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当中国称霸海上-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背ィ粕窨芍隆!肆钊牒U哧宀毒抻憔撸砸粤蠛虼笥愠錾渲W岳判氨敝寥俪缮剑ゼV林罚抻悖渖币挥恪!比欢诓痪弥蟮墓210年,秦始皇驾崩。而徐福再也没有回来,人们相信他一定发现了“平原广泽”,在当地自立为王。大约100年之后,汉武帝派遣了由方士李少君带领的另一支寻找神奇药草的探险队。当时,长江以南的土地与南夷先前的故乡,都已经并入帝国的统治之下。汉朝的版图从东京湾向北延伸到高丽,西接奥克苏斯河(OxusRiver,译按:即今阿姆河)与波斯帝国。    
    在李少君出发前去寻找神奇的药草前,被选上准备出航的童男童女,在汉武帝面前的高台上舞蹈,借着舞蹈与天沟通;仪式现场火光冲天,象征星辰的主宰。然而,尽管知会了天上的神灵,这次任务还是失败了。李少君再也没有回到中国。关于这些前往仙岛寻觅药草的故事,原见司马迁,《史记》。参见BurtonWiston节译,RecordsoftheGrandHistorianofChina,NewYork,ColumbiaUniversity,1961,vol.2,26—27,并见Needham,ScienceandCiviliza…tioninChina,Ⅳ:3(Cambridge,England,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71),551—553;V:2,页121—123。译注:据司马迁,《史记》,卷十二,《本纪十二·孝武帝》载,李少君“常自谓七十,能使物,却老”,“人闻其能使物及不死”,乃荐其人于武帝,李少君因而被请入宫中,并进言曰:“祠灶则致物,致物而丹沙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以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李少君并说:“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食臣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为此,武帝“始亲祠灶,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而事化丹沙诸药济为黄金矣。”“居久之,李少君病死。天子以为化去不死也;而使黄锤、史宽舒受其方。求蓬莱安期生莫能得,而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神事矣。”按此则武帝所祭拜者为灶神,而李少君也未出海,最后死于宫中,并非没有回国。。    
    这些在早期的远洋航行中所使用的航海船筏或者船舶,到底是哪一种,现在已不清楚。汉武帝在征服夷人将其纳入版图的战役中,曾经使用楼船载运士兵,人们相信这种船跟公元前1000年前希腊人或腓尼基人的有壳船相类似。这种楼船两侧各有成双的划桨手以及专为弓箭手设计的甲板。据说,有些楼船高100英尺,上面插满了旗帜。汉代的水上作战需要2万至3万人和几千艘船,包括为了士兵和战马设计的战斗平台——桥船。汉代有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定期航线,并由船队支援重要的军事行动,将高丽屈服在中国的权威之下。关于汉代的船,参见Needham,SciencdandCivilizationinChina,Ⅳ:3,页444—448。    
    在1世纪,中国对于太平洋的风向与潮流已经具有一些知识,不过他们认为中国被四海所环绕,这些海水流入一个大旋涡或深渊之中,因此没有航行者能够生还。天文学家张衡译注:张衡(78—139)为东汉有名的文学家、科学家,曾三次出任太史令,驰骋于天文、历法、数学、机械等领域,发展出浑天说,研究天文、历算,制作浑天仪、候风地动仪、指南车。在浑天说中,他说:“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孤居于内。”相信地球浮在一个空间上,如同蛋黄浮在蛋的蛋白上一样,因此,即使在这么早的年代,他就已经了解地球是圆的。关于地球像鸡蛋里的蛋黄的说法,参见Needham,ScienceandCivilizationinChina,Ⅲ,217。    
    那么,为了寻找长生不死药的方士和数以千计的童男童女,他们的命运到底怎么样呢?一种说法是这个探险队登陆日本,而日本的开国者神武天皇事实上就是徐福。另一种说法则认为这些方士成功地穿越太平洋,在玛雅文化(Mayan)刚兴起时,登陆了中美洲,而且对当地的文明可能有一些看得出来但不太大的影响。关于亚洲对玛雅文化可能的影响,参见Needham,TransPacificEchoes,6,32—33。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汉字和方形的马雅象形文字之间有许多类似点;另一方面,中国跟马雅的历法,在其复杂而周期不相连续的日期和周年的推算方式上,有着非常惊人的类似性。    
    不管这些汉朝的航海人在基督纪元之初有什么样的结局,即使在这么早的时候,中国也不能就这样被认定是一个对海洋没有兴趣的陆上势力。而且,虽然夷人在汉代已经被中华帝国所合并,但中国造船的传统仍然主要操控在分布于沿海如广东、福建、浙江各省的夷人子孙手上。这些省份的百姓,大多是帝国后来的造船工人和水手,而在中国历史上,他们对外国人和外来的影响始终采取着开放的态度。    
    


第一部分第二章 儒者与好奇心(1)

    对于公元前6世纪的孔子来说,中国就是全世界。他称之为“中国”、“诸夏”,或简单地称做“天下”。就他所知,在帝国的疆域之外,只有蛮荒、毫无礼法的蛮夷之邦。这些经常出自草原与西方的荒漠的劫掠牧人,是穿着兽皮的野蛮人,他们带来的是破坏与绝望。而往东方去,横越无尽的海洋,只有愚蠢统治者的幻想与美梦。    
    有一回,自觉在华北的家乡山东不受赏识,孔子告诉他的弟子,他想到“九夷”居住。有个门生问:“陋,如之何?”孔子说:“君子居之,何陋之有?”见JamesLegge,TheChineseClassics,Analects,HongKong,HongKongUniversity,1970,I,页107.译注:见《论语》,第九,《子罕篇》。然而,孔子除了这次自许的话之外,他在著作中明白地表示:出游会妨碍重要的家庭责任,并且认为商业在先天上是卑贱的,接触外国人或淫巧的东西,所得无几。他在《论语》中说: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见Legge,TheChineseClassics,Analects,Ⅳ:19,页171.译注:见《论语》,第四,《里仁篇》。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见Legge,TheChineseClassics,Analects,Ⅳ:16,页170.译注:见《论语》,第四,《里仁篇》。    
    从公元前二世纪起,随着汉朝的兴起,儒家思想成了中国社会上流阶层的道德规范及帝国官僚体系的基础。首次将华南大部分的地域并入中国版图的汉朝译注:作者所述有误,按秦朝已将华南大部分的地域并入中国版图,并设了会稽、闽中、南海、桂林、象等郡。,欣然接受儒家的思想,来加强皇帝本身在道德及政治上绝对的权威,以抑制强大的贵族。孔子不但提出古代商朝的观念——皇帝是天人之间的联系,而且他说:真正的统治者可以将社会“齐之以德”。汉朝的皇帝正式设立太学,传播儒家思想;受到孔子这位伟大哲人的影响,政府旋即赋予出仕与业农为良民的崇高职业,而商业跟货品交易相对地则被归为剥削及腐败。在士、农、工、商四民之中,商人被排在工人后面,政府并以禁奢令限制他们穿着高级的丝织品。    
    在3世纪汉朝崩溃之后的混乱时期,中国北方的商业即使存在的话,也相当有限。当时中国人对于境外的人与地所拥有的一丝好奇心,都因为生存竞争而被遏止了。尔后的400年间,汉朝所分裂出来的国家,彼此之间一直停留在战争状态。最后在7世纪初,李氏势力的兴起,取代隋朝,于618年建立了唐朝。唐朝的军队接着攻打位于蒙古的东突厥和据有中国东北南部、高丽的王国(译按:指渤海、高句丽)。胜利者又转而向西,征服了现在新疆的突厥人。    
    在新的大帝国境内,有大量的“蛮夷”:突厥人、回纥人、波斯人、阿拉伯人、印度人。中国是一个大熔炉,即使唐朝皇室本身的成员也有突厥人的血统。中国人虽然无法阻挡这些不同的民族所带来的魅力,但他们的好奇心已经因为儒者对外人的疑虑而趋于缓和。这两种心情彼此交战,就像海洋上多变的浪潮,变换毫无预警。最明显的例子就在唐朝长安的宫廷上,仿效异族与排斥胡风、竭财招待与极端迫害,同时并存。    
    长安虽然在汉朝灭亡之后,数度因势力交战而遭到蹂躏,但在7世纪的当时,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坐落于华北黄河中段的关中平原中心,方圆30平方英里,拥有百万纳税人口的巨大都会。环绕在内城和精心设计的皇宫大院之外的,是一个分为106坊、数百间寺院、两个大市场的外城。东市贩卖来自唐帝国境内的货品;西市交易的货物,则是来自印度、波斯、东南亚及更远的地方,甚至从遥远的非洲海岸来的异国商品。靠近东、西市的城市边缘,有许多酒馆,琥珀色的高脚杯装着葡萄酒,金发碧眼的胡姬翩翩起舞,向有钱的熟客耳语献媚。    
    沿着西市场狭窄曲折的街道,人们可以嗅到来自印度或爪哇的檀香,将檀木捣碎制成膏药,可以用来解热及治疗肠胃病;这里也有芦荟制成的止痛膏和使口气清新的丁香。来自索马利亚(即索马里)的乳香,也可以在这里找到;它和没药一样,用于治疗为流产所苦的妇人。这里也有化妆用途的波斯枣和香水用途的番红花粉,以及来自波斯可以增加性功能的开心果仁。还有沿街叫卖,号称可治疗胃病、来自缅甸的黑胡椒,和产自吐蕃用以消炎镇痛的浓芥末。有时候会见到稀有的高贵香料——龙涎香,中国人相信那是“龙的唾液”。世界各地所有治疗疾病的各种药物,都可以在长安的西市出价买到。关于唐代的舶来品,参见EdwardH.Schafer,TheGoldenPeachesofSamarkand,Berkeley,UniversityofCalifornia,1963;“IronianmerchantsinT’angdynastytales”,SemiticandOrientialStudiesPresentedtoWilliamPoper,UniversityofCaliforniaPublicationsinSemiticPhilology,Ⅺ,1951,页403—442。那些令人惊奇的东西,中国人用丝绸和瓷器来交换。这些美丽的瓷器是世界上真正最早的瓷器,不但坚硬,而且上了可以反映灿烂阳光的半透明釉彩。世界各地的阿拉伯人觊觎这些神奇的瓷器,除了因为瓷器可作为装饰品外,阿拉伯人还相信(虽然是错的)这些瓷器能显示毒素。就像丝绸在1世纪推动了陆上的商路,瓷器同样地也成为7世纪印度洋贸易的原动力。    
    瓷器之路从中国南部沿海的广州,到苏门答腊、马来亚的香料港,再到锡兰和印度,最后到达波斯湾的锡拉弗(Siraf)和阿曼(Oman),延伸了大约6000英里。借由季节性的季风的帮助,航程需要几个月。虽然中国的皇帝在7世纪遣使至高丽、越南和印度,但当时中国的商人和帆船,似乎不太可能真的到达了波斯湾。波斯商人长期以来就是陆上丝绸贸易的主要中介者,在当时也成了海上的商人,并控制了瓷器之路。他们的交通工具有两种,一种是据说长200英尺以上可容纳600人的细长锡兰船,另一种是不用钉子,而将椰子纤维捆绑成的自制单桅帆船。船上的三角形大帆,可以使船只追循顺风的方向前进。因为波斯人会利用星座导航船只,并且为重要的星座与风向命名,所以在7世纪,波斯语成了行船人的共同语言。唐玄宗在开元元年(713年)即位之初,为了展现他对这些奇珍异宝视同无物,焚毁了许多珍珠、翡翠和其他华丽的衣服。然而四年之后,据《资治通鉴》(1067—1084年)由知名的史学家司马光所编成)记载,有一个胡人来到皇宫跟玄宗讲有关南海富庶的情景:巨珠、羽毛闪闪发亮的翠鸟、锡兰的医术与珍奇药材等。玄宗印象非常深刻。于是下令监察御史杨范臣组织一个探险队,随胡人回到他的家乡。杨范臣反对,并提醒皇帝先前的不事奢侈。    
    杨范臣说:“陛下前年焚珠玉、锦绣,示不复用。今所求者何以异于所焚者乎?彼市舶与商贾争利,殆非王者之体。胡药之性,中国多不能知;况于胡妪,岂宜NCE4A之宫掖!此时胡人眩惑求媚,无益圣德。”见司马光,《资治通鉴》(北京:中华书局,1955年),卷二一一,页六七一八。    
    译注:英文此段文字中,将“胡妪”译为barbarianshamans,似有误。玄宗放弃了这个计划,但其他唐朝的皇帝则毫不犹豫地实现他们的梦想,在“朝贡”天子的伪装下开始了与外国的贸易。如果外邦表现出极其恭顺的态度,又承认中国的宗主权,孔子不也说过“柔远人”见Legge,TheChineseClassics,DoctrineoftheMean,XX:12,页409.译注:见《中庸》,第二十章。吗?而且,招徕蛮夷,用中国文明的光辉予以感化,那不正是统治万民的天子的责任吗?此外,贡品在朝廷隆重的典礼上,呈献上来取悦皇帝,也再度确认了唐朝的皇帝在世界上所拥有的权力。显然地,一个合理的对外政策,有助于掌握不安的邻国与不相往来的敌国。    
    据说,唐帝国的苑囿之中充满了异国的飞禽,如苍鹰、帷a、来自印度的绚丽孔雀,以及经由特使从高丽、中国东北、蒙古寻回的上等猎鹰。帝国边疆或更远地方来的水果——如桃子、香瓜、无花果,为了给皇帝享用,也都放进皇宫设置的冰窖里保鲜。帝国骑兵所需要的马匹,则是数以千计地由中亚的拔汗国输入。中国要和北方的游牧民族进行斗争,少不了这些强壮、迅捷的牲畜,这是需要而不是奢侈。不过,中国人也饲养了一些特殊颜色组合的马,如黑鬃白马、红鬃黄马,部队常以能够拥有这种相配成对的马而感到自豪。    
    唐代诸帝也很欣赏高丽的女子,要求高丽必须进贡女子作为宫女。侏儒与矮人(他们是否为来自非洲南部或新几内亚的纯种矮小族,则不清楚),则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