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当中国称霸海上-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杓疲捎谙覆烤芍粒ビ萌庋奂负跷薹ǘ耸印>倮此担绻邢讣焓右桓錾厦婷懿俭克诨ǖ暮懈牵岱⑾置恳欢浠ǖ闹行模汲氏殖霰舜瞬煌耐及浮9赜凇疤鸢住庇肭嗷ù桑渭獻mperialPorcelainsoftheYongleandXuandePeriodsExcavatedfromtheSiteoftheMingImperialFactoryatJingdezhen;HongKong:TheUrbanCouncil;1989,65—66;71—73;76。    
    祥瑞的麒麟所组成的游行队伍,一只接着一只出现在新完成的紫禁城城门之前。成祖的仁德已经被天下所承认,无穷无尽的太平盛世似乎就在永乐十九年的春天到来。明朝出外远航,然后接受外国使节朝贡的运作模式,也将永无止境地循环下去。从此宇宙的运行井然有序。真的是这样吗?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一场毁灭性的大火席卷了整座紫禁城。娇生惯养的麒麟,在御兽园的地上,茫然不知所措地仰望着滚滚翻腾的黑烟。    
    


第三部分第九章 紫禁城大火(1)

    当宇宙一片祥和、土地肥沃、收成丰硕而海中鱼产富足、森林又多出良材之际,太平与安康降临每一家庭。同时,疾病、兵祸、狂风暴雨、灾变等各样恶事不生。皇帝(天子)的仁德也自然完美无缺。    
    一俟天道失调,水涝、饥馑侵袭大地,鼠疫、时疫大行,诸般不幸犹如风暴笼罩全民,天子仁德必遭怀疑。天子原是天地及神人之间的协调者,灾变疾疫丛生之际,其所作所为宜加检讨。诚如至圣先师孔子所言:“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孔子的这句话,见Legge;TheChineseClassics;Analects;Ⅲ:13,159.译注:见《论语·八佾篇》    
    紫禁城营建完成后的数个月间,本是成祖最高兴的时光。然而,烦忧犹如遭到感染的伤口,不断扩大。    
    首先是朱棣的宠妃,来自苏州的王贵妃过世。洪武九年(1376),于父皇主婚下,朱棣与徐达(其父亲最信任的将领之一)之女联姻,借以强化两家的关系。当时朱棣16岁,而未来的皇后年仅14岁,据多方说法:两人为相亲相爱的伴侣,育有三子四女。徐皇后死于永乐五年(1407),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曾强化在朝儒生的力量,此举于其太子嗣位后发生重大影响。关于徐皇后的影响,参见DictionaryofMingBiography,567…68.在她死后,朱棣没有再立其他的人当皇后,但他跟王贵妃极其亲密,王贵妃成为宫闱的监护者。朱棣年岁渐高,病痛缠身且脾气暴戾,朝廷成员莫不心怀恐惧。王贵妃每能化解双方的闲隙。据说,在王贵妃死后,朱棣暴戾的脾气转为残酷,大量的宫人,只要稍为引起成祖的不悦,就立即被处死。    
    在永乐十九年()春,两位宫人与某宦官关系暧昧。虽然此非什么稀罕的事件,然而基于若干理由,一说这两名宫人之间也有暧昧关系,她们一起自杀了。成祖得知她们的死讯,大发雷霆,因为其中之一原是他的宠妾。成祖即刻下令刑讯。宫中仆役诬告死去的宫人,指死者曾密谋弑君。调查终结时,这项诬告的叛逆大罪牵涉宫人、宦官为数多达2800人。据说成祖本人曾亲手处决其中的若干人,但是为数多少不详。若干宫人于处刑前,当面大骂皇帝:    
    “你自己阳痿,所以我们才找年轻的宦宫,这有什么罪过?”关于成祖在宫中的杀戮,参见EllenFeliciaSoullière;PalaceWomenintheMing;doctoraldissertation;PrincetonUniversity,1987,290;商传,《永乐皇帝》,页345,引《朝鲜李朝世宗实录》(1400—1445)。译注:原文为“自家阳衰,故私年少寺人,何咎之有?”同年春天,60岁的成祖还有一件倒霉的意外之灾。即在成祖与帖木儿国特使一起在京师郊外狩猎之时,从马上摔下来受了伤,而这匹马正是帖木儿国王沙哈鲁送给他的贡礼。朱棣大怒,贡使竟敢送一匹如此难以驾驭的马给他,下令官员将贡使铐起来,送往东北边塞充军,官员们则耐心地进谏成祖。所幸成祖第二天于帐中接见发抖的贡使时,心情甚好。当时贡使皆伏趴在地,不敢说话。虽然因为倒霉坠马而疼痛,成祖仍然邀请贡使与他一起骑马同行,并提到了贡马的要件。    
    他说:“既欲两国联好,择马或他贵物而献于帝王,须择最佳者。”他披着织金红缎披风,长长的胡须放在黑缎囊里。“昨日朕所乘尔等所献之马,不意马已过老,竟将朕颠仆于地。朕手受伤,变青黑色,敷金甚多,痛始稍减也。”    
    “此马乃昔日帖木尔之马。”使臣的首领沙的火者(ShadiKhwaja)说。“〔其子〕沙哈鲁王献陛下以此马,欲表示其最敬之意也。王谓贵国必以此马为马中之宝也。”关于成祖摔下马的意外,参见商传,《永乐皇帝》,页270—271,引张星琅编,《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四册,《明时中国与波斯各地之交通》。张星琅所辑者乃依据GhiyāsalDīnKhwandAmīr的Habībalsiyar《旅人的可爱伴侣》里波斯人记述的故事。想到这匹不易驾驭的马乃是16年前对手帖木尔的坐骑,成祖突然转怒为喜。非但没有罪处贡使,反而赐以大量的赏赐品。波斯方面资料的记载则有所不同,按照史家哈菲兹·阿不鲁(HāfiziAbrū)于1423年写的编年史《历史精华》(Zubdatu'tTawarikh)中的波斯资料声称,事实上是因中国官员劝阻,成祖始宽大为怀。“贡使……绝不可罪责!”官员向皇帝提出告谏,“他们的君主进献好马或坏马,贡使无选择余地。而且,即使陛下把贡使碎尸万段,却无害于他们的君主。但另一方面,皇上的恶名却会在这里传开。全世界的人会说中国皇帝违背了所有惯例,把离家多年的使臣拘禁起来,并且罪惩他们。”关于官员的劝阻,参见APersianEmbassytoChina,104…105。    
    译注:译文引自何高济译,《沙哈鲁遣使出使中国记》(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页131—132。    
    永乐十九年五月九日,狩猎意外之后未久,又有一个征兆显示上天对朱棣业已动怒,这是一个他不得不理会的征兆。仲春一次暴风雨,闪电击中了新近完成的紫禁城的三大殿——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清朝将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改为太和殿、中和殿及保和殿。。    
    大火在高大的朱红圆柱上迅速地延烧,精致雕琢、彩绘的藻井与支撑的斗拱皆付之一炬。拔起地面百英尺、沉重的金黄色琉璃屋顶,亦为之崩坍。无数的丝幕、帷幔及皇帝的木雕龙椅,同时也迅即化为一片灰烬。朝廷官员杨荣与数名宫阙卫士,勇敢地冲入烈焰中的建筑物,着手抢救一些文件,把它们堆在东华门外。    
    据一位目击这场火灾的波斯贡使的描述,当时火焰照耀,看起来直如“十万火把”。这份记录,也收入哈菲兹·阿不鲁的编年史《历史精华》中,他记道:这场火灾,迅速地延烧至妃嫔的住宅与朝中的衙门以及宝库,总计烧毁了“250间的房子”,并烧死了“很多男人跟女人”。大火无法控制,终夜肆虐,直至第二天下午才扑灭。关于紫禁城的大火,参见APersianEmbassytoChina;113—115.译注:译文引自何高济译,《沙哈鲁遣使出使中国记》,页134—135。    
    灰烬方才冷却,谣言即传遍紫禁城,说这场火灾早已有人推算出来。漏刻博士胡ND37E,已预言大殿将毁,且具体算出精确时刻。胡ND37E告知成祖,成祖反而为此不祥的预言勃然大怒,将其囚禁起来,并说:若届时没事,必将其于算定火灾发生的确切时辰处以死刑。根据宫中传说,时间一到,可怜的胡ND37E即服毒而亡,一小时之后,闪电果然击中了大殿。关于胡ND37E的传说,参见商传,《永乐皇帝》,页214。译注:据朱国祯,《NB14C幢小品》(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点校本,1998年),卷四,“宫殿”条记其事云:“永乐十八年,三殿工毕。上召漏刻博士胡ND37E卜之。布算讫,跪曰:‘明年某月某日某时当毁。’上大怒,囚之。至狱卒报以过午无火,胡服毒死。则午正三刻也,殿果焚。上甚惜之。”(见页78))    
    朱棣为这场大火所震惊,立即至宫里的寺庙祈祷。他向上苍报告:“天帝怒我,故此焚我宫室;虽则我未作恶事:既未不孝父母,又未横施暴虐!”成祖的祷告,参见APersianEmbassytoChina;115。    
    译注:译文引自何高济译,《沙哈鲁遣使出使中国记》,页135。    
    成祖并广开言路,请官员直谏他的缺点。就如孔子说的:“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孔子的这段话,见Legge,TheChineseClassics;AnalectsⅩⅢ:15,269.    
    译注:见《论语·子路》。为了表示诚心,朱棣又下了另一道诏旨:    
    朕心惶惧,莫知所措,意者于敬天事神之礼,有所殆欤?或法祖有戾,而政务有乖欤?或小人在位,贤人隐遁,而善恶不分欤?或刑狱冤,滥及无辜,而曲直不辨欤?或谗慝交作,谄谀并进,而忠言不入欤?或横征暴敛,剥削掊克,而殃及田里欤?或赏罚不当,蠹财妄费,而国用无度欤?或租税太重,徭役不均,而民生不遂欤?或军旅未息,征调无方,而馈饷空乏欤?或工作过度,征需繁数,而民力凋敝欤?或奸人附势,群吏弄法,抑有司NFB59茸、疲软、贪残、恣纵,而致是(火灾)欤?下厉于民,上违于天,朕之冥昧未究所由,尔文武群臣受朕委任,休戚是同,朕所行果有不当,宜条陈无隐,庶图悛改,以回天意。成祖的求言诏,参见商传,《永乐皇帝》,页214—215,引《明太宗实录》,卷二三六。    
    朱棣命令暂停铸造铜钱并买办生铜、生丝及西北的马匹,以苏“民困”,“官府不急之物,暂行停止”。他豁免昔年被灾地区的一应税粮,并暂停宝船船队的远航,往诸番国的宝船修造工作亦随之停顿。    
    虽然朱棣在圣旨中不谈迁都之事,但官员们抓住这个机会陈述他们对迁都北京的关切,感觉迁都对百姓而言代价太大、负担太重。朝廷的国库现在已几乎空虚。国库空虚并非仅仅由于皇帝扩张性的外交政策,而是益以山东、湖广的饥荒与福建的瘟疫为由,后两者曾夺去了25。3万人的生命。某些地方,老百姓被迫吃野菜苟活,然而还是有许多人死于饥馑。不仅地方上壮丁难寻,同时死亡的百姓亦多未及葬殓,尸骸盈路盈野。关于福建的瘟疫及范围广泛的饥荒,见《明太宗实录》,卷一一六、一二四、一六二。    
    代价不赀的安南叛乱,更对帝国财政困难造成雪上加霜。这场叛乱肇因于兴造紫禁城,官方需索原木无度,以致黎利所领导的叛众,虽在永乐十七、十八年败于朝廷部队之手,但安南人仍继续在乡间进行游击战,耗费了明朝无数的士卒与财力。关于安南的叛乱,参见CambridgeHistoryofChina;Ⅶ,231。    
    求直言诏甫下,一时批评成祖政策的言论,毫无顾忌地涌现了。然而,求直言的时间是短暂的。来自江西古老家族的翰林院官员李时勉,告诉成祖:北京根本不是接见诸番国贡使的适当地点。    
    直至有一天,成祖按捺不住在朝殿之上对大臣们怒吼:“讪谤之徒!”大臣立即静了下来。那些曾批评迁都的官员,一个一个或流放或下狱。成祖发现有一位年轻的主事萧仪言论尤其激烈,于是将他处死。户部尚书夏原吉,因成祖的举动而忧心不已,于是迈步向前,为这场大火承担责任。    
    他说:“彼应诏无罪,惟臣等备员大臣,不能协赞大计,罪在臣等。”夏原吉的自责,参见商传,《永乐皇帝》,页216,引《明太宗实录》,卷一四九。    
    危机逐渐过去,凡有关这场大火与兴建新都负担的议论,也随之停止。至于重建焚毁殿堂的努力,则直到15世纪中叶才告恢复。宫殿大火后不到一年,朱棣忘却了帝国财政困难的警讯,宣布其意图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战役,以对付侵袭中国西部边陲的鞑靼。之前朱棣曾两度用兵对付蒙古:永乐八年(1410),将鞑靼向北赶”;永乐十二年,又在蒙古北部与瓦剌决战。关于对蒙古的战役,参见Dreyer,EarlyMingChina:APoliticalHistory1355—1435;180。如今,蒙古的领袖阿鲁台拒绝向明朝纳贡,此举无异是在朱棣面前挥舞红旗。    
    永乐十九年,朱棣下令山西、山东及河南各省,于永乐二十年阴历二月底,将大军所需粮秣运送至位于北边国防线上的宣府。先前的战役,北方诸省足以供应军队的需索;现在,粮食主要来自南方。整个运输动用驴、马34万余匹、挽车170753辆、民丁23。5万人,运输的米粮计37万石(百余万蒲式耳)——正好足够支应部队在作战期间的基本需求量。关于供应此次战役的物资数字,参见商传,《永乐皇帝》,页218,引《明太宗实录》,卷二四六。朱棣忠诚的户部尚书夏原吉,身边时常带着户口、田赋赢缩的数据,故能迅速地回答成祖的询问。夏原吉曾设法寻求财源以支应郑和的六次远征、入侵安南、兴建新都及先前的征伐蒙古。对于新近的圣旨他却有些迟疑。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边防线上的军镇,兵员的建置,也仅是勉强做到足够而已。夏原吉立即与同持反对立场的刑部尚书吴中,一起加以阻止。兵部尚书方宾也反对这一征讨,他后来不愿面对盛怒的成祖,于是自杀了。    
    在未遭阻拦之下,朱棣依计划行事。即因朱棣的一意孤行,跟他最为亲密的六位尚书,非死即囚。永乐二十年四月十二日,成祖不顾其风湿症的病况,率领明朝大军开拔,离开北京。部队缓缓前进,后面跟着运输的车队,走了大约两周,抵达开平。就在开平,朱棣派遣两万兵力,前往攻击兀良哈蒙古部落。    
    


第三部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