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黄金的魔力-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誓死捍卫……”。楼上扔下来的手榴弹在人群中爆炸,激怒的进攻者用炸药包
炸毁楼墙。大势已去的农中学生和红代会的薛丽(当然还有左腿受伤的小宗尧)
挤在三楼,悲愤地唱着“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十几分钟后,他们
满身血迹地被拖出去……贼王的脸色阴得能拧出水,教授也是面色沉痛。年青的
黑豹体会不到两人的心境,不耐烦地说:“快走吧,既然有武斗,窝在这儿挨枪
子呀。”

    贼王仍犹豫着。也许他是想迎上去,劝说哥哥和爹爹退回去,以便挽救哥哥
的性命。但是,虽然弄不懂时间旅行的机理,他也凭直觉知道,一个人绝对无法
改变逝去的世界,即使握着一台神通广大的时间机器也罢。于是他决绝地挥挥手
:“好,走吧。”

    照着罗盘的指引,他们向正北方向走了精确的349 米,来到草木葳蕤的河边。
贼王已经从刚才的伤感中走出来,恢复了平素的阴狠果决。“往下进行吧,抓紧
时间多往返几次。不过,”他询问教授,“返回金库前,需要把已经带出来的金
条处理好,对吧。”

    “那是当然,如果随身带着,下一次就无法带新的了。”

    贼王掏出怀里的两根金条,“那么,把它们放到什么地方?不,应该说,放
到什么年代?”

    教授也掏出怀中的一根,迟疑地说:“回到99年吧,如果回到99年以前的时
间,我恐怕……没脸去花这些贼赃。”

    贼王恼怒地看着他,真想对他说:“先生,既然你已经上了贼船,就不必这
么假撇清了。”但他最终没说出来,只是冷淡地说:“好吧,就按教授的意见办。”

    他们又返回到出发的时刻,河堤上,那根作为标杆的苇梃仍在夜风中抖动着,
没有半点枯萎的迹象。教授说:“我想不必返回你们的秘密住处了,把金条埋在
脚下就行。等咱们攒下足够的金条再来分。”

    黑豹疑惑地问:“就埋在河边,不怕人偷走?”

    教授微笑道:“完全不用担心。有了时间机器,你应当学会按新的思维方式
去思考。想想吧,咱们可以――不管往返几次――准确地在离开的瞬间就返回,
甚至在离开之前返回,守在将要埋黄金的地方。有谁能在咱们眼前把黄金偷走呢。
你甚至不用埋藏,摆在这儿也无妨。”

    黑豹听得糊里糊涂。从直观上说他根本不相信教授的话,但从逻辑上又无法
驳倒。最后他气哼哼地说:“行,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不要捣鬼,俺爷儿俩
都不是吃素的!”

    他有意强调与贼王的关系。只是,在刚才的拔枪相向之后,这种强调不免带
着讨好和虚伪的味道。教授冷淡地看看他,看看贼王,懒得为自己辩解。贼王对
黑豹的套近乎也没有反应,蹲下来扒开虚土,小心地埋好三根金条。想了想,又
在那儿插了三根短苇梃作为标记。在这当儿,教授调好了时间。

    “立即返回吧,仍返回到92年9 月11日晚上10点零5 分,就是刚才离开金库
之后的时刻――其实也可以在离开前就返回的,但是,那就会与库内的三个人劈
面相遇,事情就复杂化了。所以,咱们要尽量保持一个分岔较少的宇宙。喂,站
好了吗?”

    两人紧紧靠着教授站好。教授没注意到黑豹目中的凶光,按下按钮。就在他
手指按下的瞬间,黑豹忽然出手,凶狠地把贼王推出圈外!

    空气振荡片刻后归于平静。听见一声闷响,那是贼王的脑袋撞上铁架的声音。
不过,他并没有被推出“时间”之外。因为在他的身体尚未被推出一米之外时,
时间机器已经起作用了。黑豹刷地跳到货架后,面色惨白地盯着贼王。他没有想
到是这个局面。他原想把贼王留在99年的洼地里,那样一来,留下一个书呆子就
好对付了,可以随以所欲地逼他为自己作事。可惜,贼王仍跃迁到金库,按他对
师傅的了解,他决不会饶过自己的。

    贼王慢慢转过身,额角处的鲜血慢慢流淌下来。他的目光是那样阴毒,让黑
豹的血液在一瞬间冰冻。教授惊呆了,呆呆地旁观着即将到来的火并。贼王的右
臂动了一下,分明是想拔枪,但他只是耸动了右肩,右臂却似陷在胶泥中,无法
动弹。贼王最终明白了是咋回事――自己的一节右臂已经与一根铁管交叉重叠在
一起,无法分离了。他急忙抽出左手去掏枪,但在这当儿,机敏的黑豹早已看出
眉目,他一步跨过来,按住师傅的左臂,从他怀中麻利地掏出枪,指着二人的脑
袋。

    惊魂稍定后,黑豹目不转睛地盯着贼王的右臂。那只胳膊与铁架交叉着,焊
成了一个斜十字。交叉处完全重合在一起,铁管径直穿过手臂,手臂径直穿过铁
管。这个奇特的画面完全违犯人的视觉常识,显得十分怪异。被铁架隔断的那只
右手还在动着,做着抓握的动作,但无法从铁管那儿拉回。黑豹惊惧地盯着那儿,
同时警惕地远离师傅,冷笑道:“师傅,对不起你老了。不过,刚才你想把我一
个人撇在金库时,似乎也没怎么念及师徒的情份。”

    贼王已经知道自己处境的无望,便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根本不理睬黑豹,
向教授扭过头,脸色苍白地问:“教授,我的右臂是咋回事?”

    教授显然也被眼前的事变惊呆了,他走过来,摸摸贼王的右臂。它与铁架交
融在一起,天衣无缝。教授的脸色比贼王更见惨白,语无伦次地说:“一定是恰
恰在时间跃迁的那个瞬间,手臂与铁架在空间上重合了……物质内有足够的空间
可以互相容纳……不过我在多次试验中从没碰上这种情况……任何一篇理论文章
都没估计到这种可能……科幻小说家也没预见过……”

    黑豹不耐烦听下去,从架上拿了三根金条揣在怀里,对教授厉声喝道:“少
罗索,快调整时间机器,咱俩离开这儿!”

    教授呆呆地问:“那……贼王怎么办?你师傅怎么办?”

    黑豹冷笑道:“他老人家……只好留在这儿过年了。”

    教授一愣,忽然愤怒地嚷道:“不行,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这样干太
缺德。黑道上也要讲黑道义气呀。”

    “讲义气?那也得看时候。现在就不是讲义气的黄道吉日。快照我说的办!”
他恶狠狠地朝教授扬了扬手枪。教授干脆地说:“不,我决不干这种昧良心事。
想开枪你就开吧。”

    黑豹怒极反笑了:“怎么,我不敢打死你?你的命比别人贵重?”

    “那你尽管开枪好了。不过我事先警告你,这架机器有手纹识别系统,它只
听从我一个人的命令。”

    贼王看看教授,表情冷漠,但目光深处分明有感激之情。这会儿轮到黑豹发
傻了。没错,教授说的并非大话,刚才明明看见他把手掌平放在机器上,机器才
开始亮灯。也许,该把他的右手砍下来带上,但谁知道机器会不会听从一只“死
手”的命令?思前想后,他觉得不敢造次,只好在脸上堆出歉意的笑容:“其实,
我也不想和师傅翻脸,要不是他刚才……你说该咋办,我和师傅都听你的。”

    怎么办?教授看看贼王,再看看黑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你先把手枪
交给我!”他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把枪交给你师傅的。”

    黑豹当然不愿意交出武器,他十分清楚师傅睚眦必报的性格。但是他没有办
法。尽管他拿着枪,其实他和贼王的性命都掌握在教授的手里。另外,教授的最
后一句话让他放了心,想了想,他痛快地把枪递过去。

    教授把手枪仔细揣好,走过去,沉痛地看着贼王:“没办法,胡先生,只好
把你的胳臂锯断了。”

    刚才贼王已经做好必死的准备,这时心情放松了,笑道:“不就是一只胳膊
嘛,砍掉吧――不过手边没有家伙。”

    教授紧张地思索片刻,歉然道:“只有我一个人先返回了,然后我带着麻醉
药品和手术器械回来。”

    贼王尚未答话,黑豹高声叫道:“不行!不能让他一个人回去!”他转向贼
王,“师傅,不能让他一个人离开。离开后他还能回来?让我跟着他!”

    教授鄙夷地看着他,没有辩白,静静地等着贼王的决定。贼王略微思考片刻
――他当然不能对教授绝对放心,但他更不放心黑豹跟着去。最后他大度地挥挥
手:“教授你一个人去吧,我信得过你!”

    黑豹还想争辩,但贼王用阴狠的一瞥把他止住了。教授感激地看看贼王,低
声说:“谢谢你的信任,我会尽快赶回来。”他站到木箱上,低下头把机器调整
到58年6 月1 日晚9 点,按下按钮。

    刷地一声,金库消失了,他独自站在夜色中。眼前没有他们挖的那个2。5 米
深的土坑,而是一个浅浅的水塘,他就立在水塘中央,两只脚陷进淤泥中。他不
经意地从泥中拔出双脚――忽然觉得双脚比过去重多了。不,这并不是因为鞋上
沾了泥,而是他的双脚已与同样形状的两团稀泥在空间上重合了,融在一起了。
他拉开裤腿看看,脚髁处分明有一道界线,线下的颜色是黑与黄的混合。

    那么,他终生要带着这两团稀泥生活了。也许不是终生,很可能几天后,这
双混有杂质的双脚就会腐烂发臭。他苦笑着,不知道自己为何老是出差错。时间
机器是极为可靠的,他已经在上千次的试验中验证过。但为什么第一次投入实用
就差错不断?比如说,这会儿他就不该陷在泥里,这儿应该有一个挖好的2。5 米
深的土坑呀。……原因在这儿!他发觉,表盘上不是58年6 月1 日,而是78年6
月1 日。在紧张中他把时间调错了,所以返回的时刻晚了20年。

    那么,眼前的情景就是不幸中之大幸了。毕竟他只毁坏了一双脚,而不是把
脑袋与什么东西(比如一块混凝土楼板)搅在一块儿。

    先不要考虑双脚的事,他还要尽快赶回去救人呢。他不能容忍因自己的过失
害死一条人命,即使他是恶贯满盈的贼王也罢。眼前是一片沉沉的黑夜,只有左
边亮着灯光,夜风送来琅琅的读书声。他用力提着沉重的双脚向那边走去。

    这正是他在第二次返回时见过的农中,这会儿已经升格为农专了。看门的老
大爷正在下棋,抬头看看来人,问他找谁。教授说找医务室。老大爷已经看到他
的苍白脸色,忙说医务室在这排楼的后面,你快去吧,要不让老张(他指指棋伴)
送你过去?

    不,谢谢。我能找到。教授自己向后面走去。读书声十分响亮,透过雪亮的
窗户,看见一位老师正领读英语。教授想,这是78年啊,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
他正是这年考上了清华。那时,大学校园到处是琅琅的读书声,到处是飞扬的激
情,纯洁的激情。尤其是老三届的学生都十分珍惜得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想追回
已逝的青春……

    其实,何止是大学校园。就连这个偏僻破败的农专校舍里,也可以摸到那个
时代的强劲脉博。教授驻足倾听,心中涌出浓浓的怅惘。这种情调已经久违了。
从什么时候起,金钱开始腐臭学子们的热血?连自己也反出精神的伊甸园。而且,
他的醒悟太晚了,千千万万的投机者、巧取豪夺者已抢先一步,攫取了财富和成
功。

    他叹息一声,敲响医务室的门。这是个十分简陋的医务室,显然是和兽医室
合而为一的。桌上有两只硕大的注射针管,肯定是兽用的。墙上挂着兽医教学挂
图。被唤醒的医生或兽医揉着眼睛,听清来人的要求,吃惊地喊道:“截肢?在
这儿截肢?你一定是疯了!”

    看来,不能在短时间内说服他了,教授只好掏出手枪晃动着。在枪口的威逼
下,医生顺从地拿出麻醉药品、止血药品,还遵照来人的命令从墙上取下一把木
工锯。不过他仍忍不住好心地劝道:“听我的话,莫要胡闹,你会闹出人命的!”

    来人已消失在门外的夜色之中。

    教授匆匆返回到原处,又跃迁到离开金库的时刻。就在他现身于金库的一刹
那,他忽然觉得胸口一震――是非常奇怪的感觉,就象是一团红热的铁砂射进牛
油中,迅速冷却、减速,并陷在那里。沉重的冲力使他向后趔趄一下,勉强站住
脚步。眼前黑豹和贼王正怒目相向,而他正处于两个人的中间。贼王的脑袋正作
势向一边躲闪,黑豹右手扬着,显然刚掷出一件东西。

    教授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在他离去的时间里两人又火并起来,黑豹
想用金条砸死师傅,而自己恰好在金条掷出的一刻返回,于是那条黄金便插入自
己的胸口了。他赶回来的时间真太巧了啊,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报应?他凄
然苦笑,低头看看胸前。衣服外面露出半根金条,另外半根已与自己的心脏融成
一体。他甚至能“用心”感觉到黄金的坚硬、沉重与冰冷。

    三人都僵在这个画面里,呆呆地望着教授胸前的半根金条。贼王和黑豹想,
教授马上就要扑地而死了。既然金条插到心脏里,他肯定活不成了。但时间一秒
秒地过去,教授仍好好地站着。密室中跳荡着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咚咚
……

    教授最先清醒过来,苦笑道:“不要紧,我死不了。我说过,物质间有足够
的空间可以互相容纳,黄金并不影响心脏的功能。先不管它,先为贼王锯断胳膊。”
他瞪着畏缩的黑豹,厉声喝道:“快过来!从现在起,谁也不许再勾心斗角!难
道你们不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黑豹被他的正气慑服了,低声辩解道:“这次是师傅先动手……皇天在上,
以后谁再操歹心,叫他遭天打雷劈!”

    贼王也消去目光中的歹毒,沙声说:“以后听先生的。开始锯吧。”

    教授为贼王注射了麻醉剂,又用酒精小心地把锯片消毒。黑豹咬咬牙,拎起
锯子哧哧地锯起来。贼王脸上毫无血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