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情人失落在六千万年前-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薄  
  “希望如此,不管怎么说土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阿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魔星向太阳运动的速度是逐步加快的,在越过海王星轨道时,魔星尚和海王星绕着对方转了不少圈。挣脱海王星的羁绊后,魔星冲向太阳的速度大大加快了,土星虽然比海王星大,却留不住魔星,魔星将一冲而过,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这回我和阿城只有再次抵近观察。   
  我把拟定的行动计划详细讲解给阿雯听,征求她的意见。阿雯听完后诧异地问:“我的位置在哪里?”   
  “你还是留在安全的地方作我们的中继站。阿城给你选了个点,喏,在土星和木星之间,就是这个地方。”我指点着阿城显示的星际图。   
  阿雯摇了摇头:“不行。这次我和你一起去,好互相有个照应,我们刚刚补充了能源,玛雅星可以毫无障碍地收到我们的信息,不需要中继站。”   
  “我和阿城有丰富的经验,有信心优良、安全地完成观测任务,不需要去两艘飞船,再说这次魔星和土星相会,将有不少卫星破裂,产生的碎片对宇宙飞船威胁很大,你的飞船防卫能力不及阿城,不适宜这样的观测活动。”本来我想隐瞒观测过程中的危险性,现在见阿雯坚持要去,不得不和盘托出。   
  阿雯微微一笑:“如果我有危险,你会来救我吗?”   
  “肯定会。”我不假思索地说。   
  “那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出发吧!”阿雯拎起头盔就准备走,我连忙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等等!”   
  阿雯回过头莞然一笑:“你还有什么事要交待?”   
  这一问倒令我张口结舌,因为我是本能地抓住她的手,并没想好该说什么。阿雯见我脸憋得通红,却又说不出什么,含笑说:“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已的,倒是你要当心,你可是我们玛雅人的大救星呀。”说完,她象云一样飘到我的怀里轻轻地吻了我一下,一股怡人的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极淡雅的清香沁入我的肺腑,令我心醉神迷,在我晕晕乎乎中她又象云一样飘走了。   
  她站在舱门口低垂了眼帘,清秀白皙的脸庞点缀着朵朵红晕,当我想过去揪住她,认真给她摆事实讲道理说服她不要去,她却羞涩地一笑,象只受惊的小免子轻漂漂地溜走了。   
  我们两艘飞船保持着一万公里的间距,绕着土星飞行,成了土星的两颗人造卫星。   
  我从观察窗望出去,桔黄与米色相间的土星象月亮一样大小浮在空中,四周零星分布着它的卫星们,有的呈灰绿色象个未成熟的梅子,有的是淡藕色如小孩子玩的弹珠,有的海蓝蓝象个糖丸似乎舔一下就会化似的…真是美不胜收,再远远地看过去,淡淡的如网球大小的魔星已经悄然出现了。   
  由于离太阳的距离近了,加上不断地受到碎片的猛烈冲击,魔星表层原先主要由氦、甲烷、硫化氢等构成的近乎绝对零度的“地壳”已经逐渐融化,形成了一层厚实的大气层,从望远镜中看过去,不时可以发现长长的流星剧烈燃烧的轨迹。阿城已经观测到魔星对外热辐射强度显著增加了一个数量级,说明魔星内部的热核反应增强了,周围的力场也随之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其中的过程不仅玛雅星的科学理论解释不了,就是地球上最先进的科学假说也无从解释,对于人类而言,宇宙还有太多太多的奥秘,玛雅人的科学委员会居然会认为他们的科学理论是无懈可击的,真是天大的笑话,只是这个“笑话”很快就会给他们带来空前的灾难。过去不曾出现过无懈可击的理论,将来也永远不会出现,企图以某一个理论穷尽宇宙间所有的变化从来都是奢望,玛雅人不知到哪一天才能认清这一点!   
  “注意了,魔星已经抵达第一观测区域。”当阿城把我从打盹中唤醒时,太空舱里已经是热闹非凡,各种观测设施启动的声音,元件出现故障的报警声,还有盖革计数器的“咔嚓”声响成一片。   
  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紧,“阿城,你快问问阿雯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因为我很清楚,“长城号”宇宙飞船是为普罗米修斯计划特制的,在设计制造过程中考虑了太空中的多种恶劣情况,具有很强的防卫能力,阿雯的飞船却不是这样的,它是按普通标准修建的,若按地球的标准衡量,它只能完成一般的太空飞行任务,现在阿城尚顶不住魔星的冲击,那阿雯岂不是…。   
  正当我忐忑不安时,阿雯复讯了:“情况尚好,勿虑,部分观测仪器失灵,不影响飞行,另宇宙射线强度已超过人体正常承受标准,注意穿防护服。”   
  我松了一口气,到底是女孩子心细,我瞟了一眼仪表,好在射线强度超标不多,我才不想穿那笨重的宇航服。   
  “阿城,共有几颗卫星将进入应力集中区?”   
  “共有七颗,它们将依次形成土星光环的A、B、C、D、E、F、G环。”阿城接着把它们的形状和成份图示出来,我扫了一眼,不由得连叫可惜,因为这几颗卫星多含有数量可观的水,但也正因如此,土星环才那样的辉煌、壮观,不象其它的行星环暗淡无光。   
  我一看时间,马上就有三颗卫星要被粉碎,正想凑到观察窗前去看风景,突然,舱内响起了尖厉的报警声,接着传来阿城急促的声音:“程教授,有紧急情况,快戴上头盔,系上安全带。”   
  我闻言刚把头盔戴好,飞船就剧烈颠簸起来,我象一个皮球似的从太空舱一边甩到另一边,舱内的照明一明一暗的。好在我经过这种场面的模拟训练,并不惊慌,在飘浮过程中,瞅准了安全带所在地,抓住时机一把揪住,然后飘过去从头到脚把自己固定住。   
  “阿城,发生了什么事?”   
  “一颗直径792公里卫星在距我们约二十万公里处提前破裂,大量碎片向我高速飞来,我正在做紧急规避飞行。”   
  “快向阿雯报警,让她快离开这儿。”   
  “是,程教授。”   
  过了约十秒钟,飞船平稳下来,但预警系统的报警声仍不断,显示屏上清晰地指示着飞船附近那些碎渣的位置速度,其中有的碎渣速度高达两千公里/秒,幸好密度不大,以阿城的性能应该能轻而易举地予以规避,问题是阿雯能否躲过呢?   
  “阿雯有回音没有?”   
  “没有。”阿城不紧不慢地说。   
  “立即向阿雯靠拢,并给我准备好出舱行走的宇航服,充足四十分钟的氧气。”外出行走的宇航服备有两个氧气瓶,每个氧气瓶充满气后可坚持二十分钟。   
  “程教授,您的命令我将坚决执行,但我有必要警告您,在未来的十分钟内,还将有四颗卫星破裂,在我们活动的区域内将存在数量惊人的碎片及尘埃,如果您试图出舱行走,这些碎片和尘埃将对您的生命构成严重威胁。宇航服未配备预警系统,所以您完全无法躲避碎片或者是尘埃的袭击,所以我认为您的决定是不明智的。”   
  “阿雯有回音没有?”   
  “没有。”   
  “全速向阿雯靠拢。”   
  我顾不上与阿城摆道理,强忍住由于飞船忽然加速忽然减速带来的身体的严重不适,以最快速度往身上套宇航服,我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个瑶寨的山道上,又有了那种心急如焚的感受,但这回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一切都取决我行动的速度,这次无论如何,不能让阿雯的生命在地眼前消失。   
  两分钟后,长城号飞船靠近了阿雯的飞船,我也差不多同时穿好了宇航服。   
  “向对方发对接信号,同时给我准备工具。”   
  我抓紧时间检查宇航服的状况,这个时候不能出漏子,万一某个环节出了差错,代价将是两条人命,我死不要紧,阿雯不能死。   
  “对方没有回信号,无法进行对接工作。”   
  “打开舱门,我准备外出行走。”   
  “现在外出行走的危险程度为特级,我奉劝你放弃外出行走的企图。”   
  “打开舱门,现在受威胁的是我个人的生命,与你无关,按宇宙飞船使用条例,你不能启动自我保护程序。”   
  “是,对于您的决定,我感到不可理喻,但我服从您的决定,我现在很难过,因为有98%的可能你不能活着返回飞船。”说着,阿城哽咽起来。我想说一句安慰阿城的话,但舱门此刻开启了,我也顾不上说了,赶紧钻进去,等候隔离。   
  从隔离室出来用了两分钟,我钻出飞船,发现魔星就象一个黛蓝色的大气球悬在我的头顶,仿佛伸手就能摸得着,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我开启氧气瓶的喷射孔,推动自己向阿雯的飞船靠拢。   
  从外表上看,阿雯的飞船没有明显的破损,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如果她的飞船破损严重,那阿雯一定凶多吉少。   
  我很快就摸到了阿雯飞船的舱门口,动手强行开门,虽然从图纸上我早就对这艘飞船熟透了,但真正动起手来,却很吃力,因为许多细节和地球上的技术完全不一样,思路上有着根本的差异。   
  我正忙于撬门时,突然我的后背一震,一股大力推着我几乎贴在飞船壁上。我赶紧回头看氧气压力指示,心中就是一沉,我最担心的事出现了,后备氧气瓶的压力在急剧下降,显然刚才有宇宙尘埃击中了我的后备氧气瓶。   
  怎么办?往前氧气肯定是不够的,但退回去换氧气瓶呢?也不行,从目前的状况看,阿雯要么就已经…,要么就处在昏迷之中,阿雯的宇航服如果不补充氧气,只能维持十五分钟,也就是说眼下就是最乐观的估计,她的氧气也快用完了,如果我回去再来,阿雯早就被活活憋死,人的大脑缺氧两分钟就会必死无疑,所以我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来赌一把运气了,反正我的生命是一位伟大的女孩子用她的生命换来的,大不了我再把它还给另一位优秀的女宇航员就是了。   
  好在我很快就把门撬开了,进入了隔离室,我扫了一眼表计,我已经耗去了十一分钟的氧气,在隔离室我又等了三分钟才进入飞行舱,机舱内青烟袅袅,光线昏暗,不时有电火花“滋滋”作响,阿雯浮在半空中自然飘荡,显然已经没有知觉了,我赶紧查看她宇航服上心电仪,还好,她的心脏还在均匀、有力地跳动,又扫了一眼她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了,是缺氧的征兆,我还没有来晚。   
  我本想利用她的飞船补充氧气,但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我估算至少需要半个小时的修复,飞船内的供氧设施才能工作。我只有边把阿雯往隔离室拖,边将自己的氧气输给阿雯。我给阿雯输了四分钟的氧气,给自己留了不足一分钟。   
  年轻时,我曾练过一段时间的气功,我努力运用气功的法门屏住自己的呼吸,无论如何我还要坚持两分钟,只要出了飞船,阿城会自动把我们拽回去,由于没有氧气推进,在太空中需要一分钟。在阿城的隔离室需要两分钟,后半分钟隔离室里充斥着正常的空气,阿雯能坚持住的,之后,阿城会自行抢救的。   
  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我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肺部要炸裂似的非常难受,恨不得马上摘下头盔,好好喘口气。接着眼睛渐渐地发黑,意识也逐渐模糊,好在这时舱门打开了,我竭尽全力地控制着不怎么听使唤的双手,解开我留在门边的绳索,再将绳索系在阿雯的身上,然后摸索着揿下呼唤按钮(我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请求阿城把我们拉回去,朦胧中我觉得绳索动了一下,阿城收到了信号,阿雯有救了,我的精神松驰下来,随后就人事不醒了…   
  我仿佛独自一人在一个幽长的隧道内穿行,身体轻飘飘的象一片纸毫不累赘,与其说在走,更象是御风飞翔,速度很快,心情舒畅、惬意,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自在,突然前面出现了一片亮光,亮光中有许许多多的人,我仔细一瞅,全是我认识的人,我的父母、老师、叔伯、老领导,他们热情地冲我打招呼,我正想冲过去同他们拥抱,告诉他们这么多年来我取得的成绩,有人在我身后急切地呼唤着我,我一回头,是雅雯,她面色惨淡,泪水涟涟的,我立即不顾一切地转身向她跑过去…   
  我睁开了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阿雯秀丽绝纶的脸庞,她见我醒过来,喜不自胜,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明白,我想把头抬起来,却感到头痛欲裂,大脑象被撕开了似的,手脚躯体全无知觉,甚至想把头转一下都做不到。   
  阿雯见我一脸痛苦的表情,忙关切地俯下身来“那里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   
  我见她两眼红肿,香腮尚残留着泪迹,想笑一笑说:“没想到玛雅人也有泪腺。”却感到脸上的肌肉紧绑绑的,天知道做出了个什么表情,口齿也僵硬,说话十分费力,吐词含糊不清。   
  阿城忽然不老老实实地当同步翻译,而是插了一句:“程教授,您由于大脑缺氧时间过长,多数脑细胞尚处在休眠状态,你目前多项身体机能出现障碍,我正全力想办法激活您的脑细胞,您务必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多休息,不要试图说话,也不要企图操作您的手脚或者其它部位,您仍处在危险之中,如果在十年前,您适合于法律上的死亡标准。”   
  所以我只好闭上了嘴,尽量放松自己,但我不想闭上眼睛,我冲阿雯眨眨眼,表示自已没事。   
  阿雯破啼为笑,轻抚着我的脸颊说:“你为什么这么傻,你应该知道你的生命对我们玛雅人有多重要!您还活着,我真高兴。我现在要去修理我的飞船了,你自己多保重。”说完,她俯下身深深地吻了我一下,然后羞红着脸去套宇航服,而我的唇齿间溢满了她的芬芳之气。   
  待阿雯从舱门口消失后,阿城不满地说:“程教授,你完全有机会安全地返回飞船,你却做出了不可思议的选择,你的行为简直可以说是自杀,触犯了宇航员守则第十条,你作为一名国家耗巨资培养起来的宇航员,没有权利放弃自已的生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