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5603-侦察连-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眼前的鬼子在许传翎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清晰的人形,就是一群狰狞的妖魔、野兽。他心里闪着死去的秀菊和乡亲们的影子,先是在心里哭,后来眼里也流泪了。“杀——”声变成了声嘶力竭、野狼似的哭喊。这哭喊凝聚了钻骨锥髓、蛮野狂躁的仇恨。身上的激素泛滥、沸腾到了极点,汹涌着渗入了血管,鼓进了肌肉,所有的器官都变成了咆哮的着兽,肩胛骨、胸肋鼓立起来,脸和裸露的皮肤胀得血红,整个身体好象膨胀了一圈,充满了噬杀的欲望。他变成了一个哭喊着的、狂热的杀手,一头狂躁的雄狮,血红着眼,看着面前这些矮爬爬、罗圈腿的劣种、丑八怪,心里别的什么都没有了,只膨发着“杀”的念头。    
    虽然没了清晰的战术意识,可就是这狂热,调动着他平时所有的体能和技能,变成了一个杀人的机器,所有的动作都是条件反射,却到达了杀人技能的最高境界。一个突刺,一声“杀——”,一个倒下的对手,一股迸溅的血污,就令他酣畅淋漓,荡气回肠。    
    他刺倒一个鬼子,另一个鬼子恶狠狠地向他刺来,他一个防下动作,竟把鬼子手里的三八枪震掉了,接着一个突刺,刺进了鬼子的肚子。五个鬼子围了上来,他哧——地撕下了耷拉在胸前的烂衣服,胸膛赤裸着,一个箭步蹬上一块石头,借着蹬力,一个转身,纵身一跃,“杀——”居高临下地跳进鬼子群中,刺穿了一个鬼子的胸膛。不但刺刀不见了影子,甚至枪管都捅进了一截。一抽枪,却一时拔不出来了。急忙一个滚翻,捡起了一枝三八大盖。一个鬼子冲过来,他一个垫步迎上去,也没看到是刺到了哪儿,只觉得一股热血扑地溅了一脸。他一个收回动作,眼瞪得老大,射出一股腥红的凶光。    
    剩下的三个鬼子围过来。许传翎举枪向前突刺,不过这是一个虚招,趁当面的鬼子一躲避,后边的鬼子向前捅杀,他身子向旁边一个闪收,躲过后边的刺刀,用枪托顺势向后恶狠狠地一捣,只听“咔”地一声,鬼子生生被捣掉了膀子。他接着一个转身刺,“哈”地一声,把鬼子挑上了半空,狠狠地摔向了身后。鬼子肚破肠断,五脏六腑血淋淋地溅落了下来。    
    他麻利地收回动作,两腿微屈,小腿、大腿,绷出了几条呱呱叫的弧,膝盖结实地嵌在腿中间,遒劲地向上辐射开两条大腿曲线,又硬邦邦地兀出两块树杈儿似的髋骨,撑着一个金刚似的身躯。眼睛血红,滴血的枪刺迎向了剩下的两个鬼子。    
    那两个鬼子竟然被吓傻了,一个转身就跑,剩下的一个连跑都跑不动了,只瞪着眼看他,眼里充满了濒死的恐惧,突然跪了下来。    
    许传翎咬牙喊:“一个不留!”刺刀毫不犹豫地扎了上去。    
    逃跑的那一个,被庞有福迎头截住,一刀穿透了。


《侦察连》 第四部分二十、全歼日寇

    彭二和赵庆江已经和对手抱开了轱辘,不过和侦察班的人短兵相接,对方肯定赚不了便宜,因为他们都有短家伙。赵庆江从绑腿里抽出匕首,狠狠捅进了对方的肚子,一脚蹬开他,看见有两个鬼子正在对付邹见富,便爬起来,拣起一杆枪,从后边冲过去,一刀从一个鬼子的后背穿了过去。    
    不过,同样和对手抱在一起的彭二却没动刀子,而是把脸向对手的脖下一埋,一口咬住了对方喉管。对方像条上了岸的鱼,疯狂地扑棱着身子。彭二眼里又迸出了荧荧的绿光,把嘴深深地咬下去,牙床切着嘴里的组织,脸一甩,呼啦猛地向外一扯,生生把对手的半拉脖子撕断了。满脸涂血的彭二冷蔑地踢了一下鬼子的尸体,抓起一杆枪,又一个蹦儿蹦起来,蹦蹦跶跶地杀去。    
    有十几个鬼子从东南角三排那里杀过来,连挑了几个三排的战士,眼看要突破阵地。    
    庞有福大喝一声,迎着刺刀冲了过去。他身上的杀气到了最盛的时候,只剩下了杀的惯性,没有任何预防动作,用的全是前进突刺,一声杀,一个突刺,刀尖下倒下一个;一声杀,一个突刺,刀尖下又倒下一个……碰到这种不要命的,鬼子纷纷避让。他不依不饶,接着一个跃步加垫步突刺,又刺倒了一个。这个缺口硬硬地叫他一个人堵了回去。    
    鬼子恼了,围了上来。    
    他好象没看见四面八方逼上来的刺刀,盯准一个目标又是一个突刺,刺到了对方的胸膛上。但这同时,有三把刺刀一齐刺进了他的前胸。他身体刹那一挺,竟然咬牙眦目,顶着刺刀,硬硬地推着鬼子向前走了一步,把自己的刺刀捅进了正面一个对手的肚子。倒下之前,又用右手推着枪把子,使劲向前推了一下,把刺刀深深地推了进去,嘴里喷出一股血柱,和对手一起倒下了。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    
    一声爆炸响起来,腾起一股烟柱,周围的鬼子全倒下了。    
    侦察班的人刹那间浑身一震。董班长一声撕帛似的大喊:“弟兄们!报仇!杀啊——”    
    三排的人也被感染了。他们和侦察班的人,几十条汉子的脸上都抹着血和灰烟,胳膊上系着黑纱,像几十尊黑煞神,异常刺眼,哭嚎似地狂喊着:“杀——”凶猛地扑向了对手。    
    罗营长高喊一声:“给我冲!开火!”    
    十几挺机枪一字儿排开,泼出暴雨似的子弹,凶猛地向前冲去,后边是一营几乎全部的兵力。几百把闪亮的刺刀和臂缠黑纱的战士,几百条嗓子的吼喊,声音鼓破了空气似的,憾天动地裹向河滩。    
    敌人终于撑不住了,拼死突到了河滩东南边那个骡马店的大院里。罗营长又命令二连长带着二连,卷上了三连三排和侦察班坚守的土丘。    
    许传翎捡起了两杆三八大盖,一杆三八马步枪,找到了被他夺走枪的那个人,不好意思地说:“俺还您两杆枪!”说着给了他两杆三八大盖,自己留了一杆马步枪。    
    那人也正在到处找夺他枪的小子,眼红红的,见他来了,本来想揍他一顿的,现在见还了他两杆枪,也没话说了。当时拼刺刀的场面那么惊人,他吓傻了,没敢冲上去,现在毕竟也有些心虚。接过两枝枪,气哼哼地走了。    
    河滩上,把骡马店围起来后,突击连长就要组织进攻,罗积伟让他先等一等,再次把轻重机枪集中起来,命令突击连长:“你不用担心打坏房子,尽管放开手脚,往死里打,战斗结束后由咱赔!”    
    突击连长一声令下:“打!”无数弹道切割、划开了空气,卷起了一阵热辣辣的狂风,几乎听不出声音的节奏,只有呼呼的风声,铺天盖地地覆盖了院子里几乎任何一个角落。没死的日军全被压到了屋内。    
    突击队跟着爬上了屋顶,扒开洞向里扔手榴弹。屋里弹片飞溅,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剩下的十几个终于支撑不住,砸开大门,几挺机枪开路,竟然拼死从正面冲出来,向田野里跑去。    
    突然,在东边的天边扬起了滚滚尘土。仔细一看,原来是展开了一线骑兵,在跑动中形成一个弧形,向一张张开的网,疾速向鬼子兜击过去,马刀在西斜的阳光下发着说暮猓灰换岫桶咽父龉碜游ё×恕T矗玫弥宋逋乓挥獯握蕉返南ⅲ艏贝影耸锿獾鞴寺闷锉上е蛔ё×苏蕉返奈采:崤常泄喜怂频叵髁思父觯O碌牧觯倨鹆耸帧!   
    这时候,在土丘上打阻击的侦察班和三排过来了,每个人都是衣杉破烂,身上、脸上染满了血污、灰尘。侦察班的四个人用担架抬着血肉模糊的庞有福,另四个人护围在担架旁边。    
    许传翎和赵庆江抬着担架走在前边,人们看的见他们脸上的泪水和眼里通红的火苗儿。罗营长看见担架,心倏地一紧,他最怕的就是侦察班里出现伤亡。打蔗旺牺牲了罗成,他内心里就空空落落地难受了好多天,现在看来,这种事情又发生了。    
    几个战士推推搡搡地把骑兵连俘虏的六个鬼子带了过来,六个鬼子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儿,虽然被绑着胳膊,还是甩膀子蹬腿地挣扎着,眼露凶光,嘴里叽里哇啦地不知喊些什么。罗营长牙咬着,手下意识地按在了枪把子上。    
    突然,一个抱机关枪的人影一下窜到这群鬼子跟前,枪口向天上一举,“嘎嘎嘎”地打了一个连发,血红着眼对几个押送鬼子的战士喊:“滚开——”    
    几个战士一时傻了,本能地向旁边一躲。六个鬼子看事不好,嘴里狂喊着什么,掉身拔腿就跑。    
    那人把枪口一压,哭喊着:“操你姥姥——”狠狠地抠动了扳机。子弹“嘎嘎嘎”地吐出枪口,迸出了火苗儿,鬼子没跑几步,就全部倒下了。可子弹还在倾泻,鬼子的身子就象是烙铁上的鱼,腾空蹦跳着。    
    这人是许传翎,他一看见鬼子,脑子里“铮——”地一声,什么都忘了,把手里的担架向邹见富手里一塞,从一个机枪手手里抢过机枪就跳了过去。直到一梭子子弹打完。他把机枪一扔,对着庞有福的担架跪下,哭喊:“有福哥,俺替你杀了六个鬼子,您走好!走好啊——”    
    庞有福的担架已经让上崖的担架队接过去了,还没抬走。    
    侦察班的人都脱了帽子,向庞有福低下了头。    
    罗营长也脱下了帽子。    
    全营的人都脱了帽子。    
    庞有福的担架渐渐远去。


《侦察连》 第四部分二十一、攻打莒县(1)

    进攻莒县的战役就要打响了。    
    独立营拉到了莒县县城南边40里的一个村子。这天下午,马营长来到了侦察班,说要开个会。侦察班住的是一个带院子的房子,三间正房,两间偏房,房子是石基、砖垛、土打墙,麦秸屋顶,前沿压着几溜瓦,院子里很干净,算是个过日子很仔细的人家。    
    侦察班住在偏房的西间。偏房东间是伙房,西间是放家什的,不过有个土炕,一拾掇,上边可以睡四个人,下边打地铺也可以睡四个。营长过来后,大伙让了截炕沿让他坐,其他人有的坐炕上,有的坐地铺上。营长掏出一盒大鸡牌烟,抽出一颗,刚要点,赵庆江抽抽鼻子:“好烟啊!”    
    营长只好递给他:“馋猫鼻子尖。”    
    他又抽出一颗叼在自己嘴里,看看大伙:“谁还要?”    
    不过一边说着,一边把烟盒揣进了兜里,看出有些不舍得的样子,别人也就不好开口了。    
    营长说:“前一阶段,侦察班表现不孬,给咱营争了不少光,军区首长好多次表扬了咱们。不论是彭二、李乃好,还是宋加强、赵庆江、邹见富几次任务完成的都不孬,其他同志表现也挺好。这次是军区陈司令员特地叫我过来的,要我和大伙一起总结总结前几次侦察的经验,再议论议论这个莒县城的侦察怎么搞,城怎么攻。”    
    其实他刚到攻城指挥部开了会,讨论了打莒城的办法。陈士榘司令员说,根据山东军区首长罗荣桓的指示,现在八路军已经从游击战为主,更多地转向了运动战、攻坚战,应该注意部队的正规化建设,对部队的工兵、通讯尤其是侦察等兵种要进一步加强建设。以前虽然也经常发挥他们的作用,但是不够的,现在应该上升到更加自觉的高度,给予重视。    
    陈士榘的意思是根据罗司令员的指示,这次打莒城,应该结合莒城的情况,综合考虑一下侦察兵、工兵和爆破的作用,在这上边做做文章。因为莒中独立营侦察班的名气越来越大,加上他们大多是本地人,司令部的人在会上议论了一下,已经决定把侦察任务交给他们了。    
    董家莆说:“既然首长对咱们这么信任,咱要好好议论议论。”    
    营长又说:“莒县是山东少有的大县,人口91万,日本人把它列为一等县,位置很重要。虽然城里的保安大队有起义的想法,有和干余县城一致的地方,但他们一共是3500多人,配有日本教官、顾问,再说还有一中队装备精良的日军,情况复杂,不好掌握。城墙上的工事也很坚固,光碉堡就十几个。尤其是西城墙南北两头两个大碉堡,可以控制全城,由日本人亲自控制,所以说不能简单地学六团打干余的办法。”    
    这一阵儿许传领心里挺憋气的,一是去年1月打郯城时彭二、李乃好在醋大庄据点掏了一个二鬼子的小队长;二是去年11月打干于前的侦察任务,是由滨海军区六团也就是过去的115师教导二旅六团的侦察兵完成的,他们进城和内线刘副官接了头,当天晚上里应外合,打开城门,主力全部进了城,迫使和平救国军第36师71旅向八路军投了降。六团的侦察兵立了大功。莒中独立营虽然也参加了这次战役,但侦察任务没沾边;三是今年1月宋加强、赵庆江、邹见富在石沟崖抓了大土匪、汉奸朱信斋的便衣,这些都没有他的份儿。所以这次马营长的表扬里没点他的名,虽然说了个其他同志表现也挺好,不过是客气话而已,谁听不出来?当时彭二的眼就得意地朝他飘了飘。许传领咬牙想:“得瑟什么!不就掏了个‘二鬼子’嘛!瞎猫碰了个死老鼠!你等着看俺就是!”     
    可这事怪谁?只能怪这几次董班长都没叫他去!对侦察莒县城,他本来有自己的看法,此刻也气嘟嘟地不想说。    
    但班里议论了半天,也没议论出个所以然,他就终于忍不住了,说:“这事还不好弄?叫俺看,关键就是莒县西城墙上的两座大碉堡,要是拿下了,从西门打进去,剩下的就好说了。”    
    彭二说:“你倒会说,那两个大碉堡是饽饽啊?就凭你的嘴解决了它?”    
    许传领说:“你的嘴啊!俺说的是要智取,怎么的?不中?”    
    董玉麟点着头:“就是,就是。”    
    营长眼睛似乎亮了一下,说:“我看你们都动动脑子,眼下不一定就拿出意见,各人回头都想办法,谁的办法好,就用谁的,就叫谁去侦察。怎么样?”    
    大伙都点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