贝嘛,我感觉这几天我身体里有气体在流动,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我不怕,我相信你就是我的奥特曼!我也是小奥特曼,不,小超人!”
    饶是江萝再怎么担忧,也不禁被他逗笑:“是啊,我就是迪迦奥特曼,会在危急时刻出现,替你打败小怪兽的!”
    突然,门吱呀一响,萧路雄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杯饮料,笑得不怀好意,一切都仿佛跟江萝从前的第三个噩梦一样,梦境重现在眼前,但又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
    接下来的一切,大大出乎了萧路雄的意料之外,小陈牧在脑海中仙女姐姐的鼓励和指点之下,聪明的拿话同萧路雄周旋,虽然最终仍是被灌下了药,但突生的怪力,让萧路雄根本抓不住他,更别提欺负了,反而出人意料地被小陈牧这样一个六岁的稚童掰断了右手。
    “阿牧,快往那边逃!”江萝此刻心中紧张万分,指挥着小陈牧,幸好萧路雄一时大意,没有关门,门外也因为他的过分自信,无人看守。
    正在此时,之前侥幸逃脱的言叔也出现了,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但硬撑着抱起小陈牧,飞一般地往外逃去,江萝也一路追随。
    “混蛋,来人呐!”萧路雄气急败坏地往外追,边大声呼叫手下的人。
    “先生,宋家少爷来拜访,说有大事必须立刻通知您。”这时,一名管家上前拦住萧路雄。
    “什么?嗷嘶!”萧路雄一时气愤地挥手,却痛得用左手狼狈地托住断手,气急败坏地骂,“没看见那小家伙跑了吗?有天大的事,也等我捉住那小鬼再说!”
    “可是……”管家还是没让路,迟疑地说,“先生,宋家的人不好得罪,我看似乎真有要事,不然我吩咐其他人去抓。”
    “你!”萧路雄差点被一口闷气堵住喉咙,气血逆流,眼睁睁看着这么一耽搁,言叔和小陈牧两人已经逃得不见人影。
    “那就快叫人去抓!务必给我抓住那小鬼,不然你们这群废物等着瞧!哼,我倒要看看,那宋家少爷有什么要事。”萧路雄阴惨惨地笑,心说那两人再怎么逃,也不可能这么快逃出C城,只要还在城内,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但姓萧的没想到的是,宋胜衍虽然年仅12岁,已经堪称足智多谋,和言叔里应外合,让言叔和小陈牧顺利逃到了F城,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复仇之路。
    “阿牧,你已经得救,姐姐要暂时离开你一阵子。”江萝知道她待在梦中的时间不多了,这恐怕是最后一次,细细叮咛,“不要委屈自己,也不要满脑子复仇,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健康长大是最重要的,好吗?答应姐姐,等你长大,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姐姐!姐姐!”小陈牧心中万般不舍,第一次真情流露,“你一定要再来看我!阿牧会想你的!”
    “嗯,一定!”江萝应道。
    随着这三次江萝的溯梦,现实中的陈牧身上,戾气仿佛越来越少,一种由内而发的暖意渐渐浮现,对江萝也越发温柔。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这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命题。
    如果没有前世的遭遇,江萝就不会重生,不会和陈牧相恋,也就不会有这般奇遇,能够进入梦境,甚至改变陈牧的心态。可如果没有今生获得的能力和空间,她就无法知道前世的真相。到底是空间的溯梦先改变了陈牧的体质,还是他的体质先引起了江萝的好奇,进而开始学习溯梦,都似乎是一个永远难解的难题。
    环环相扣,时空绝对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各种虫洞交错的错综复杂。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之间的爱,穿越了时空和梦境,再一次浴火重生,燃烧了两世的生命,将会走得更长更远,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前进。
    作者有话要说:娘子来也!群么么!

  ☆、第126章 空间威力

江萝很感谢江氏仙人;让她有这个机缘,得到溯梦空间这样一个宝物,竟然真的将梦境与真实联系起来,甚至可以通过改变梦中的事来改变现实世界;她重生后陈牧出现的怪异体质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
    陈牧身上愈发减少的戾气,也恰恰折射出了他也在梦境中受益的事实。
    临近中午;江萝在办公室接到了亲亲男友的甜蜜来电;说是要来接她去城郊一家新开的创意餐馆吃午饭,还怕她走出来热着;交代她不用出大门,直接坐他的专属电梯到地下停车场等就好,他很快就到。
    通完电话,江萝开心地看了看手表;也差不多是午休时间了,快速收拾好桌上的文件,拿起包就走了出去。
    谁知还没走到电梯口,在一个大盆栽挡着因而不易被人察觉的过道转弯处,江萝的精神力才刚感知到危险,她就觉得背上像被细针扎了下,没两秒就头开始发昏,尚且来不及反抗,有人在她后颈处再加一个无比凌厉的手刀,她就彻底晕了过去。
    江萝在摇摇晃晃中醒来,睁开眼,却是一片漆黑,手压在身后,眼睛上绑了块厚厚的黑布。很明显,她被绑架了,而且身处在一辆行进中的货车后车厢,双手双脚都被粗麻绳牢牢缚住。
    打绳结的人相当专业,靠力气挣扎只会越缚越紧,她只有一瞬间的诧异和惊慌,很快冷静下来。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不能像她这样很快镇定下来,但她身怀宝物,再不济也能直接进空间躲避,所以没啥好怕的。
    只是她必须搞清楚,绑架她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否则就算靠空间逃脱了这一次,也许还会有无数个下一次。最重要的是,若她进了空间,突然在车上消失,也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和追查。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
    江萝叹了口气,看来和陈牧的午餐约会是注定要落空了,他接不到人一定很着急,也不知道原本有什么好吃的创意美食在等着自己,只好重新合上了眼,靠在车壁上静静思索。
    约莫过了两个多小时,车终于不再摇晃,外面传来模糊的人声对话,接着卡卡两声,车厢门被打开,江萝脸上感受到了日光照射进来的温暖。
    她被解开脚上的绳索,然后一左一右两人将她拖下了车,动作粗鲁,害她落地时脚都狠命崴了下,禁不住痛呼出声:“嘶——”
    “麻烦。”见她这下不好走路,她左手边的人怪声怪气地抱怨,像是掐着嗓子故意变了声调。
    “你们是谁?”江萝故作惊慌,微微挣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