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情人失落在六千万年前-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叹了口气:“但不会有人相信我们。”   
  “为什么?”雅雯不解地问我:“我们有这本日记作证据的。”    
  我摇了摇头:“日记有什么用,现在假货正时髦着呢,假烟、假酒、假药、假记者、假军人、假学生…几乎没有什么不可以假冒,前些年,外国的希特勒日记、中国的江青日记、孙子兵法八十二篇等等闹得沸沸扬扬的,人们记忆犹新啊,我们再抛出个传教士日记来,好心肠的人会认为我们在制造愚人节的玩笑,在法官眼里,我们准成了两个手段高明、死不改悔的作伪者。”   
  雅雯听罢,沉默了半晌,然后浅浅地一笑:“我是主谋,你是从犯,法官会考虑从犯年幼无知,系受人哄骗,误入歧途,姑且宽大处理,当庭释放…”   
  “你不怕从犯撕了你的嘴!”我又气又笑,作势欲撕她的樱唇,雅雯连忙向后躲,咯咯地笑个不停,弄得周围的学生全都转过头来,以抗议的眼神盯着我们。我连忙嘘了一声:“暂停,暂停。”雅雯发现影响了别人的学习,生生地忍住了笑,其实教室里一对对的情侣倒是不少,不过大多是喁喁私语,声音小得像蚊子哼,绝不会像我们这一对“水货”这样恣肆嬉闹,且雅雯的笑声清脆响亮,十分地惹人注意。   
  “我们也别太相信传教士了,会不会是传教士为了证明上帝的神迹在有意哗众取宠?”我冷静地想了想,对传教士笔记的真实性表示了怀疑,毕竟落后原始的部落与先进的天文知识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不会的。”雅雯眉尖轻蹙:“传教士在我们瑶寨苦熬了近四十年,一个总想着出风头,制造耸人新闻的人无论如何是不会也不能忍受的,再者编造这样的谎言对传教士本人并没有好处,大凡作伪者的目的无非是为了钱和名,在我们那个穷山沟里能有什么钱?如果不是我们发现了这本日记,传教士所作的一切必然湮没无闻了,再者我们寨子里的老人都说这位传教士是个待人真诚和蔼可亲的洋人,不似别的洋鬼子眼珠里只有黄金,所以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凭空捏造这些事实。”   
  我点点头:“如此说来,笔记的可信度很大,那么我还是坚持我原来的观点,你们这个寨子是玛雅人的孑遗,因为玛雅人也是令人不可思议地拥有许多先进的天文知识,他们也知道天王星和海王星,事情不会这么凑巧的,除非来源于同一个起点。”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玛雅人和我的族人怎么会知晓他们肉眼根本就看不见的天文知识?”   
  “这就要回到你的火星人理论了,这个理论还可以解释玛雅人的典籍为什么会记载九千万年前甚至4亿年前的事,因为这是玛雅人在火星上的历史。”   
  雅雯撇撇嘴:“你可别往我脸上贴金,什么这理论那理论的,充其量只是些胡思乱想而已。”   
  “那就是假说好了,林雅雯火星人假说。”   
  雅雯笑着轻轻一捶我的背:“少贫嘴了,嗳,我还有个新想法,你看有没有道理。”说着,她把那幅星际图小心翼翼地展开:“我认为火星的灾难来自于这颗星。”雅雯指着图上的第五颗大行星:“我们姑且称它为玛雅星吧,即然你那么肯定我的祖先是玛雅人。是玛雅星的意外破碎,致使大量的碎片撞向火星,不仅制造了火星表面密集的陨石坑,而且这些碎片与火星稠密的大气磨擦生热,燃烧,耗去了火星大气层的原本丰富的氧气,形成了火星厚达   
  20米的氧化物浮土层,并产生了高温,瞬间融化了火星上所有的冰,在火星表层冲刷出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巨大河道,由于大量陨石持续撞击火星产生的高温,这些水又迅速地汽化、离子化,从而散逸到宇宙空间,最终留下了一颗荒凉、干旱、大气稀薄的死星,当然火星生态圈也就彻底毁灭了……你觉得如何?。”    
  我听她说完,忙从书包里翻出一张剪报来,对雅雯说:“你的解释很有道理,至少比那个叫什么来着的俄国学者火卫三的假说更令人信服一些,玛雅星的破碎也会在地球上留下印迹的,你看看这个。”    
  报载:大约四十亿年前,地球上的第一个生命单细胞有机物出现,之后经历超过30亿年才进化成为大型多细胞生物;4亿4千万年前,首次大规模动物灭绝事件发生,许多海洋生物消灭;3亿7千万年前,第二次大规模灭绝事件发生,70%的海洋动物种群消灭;2亿5千万年前,悲剧性的二叠纪灭绝事件发生,超过90%的动物消灭,一些类似哺乳动物的脊椎动物幸免于难,最终进化为真正的哺乳动物;6千5百万年前,一颗陨石撞击地球的巨大冲击引起白垩纪灭绝事件,地球气候急剧改变,恐龙灭绝,哺乳动物得以迅速繁衍。    
  雅雯看完剪报,略有疑惑地问;“你的意思是……”   
  我兴冲冲地说:“玛雅星这么大个儿一旦破碎,地球很难不被波及,我认为地球白垩纪灭绝事件和火星生态圈毁灭事件很可能是同一事件引起的。”   
  “有道理。”雅雯充满灵气的秀眸一亮,“玛雅星破裂成小行星带是太阳系的一件大事,一定会留下许多蛛丝蚂迹,假如这件事情曾经发生过的话。”雅雯又把这份剪报小心抹平,整整齐齐地叠好收了起来。    
  我侧过身对着雅雯,看着她严谨、细致的行为,大为佩服:“你肯定是块科学家的料子。”   
  “是吗?”雅雯微微一笑,雪白细密的贝齿一闪而过,我突然发现雅雯其实是个非常美丽的姑娘。   
  雅雯一抬头发现我正呆呆地看着她,诧异地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一下醒悟过来,忙说:“没有,没有……现在有一个问题,玛雅星怎么会破碎呢?从这幅星际图上看,玛雅星比地球还大,需要多少当量的爆炸才能把这家伙炸碎啊。”   
  雅雯点点头:“是啊,仅从内部因素来考虑是很难出现这种情况的,还是有可能是外部因素造成的。”   
  “星际碰撞!”我的思维来得很快。“一般的小行星是不行的,除非……”   
  “除非是这颗星。”雅雯指着星际图上最外围的那颗大行星,兴味盎然地说:“我又有了新想法,我们假设这幅星际图是史前的太阳系,由于某种突然的变故,这颗大行星——我们暂时称它为魔星吧,脱离了原来的轨道,切入了其它大行星的轨道,一路搅了个天翻地覆,最后与玛雅星迎头相撞,双方撞了个粉身碎骨,绝大部分碎片都飞出了太阳系,剩余的一小部分碎片或者冲进太阳里消失了。或者留在原玛雅星轨道上形成了小行星带,或者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整个太阳系,火星那两颗小得出奇、形状又不规则的卫星很有可能就是残存的碎片,说不定很多彗星也都是它们的残渣。”   
  我寻着雅雯的思维往下深入思考,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个想法很有趣,可以解释为什么小行星的形状大都极不规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海王星、天王星、土星、木星为什么都有行星环,魔星一路横冲直撞,在它从这些行星身边经过时,由于巨大潮汐力的作用,都有一颗或数颗卫星被撕碎,从而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行星环。”        
 第十七节    
  “我收到信号了。”阿城兴奋的声音打破了飞船内令人难以忍受的寂静,孤独太令人可怕了,尽管我是一个经过严格心理训练的宇航员,但我相信,像刚才的状态再持续十个小时,我一定会发疯的,在地面的训练过程中,我模拟处理了无数种意外,但从来没想到会遇上现在这种情况。整整二十小时过去了,我们发疯地不计一切代价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同外界联系,却收不到任何回音。如果说长城号的通迅装置有问题,我们还好想一些,但长城号的通迅设施偏偏工作良好,真真是不可思议,难以理喻,就像我们被所有的人彻底遗忘似的,或者说我们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总算取得联系了,不必所有的重担都我一个人挑了,我觉得我简直是太累了,绷紧的弦松驰了,一股难以抑制的疲倦袭了上来,眼皮沉重得让人无法抗拒,我打了个哈欠,眼前的一切顿时朦胧起来,我含含糊糊地说了句:“阿城,按我前面说的汇报这里的情况,有什么小问题,你自个儿处理,我好困,让我打个盹吧…。”说着说着,我好象又回到了大学的教室,和雅雯在一起讨论着什么问题,教室里的灯光昏暗,我努力想看清楚我面前的书里写得什么,好回答雅雯的问题,但我总也看不清,我甚至连雅雯问的什么问题也忘记了,在雅雯期盼的目光中,我感到无比的焦虑……   
  我睁开眼,面前繁密的仪器、仪表让我发了会儿愣,这是什么地方呀?过了片刻,我才回过神来,这是长城号宇宙飞船,我不无惆怅地想我已经不是在大学念书的我了,那令人难忘的岁月已永远离我而去,连同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人儿,要是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刻该有多好啊……   
  “您醒了?”阿城怯生生地问了句,她可是很少这么小声说话的。   
  又该面对冰冷的现实了,我不情愿地揉了揉脸,振作了一下自己的精神,“阿城,我睡了多久了?”   
  “三小时十二分。”阿城轻声曼语地说。   
  我一惊,竟然睡了这么久,要误事的,我禁不住责怪了阿城一句:“为什么不早喊醒我?”,阿城没有吭声,我忽然想起了件要紧的事儿来:“对了,在我睡着之前,你收到了一个什么信号?是谁发来的,是地面的指挥中心还是其它的航天器?说些什么?你是怎么答复的?”   
  “……”   
  “你怎么不说话?”我很奇怪,“哦,是不是我问的太多了,别着急,你从第一个问题向后一个一个慢慢地回答。”   
  良久,阿城才很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地回答:“我没有译出来,这是一组很古怪的信号,与地球上已知的常用密码有很大的区别,我正在努力地破译中。”   
  难怪阿城说话声音突然变这么小,因没有完成任务她还知道羞愧!我在好笑之余又有些惊讶,以阿城的能力,竟然没译出来,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会是什么信号呢?一定不是地面指挥中心发出的,在如此紧急的关口,他们没有任何道理故弄玄虚的,再说又不是战争时期,搞一套费解的密码没有什么意义,普罗米修斯计划是一项国际合作项目,共享信息,同地面指挥中心的联系规定用明码,这是多方达成共识的,有谁会变卦呢?   
  “信号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我猜想阿城可能是截获了他人的通信,在太阳系中飞行的航天器绝大部分是用于军事目的,这是人所共知的“秘密”,只是大家不说破而已,即便是这次普罗米修斯计划,有媒介报道“樱花”号和“探路者”号均负有秘密使命,曾引起了舆论界的一片哗然,相关的外交官们不得不为此大费了一番口舌。能让阿城犯难的信息,我敢肯定地说,只能是军用密码。   
  “信号清晰强烈,距离我们不远,应该在两千万公里之内。”阿城见我没有怪她意思,说话又来劲了。不管是什么信号,毕竟是收到了信号,比孤悬太空的处境强多了,太空舱里的气氛为此活跃了不少,我也感到了饿意,即然有人在我们附近,迟早会取得联系的,没什么可着急的,现在要紧的是先填饱肚皮再说。   
  我从食品舱里抓出一袋水和一筒压缩食品,心不在焉地问了句:“是人工信号吧?”   
  “是人工信号。”   
  “你给它用明码发讯,说我们是中国的长城号飞船,正在执行一项宇宙探测计划,需要它提供帮助,请它也用明码发讯。顺便找找它在哪里,最好是艘载人飞行器…”我本来还想说“如果是无人探测器,那就太没劲了。”我忽然想起阿城的身份,还是不说为妙,会让她多心的,我把这句话连同一口食品一齐咽了下去。“一般性的事务你自行处理,我要吃点东西再工作。”   
  虽然太空食品比起二十年前,色、香、味都有了不小的改进,但我始终无法适应,我渴望着能喝上一碗金黄的热腾腾的小米粥,再嚼一块自家做的臭豆腐,这点小愿望在这里却成了不可企及的奢望,吃了一年半的太空食品,实实在在从内心里感到腻味,但要填饱肚子,没办法。   
  我闭着眼睛将最后一口食物咽了下去,歇了口气,才对阿城说:“有什么新情况?”   
  “距离我们1236万公里处有一人造物体以每秒145公里的速度向我们飞来,我们接受到的可疑信号正是由该物体发射的……”   
  “是雅典娜号!”吃饱了饭,精神自然松驰下来了,其实我早该想到是姗姗来迟的雅典娜号了,人一紧张太容易忘事:“它是不是从天王星轨道飞过来的?”   
  “是的。”   
  “那它肯定是雅典娜号,不会有错的。”我不容置疑地说,人也兴奋起来,既然雅典娜号赶来了,我们的使命仍然有可能完成,否则耗资巨大的普罗米修斯计划就变成了一场昂贵的肥皂剧。   
  “雅典娜号?”阿城并不苟同我的判断,反诘了一句:“它为什么要使用密码?”   
  “欧洲人想考查一下你的能力呗。”我对我的判断充满信心,丝毫不打算接受阿城的意见。在我们四艘宇宙飞船尚在修建时,舆论界就十分关注各飞船的性能,就哪一艘飞船最先进、功能最强大的问题各国新闻界有过一场不见硝烟的激烈舌战,自然是各夸各的,没有形成过共识。更重要的是,我很清楚在天王星轨道外的航天器只有执行普罗米修斯计划的四艘飞船,再没有其它的人工飞行装置,把飞行器材送到这么远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准备和航行,根本不可能瞒天过海的,我对阿城说:“你快告诉雅典娜号,现在情况紧急,让他用明码发讯,我处急需帮助。”   
  不到两分钟,阿城不紧不慢地说;“对方回讯了。”   
  我急问到;“怎么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