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黄金的魔力-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时教授已经控制了情绪,心平气和地摇摇头:“当时我确实没有这个念头。
银行尊重我,懂得我的价值,我也就全心全意为他们解难。不过即使有顺手牵羊
的念头也办不到。那儿重兵把守,我们进出门都要更换所有的衣服……不说这些
了。”他回到正题上,“我们可以回到拾音器不起作用的这两天,在库内无人时
下手。”他自信地说,“我的机器非常精确,在百年之内的时间区间里,返回时
刻的误差不会大于3 分钟。”他笑着解释道,“我刚才消失了5 分钟,对吧。那
是为了留下足够的时间让你们确信我消失了。实际上,我可以在消失的那一瞬间
就返回,甚至可以在消失之前返回,让两个任中坚坐在你们的面前。”他看到了
两人的怀疑眼色,忙截断两人的话头,“有了这个时间机器,你就获得了绝对的
自由,这中间的妙处,局外人是难以真切体会的。……不过不说这些了,我怕说
得越清楚,你们反倒会越糊涂。咱们还是――按你们的说法――捞稠的说吧。请
你们再想想,这个计划还有什么漏洞?”

    黑豹伏在贼王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贼王点点头,温和地笑道:“任先生,这
个计划已经很完美了。不过黑豹和我都有一点疑问,一点小小的疑问。”他的眼
中闪着冷光,“按任先生的计划,你一个人足以独立完成。为什么要费神费力地
找到我们?为什么非要把到手的黄金分成三份儿?任先生天生不会吃独食么?”

    两人的目光如刀如电,紧紧盯着客人的神情变化。任教授没有马上回答,但
也没有丝毫惊慌。沉默良久,才叹息道:“这个计划的实施还缺一件极关键的东
西――金库的建筑图,我需要知道金库的准确坐标和标高。建筑图现在一定存放
在银行的档案室里。”

    贼王立即说道:“这个容易,包给我们了!”

    教授又沉默良久,才意态萧瑟地说:“其实,这并不是我来找你们的真实原
因。我虽然没能力偷出这份图纸,但我可以返回到1982年,1983年,也就是金库
正在施工的那些年份,混在建筑工人中偷偷量几个尺寸就行了。虽然稍许麻烦些,
但完全可以做到。”

    贼王冷冷地说:“那你为什么不这样干?”

    “我,”他踌蹰地说,“几十年来一直自认是社会的精英,毫无怨怼地接受
精英道德的禁锢。如今我幡悟了,把禁锢打碎了。我真正体会到,一旦走出这种
自我囚禁,人们可以活得多么自由自在――但我还是没能完全自由。比如,我可
以在这桩罪恶中当一个高参,但不愿去‘亲手’干这些丑恶勾当,正象孔夫子所
说的‘君子远庖厨’。”他苦笑道,“请你们不要生气,我知道自己这些心境可
笑可卑,但我一时还无法克服它。”

    贼王冷淡地说:“没关系,就按先生的安排――你当黑高参,我们去干杀人
越货的丑恶勾当。反正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干,我才不耐烦既当婊子又想着立牌坊
哩。”

    贼王难以抑制自己的怒意,但他至此已完全相信了这位古怪的读书人。这个
神经兮兮的家伙绝不会是警方的诱饵。他不客气地吩咐道:“好了,咱们到现在
算是搭上伙计了。黑豹,你在三天内把那些图纸弄来,我陪着任先生留在这里。
任先生,这些天请不要迈出房间半步,否则……这是为了你好。听清了吗?”

    “知道了。”任中坚平静地说。

    教授是一个很省事的客人。两天来一直呆在指定的房间,大部分时间是躺在
床上,两手枕在脑后,安静地看着天花板。吃饭时他下来那么一二十分钟,安静
地吃完饭,对饭食从不挑挑捡捡,然后再睡回床上。胡宗尧半是恶意半是谐谑地
说:“你的定力不错呀。有这样的定力,赶明儿案子发了,蹲笆篱子也能蹲得住。
我就不行,天生的野性子,宁可挨枪子也不愿蹲无期。”

    床上的任先生睁眼看看他,心平气和地说:“你不会蹲无期的。凭你这些年
犯的案,早够得上3 颗5 颗枪子了。”看看贼王眼里闪出的怒意,他又平静地补
一句,“如果这次干成,我也够挨枪子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干?你不怕吗?”

    教授又眯上眼睛。贼王等了一会儿,以为他不愿回话,便要走开,这时教授
才睁开眼睛说:“不知道,我也没料到自己能走到这一步。过去我是自视甚高的,
对社会上各种罪恶各种渣滓愤恨不已。可是我见到的罪恶太多了,尤其是那些未
受惩罚的趾高气扬的罪恶。这些现实一点一点毁坏着我的信念,等到最后一根稻
草加到驴背上,它就突然垮了。”

    说完他又闭上眼睛。

    第三天中午,黑豹笑嘻嘻地回来,把一束图纸递给正吃午饭的任教授。教授
接过图纸,探询地看看他。黑豹笑道:“很顺利,我甚至没去偷。我先以新疆某
银行行长的名义给这家银行的刘行长打了电话,说知道这幢银行大楼盖得很漂亮,
想参考参考他们的图纸。刘行长答应了,让我带个正式手续过来。我懒得搞那些
假手续,便学着刘行长的口音给管档案的李小姐打个电话,说,我的朋友要去找
你办点事,你适当照顾一下。”

    贼王笑着夸道:“对,学人口音是黑豹的绝招。”

    “随后我直接找到李小姐,请她到大三元吃了一顿,夸了她的美貌,给她买
了一副耳环,第二天她就顺顺当当把图纸交我去复印了。”

    教授叹口气,低声说:“无处不在的腐败,无处不在的低能……也许你们不
必使用时间机器了,只要找到金库守卫如法泡制就行。”

    黑豹没听出这是反话,瞪大眼睛说:“那可不行!金库失窃可不比一份图纸
失密,那是掉脑袋的事,谁敢卖这个人情?”

    贼王瞪他一眼,让他闭上嘴巴。这会儿教授已经低下头,认真研究金库的平
面图,仔细抄下金库的坐标和标高。随后他意态落寞地说:“万事俱备,可以开
始了。不过我要先说明一点。这部机器是我借用研究所的设备搞成的,由于财力
有限,只能造出一个小功率的机器。我估计,用它带上三个人做时间旅行是没问
题的,但我不知道它还能再负载多少黄金。也许我们得造一个功率足够大的机器。”

    贼王不客气地盯着他:“那要多少钱?”

    “扣紧一点儿……大概1000万吧。”

    贼王冷笑道:“1000万我倒是能抓来,不过坦白说,没见真佛我是不会上香
的。我怕有人带着这1000万躲到前唐后汉五胡十六国去,那时我到哪儿找你?走
吧,先试试这个小功率的玩意儿管用不管用,再说以后的事。”

    银行大楼的北边是清水河,河边建了不少高楼,酒精厂的烟囱直入云霄,不
歇气地吐着黄色的浓烟,浅褐色的废水沿着粗大的圆形管道排到河里,散发着剌
鼻的气味儿。暮色苍茫,河岸上几乎没有人影。任教授站在河堤上,怅惘地扫视
着河面和对岸的柳林,喟然叹道:“好长时间没来这里了。记得过去这里水质极
清,柳丝轻拂水面,小鱼悠然来去,螃蟹在白沙河床上爬行。水车辚辚,市内各
个茶馆都到这里拉甜水吃……58年大跃进时我还在这里淘过铁砂呢,学校停了课,
整整干了两个月。”

    “铁砂?什么铁砂?”黑豹好奇的问。任教授没有回答,贼王替他说:“大
炼钢铁呗。那时的口号是钢铁元帅升帐,苦干15年,超英压美学苏联。这儿上游
有铁矿,河水成年冲刷,把铁砂冲下来,在回水处积成一薄层。淘砂的人把铁砂
挖出来,平摊在倾斜的沙滩上,再用水冲啊冲啊,把较轻的沙子冲走,余下一薄
层较重的铁砂……我那年已经6 岁了,还多少记得这件事。”

    “一天能淘多少?”

    任教授从远处收回目光,答道:“那时是按小组计算的,一个组四个人,大
概能淘两三斤、四五斤吧。”

    黑豹嘲讽地说:“那不赶上金砂贵重了!这些铁砂真的能练钢?”

    贼王又替教授回答了:“狗屁!……干正事吧。”

    教授不再言语,从小皮箱里取出一具罗盘,一具激光测距器。又取出图纸,
对照着大楼的外形,仔细找到金库中心所在的方位,用测距器测出距离:“现在,
金库中心正好在咱们的正南方352。5 米处,我就要启动时间机器了。等我们回到
过去的某一年,比如说是58年,就从现在站立的地方径直向南走352。5 米,那就
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不管在当时那儿是野蒿丛还是菜地。”

    贼王和黑豹都多少有点紧张,点点头说:“清楚了,开始吧。”

    “不,黑豹你先把这棵小树挖掉。时间机器开动后,会把方圆一米之内的地
面之上的所有东西全部带到过去。这棵树太累赘。”

    “行!”黑豹向四周扫视一番,跑步向东,不一会儿,他就从一个农家院里
带着一把斧头返回,不知道是借的还是偷的。他三下五下把那棵3 米高的杨树砍
断,拖到一边去。“行不?开始吧。”

    “好,我要开始了。”教授把测距器和罗盘收回皮包,挂到身上,仔细复核
了表盘上的参数。“返回到58年吧,那样更保险一些。58年6 月1 日下午5 点30
分。选这个时辰,干活儿比较从容。”

    两人都没有反对,不耐烦地看着他。教授轻轻按下启动钮。

    扑通一声,三人从两米高的空中直坠下来,跌入水中。黑豹摔了个仰面朝天,
咕嘟嘟喝了几口水。他挣扎起来,暴怒地骂道:“娘卖×,这是咋整的?”

    好在这儿的水深只及腰部。那两人没有跌倒,教授高举着时间机器,惊得面
色苍白,好久才喘过气来:“肯定是这41年间河道变化了。我们仍是在出发点,
这儿就是咱们在1999年站立的那段河堤。真该死,我疏忽了,没想到仅仅41年河
道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谢天谢地,时间机器没有掉到水里,万一引起短路……
咱们就甭想回去了。”

    贼王沉着脸说:“回不到1999年倒不打紧,哪儿黄土不埋人?问题是,恐怕
金库也进不去了。”

    教授苦笑道:“对――我会修复的,只是要费些时间。”

    “好呀,”贼王懒懒地说,“以后最好别出漏子。我的手下要是出了差池,
都会自残手足来谢罪的。先生是读书人,我真不想让你也少一条腿或一只手。”

    教授眼神抖动一下,没有说话。惊魂稍定,他们才注意到河对岸十分热闹。
那儿遍插红旗,人群如蚁。他们大多是小学生,穿着短裤短褂,站在河边的浅水
中,用脸盆向岸上泼水,欢声笑语不绝,吵闹得象一池青蛙。不用说,这就是教
授所说的淘铁砂的场面了。也许教授是有意返回此时来重温少年生活?时间已近
黄昏,夕阳和晚霞映红河水。那边忽然响起集合哨声,人们开始收拾工具,都没
注意到河对岸忽然出现的这三个人。这时喇叭响了:“实验小学四年级一班四组
今天获得冠军,并创造了最高纪录:捞铁砂112 斤!”

    激情的喊声在河面上悠悠地荡过来。教授突然浑身一震,转过身,痴痴地向
对岸倾听着。贼王不耐烦地咳嗽一声,他才从冥思中惊醒。“没什么,”他没来
由地红了脸,解释道,“广播上是在说我,说我们的小组。那天我们很幸运,挖
到一个很厚的矿层。”

    黑豹不解地问:“得冠军奖多少钱?”

    “不,一分钱也没有。那时人们追求的不是金钱……”

    黑豹鄙夷地打断他的话:“傻×!那时人们都是傻×!”

    教授懒得同他说话,沉下脸说:“黑豹你先留在这儿不动,给我当标尺。”
他和贼王涉水上岸,取出罗盘和激光测距器,量出脚下到黑豹的距离是3。5 米,
又以黑豹的脑袋校准了方向,在岸上立了一根苇梃作标杆:“好,你可以上来了。”

    三个按罗盘指出的方向,向南走了349 米。加上落水处至岸边的3。5 米,正
好是352。5 米。眼前果然没有任何建筑,甚至没有农田菜地。这儿是一片低洼的
荒地,黄蒿和苇子长得十分茂密。教授对着远处的标杆,反反复复地校对了方位
和距离,又用高度仪测量了此处的海拔高度,抬起头说:“没错,就是这里了,
这里就是26年后建成的金库中心。不过从标高上看,金库的高度中心在地下2。5
米处,我们得向下挖2。5 米才行。”

    黑豹不耐烦地说:“那要挖到什么时候!”

    “一定要挖。否则我们等跃迁到1984年,就不是在地下金库,而是出现在一
楼的房间里――那时我们只有等银行警卫来戴手铐了。”

    贼王厉声骂黑豹:“少放闲屁!听先生的指挥,快去找几件工具来!”

    “不用找啦,”黑豹笑嘻嘻地指指前边,“那不,有人送来了。”

    晚霞中,四个小学生兴冲冲地走过来,两人抬着一个空铁桶,两人扛着铁锨,
其中一把铁锨上绑着一面三角形的冠军旗。扛旗的家伙得意地舞动着锨把,旗帜
映着晚霞的余光。夜风送来这群小猴崽热烈的喳喳声:“谁也赶不上咱们,咱们
的纪录一定是空前绝后!”

    “今天全校加起来也比不上咱们组!”

    “多亏小坚的贼眼。小坚,你咋知道那儿有富矿?”

    “瞎撞的呗,我觉得那个回水湾处有宝贝,一锹下去,哇,那么厚的一层!”

    黑豹嘻皮笑脸地迎上去:“小家伙们,借你们的铁锹用用。”

    四个小孩停下来,犹豫地说:“干啥?天快黑了,我们还得回城呢。”

    黑豹舌头不打顿地说着谎话:“知道吗?我们要在这儿建一个大银行,很大
很大一个银行,得20年才能建成。现在,我们得挖个坑看看土质。赶明儿银行建
成了,你们是头一份功劳。”

    四个人看看旁边摊着的建筑图,看看那个学者模样的中年人。四人中的小坚,
一个圆脸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