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5603-侦察连-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尽钡匾磺梗枪碜右煌吩缘沽恕U郧旖酃饫淅涞模旖羌凶乓凰啃ΑA硪桓龉碜悠鹕砣ネ媳淮虻沟墓碜樱渭忧恳彩且磺梗阉痰沽恕2还蝗挥幸磺勾蚬矗乘渭忧康耐菲ご旯ィ贩⒘浅隽艘惶豕担⒊鲆还山购抖K辖舭淹返拖拢铝送律嗤罚骸澳锏模』雇ψ剂ǎ 薄   
    这个时候许传翎有些急,眼看着赵庆江和宋加强一人干倒了一个鬼子,可自己连枪都没有,怎么和他们比杀人?这太不公平了!    
    这当儿,他听到的枪声和先前就不一样了,先前多是“啾啾”地划过天空,眼下多“哧哧”地,声音很短促,常常伴随着弹头落地的“扑扑”声。他看到,每当有这种声儿响起,董玉麟就会把身子埋下来,并别过脑袋,叫他也低下头。说来也怪,他在这种枪炮激烈的场合,脑瓜子特灵便、清醒,立马就明白,这种“哧哧”、“扑扑”的动静甭看不怎么响,却是最歹毒、最有可能夺你命的,该躲的时候就得躲。娘的,这打仗的道道真还不少,得好生学啊!


《侦察连》 第一部分五、许传翎的第一课:打仗的道道真不少(2)

    鬼子的火力被吸引过来不少,西边阵地上,罗积伟又带人发起了冲锋,终于冲进了鬼子的阵地。鬼子“呀呀”地喊着,挺着刺刀迎上来了。    
    一场刺刀战开始了。许传翎看到,咱的人拼刺刀好扎堆,几个对付一个。好象是叫一股劲儿逼着,不由自主地向自己人身上靠。鬼子倒不是这样,一个是一个的。在人堆里,还能零零碎碎地听到枪响,不过枪响后,倒下的往往是鬼子。当时,许传翎还不知道鬼子拼刺刀枪里不准留子弹的规矩。不过他看见,鬼子拼刺刀很利索,经常看见他们脑袋一埋,一个垫步,胳膊向前一突,刺刀就出去了。枪、胳膊、肩、脑袋基本是一条线儿。挡对方的刺刀也是,握枪把的右手腕子一翻,幅度很小,枪刺就压下去了,对方的刺刀就会“铛”地被拨开,接着就会来个突刺。咱的人呢,多数操枪的动作很大,像抡大棒似的,一动就闪出空挡,叫对手占了便宜。几个对付一个都还有些吃劲儿。    
    这时太阳已经大偏西,西斜的阳光打在黄蒙蒙的硝烟、尘土上,刺刀在里边一闪闪地起伏,人影像斗鸡一样,一会儿这个起来,一会儿那个下去。叮叮当当的铁器撞击声,冷锐地弥散开来。不时有一股血浆,“扑”地溅起来,就像一枝枝鸡冠花举向了天空。    
    咱眼看要撑不住劲儿了,渐渐被鬼子逼出了坟地。    
    咱这边又有人急红了眼:一个大个子,头上裹着绷带,往地上一躺,一边打着滚儿,一边连拽带扯,从躺在地下的尸身上,扯下了几个手榴弹袋子,急急地裹在腰上,里边共有十几颗手榴弹,他把它们都揭了盖儿,十几根白色的拉火索系成一疙瘩,晃在腰间,又拣起一杆三八大盖,大喊一声,跃起来,冲进了对手堆里。好象是二连的副指导员,也是个老红军。    
    对手看到他这架势,愣怔了一下,大个子趁机一个突刺,捅倒了一个鬼子,紧接着两个漂亮的垫步向前加突刺,又刺倒了一个二鬼子,动作一点也不亚于鬼子。对手终于清醒过来,恼火地围上他,几把刺刀同时逼上来,后边一把刺刀眼看刺到他身上,他一个闪腾,胳膊肘一甩,枪托唰地抡过去,“咔”地砸在了对手的钢盔上,对手被砸晕了,他接着一刺刀,挑了对手的肚子。赶紧收回动作,又把刺刀对准了前方。    
    又有几个鬼子成半圆型围住了他。他跳来闪去,几个回合过去后,大口喘着气。本来他头就负了伤,眼下血又涌出来,漫了满脸,连上衣襟都打湿了。他有些晕,眯眯眼,踉跄了一步,才站住了。看来实在撑不住了。    
    鬼子把他逼到一个坟边上,他拼命出枪,已经不那么有劲了,被对手把刺刀拨开,接着一个反刺,刺中了他的左胸。血立时就染透了他的衣裳。他咬牙反刺向对手,连抽回刺刀的劲儿也没有了。侧面一个鬼子又刺中了他的肚子。他向前抢了一步,站住了,但同时,又有几个鬼子刺中了他。他倒下的刹那,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一股浓烟升腾起来。他周围的人影全不见了。    
    后撤的八路军喊着,趁机又攻进了坟地。


《侦察连》 第一部分六、老红军就是神

    许传翎只觉得喉头一热,眼看憋不住,眼泪要流出来了,激愤得下腭骨不住地抖。他觉得这些老红军简直就是神,能打仗的神,当兵就要当这样的!他不相信这样的人能死去。可惜咱队伍里这样的人太少了,满打满算就那么几个人。要都像他们那样儿,小鬼子肯定撑不住。他突然想,当这侦察兵平时在队伍里挺神气的,其实很窝囊,到了打仗的时候,只有看的份儿。他想象着自己窜了上去,拼刺刀的本事比那些老红军和鬼子都要厉害,一个突刺就倒下一个鬼子,不一会儿就倒下一大片。    
    他注意到,董班长胸脯子一起一伏的,眼瞪得比牛眼还大。许传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了,心眼看要跳出来。支起身子,紧握手榴弹,随时准备窜上去。    
    说起来,董家莆虽然带人冲进了坟地,但心里还是顾虑营长的命令,不敢再次冲锋,眼下实在压不住了,又把命令丢到了脑瓜子后边,大喊:“给俺上!”    
    他又想起什么,喝斥许传翎:“你待这儿,甭动!”说着就跳了出去。    
    一刹那许传翎象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凭啥不叫俺上?这还叫比谁杀人多?这么样俺杀个鸟?越想越气,终于按捺不住,去他娘的!一下跳了出去。    
    看见一个鬼子在和董家莆转圈儿,脊梁正对着他,什么也没想,也不知道是被一股什么劲儿驱动着,只感到脑子里呼呼地象刮着一股热风,一派炽白,兔子似的窜过去,一个蹦子蹦到鬼子脊梁上,左胳膊揽着他的脖子,两腿攀在他腰上,右手举起手榴弹,照着他的耳朵根子就砸。那鬼子急得乱蹦跳,就是摔不下来。因为鬼子带着钢盔,许传翎用手榴弹砸不准地方,干脆头一底,狠狠照脖子咬去。他感到嘴里软乎乎、热乎乎的,还有筋骨被咬碎的咯吱声。一刹那,身上象有什么被唤醒了,血一下沸起来,亢奋得浑身发抖,更下了力气。鬼子哇哇直叫。董家莆乘机攮了一刺刀,鬼子倒了,把许传翎也压在了地上。    
    另一个鬼子“呀呀”地赶过来,照准他就刺。赵庆江手持上了刺刀的汉阳造,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过来,冲鬼子就是一刀,鬼子赶紧躲开了。赵庆江和他对刺起来。    
    许传翎突然觉得赵庆江的刺杀动作也像那么回事。不过看来,真正能找个刺中对手的机会也不容易,因为对手也不是没本事,既会躲,又会冷不丁反刺过来,赵庆江也得躲。因为老是刺不到目标,他眼里压着一股躁火,把眼光都烧绿了。    
    罗成和庞有福傍上块儿,刺刀尖上闪着寒光,虎里巴叽地看着对手。腿微躬,臂膀上的肌块立鼓立显,像两只跃跃欲扑的狮子,和对手周旋着。    
    李乃好又是不一样,眼直直地冒着光,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杆刺刀豁了牙的老套筒握在手里,轻得像根柴棍儿。因为刺杀技术还不是很熟练,不习惯用向前突刺的动作,动不动就横抡起来。不过他人高马大,腿如桩,臂如棒,像头威风凛凛的立熊,一抡一阵风,也能把鬼子吓退几步。    
    许传翎啐了一口嘴里的血,四处撒觅着空子。他多了个心眼儿,压在鬼子身子底下,不急于爬起来,想什么时候有了能叫他占便宜的空子,再把鬼子掀开,跳起来不迟。他突然看到,和咱拼刺刀的鬼子多数是些矮子,有的腿还罗圈着,比咱的人整整矮了半头。他猛不怔怔地想——怪了!就凭这些歪瓜劣枣的胚子、劣种,怎么就能跑到这里来欺负咱呢?    
    他注意到,有意思的是董玉麟,他并不使长枪,也不混在人群中间,而是拎着他那把枪牌撸子,只在人群边上溜来溜去,像个小偷,冷不丁抽空子就是一枪,撂倒一个。如果说侦察班别的人都如狼似虎,那么他就是一只狐狸。    
    彭二的刺杀的动作更特别。本来个子就不高,身子很墩壮,圆溜溜的,向前刺的时候,刹那间两脚腾空,像个皮球样蹦起来;当恶狠狠地把刺刀攮出去时,又像一只张牙舞爪、充满了噬血欲望的狼了。他还有个怪劲儿,就是拼刺的当儿,眼鼓着,嘴紧闭,一声也不吭,好象是力量都放在享受杀人上了,连哼一声的力气都不乐意浪费。不过正是因为他能蹦达,马上就引起了几个鬼子的注意,被围起来了。他眼看蹦不起来了。    
    正在这时候,东北角一阵喊,原来被打散的三连,在三连长的呵斥下,又召集起了十几个人,冲了过来。这一下鬼子吃不住劲儿了,开始向后退。趁这个机会,彭二的刺刀一下攮进了一个鬼子的肋骨。    
    眼看等不来机会了,许传翎赶紧把压在身上的鬼子掀开,跳了起来。但剩下的二十几个鬼子带着二十来个二鬼子,用两挺机枪交替掩护,顺一条沟撤退了。咱的人要追击,不断有人伤亡,眼看压不过去,鬼子越退越远。    
    。    
    许传翎觉得很没滋味儿,懊悔得要命。在咬了那鬼子的当时,没来得及使劲啐啐口里的血,眼下突然感到了满嘴的腥臊,胃里象有一只手,一个劲儿向外顶,几次眼看要呕出来。他开始一口口地啐,但总觉得啐不干净。他火了,干脆一咬牙,一皱眉,狠狠向肚子里咽了一大口。突然觉得不那么腥臊了,反倒是一种甜腥,温呼呼的甜腥,一下熨了下去。于是就顺了腔,和着唾沫,一口口地向下咽,脖子那儿就像有一只老鼠,一耸耸地动。直到把那血腥味儿全咽了下去。说来也怪了,刚咽完的刹那,身子里呼啦腾起了一股热,那种腥烘烘、血呼呼、热辣辣的感觉,又滤过全身,沉淀了下去。他不由地颤抖了一下。    
    这时,他突然看见远处有一枝长枪,横在一个鬼子的尸体前边,眼都直了,耳边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一下蹦出去,跑了足有二十几米,一把拽起了那枪的背带。临离开前,突然有了个想法——看看那鬼子的脸。刚才拼刺刀,就算鬼子压在身上,都没想到看呢!只见那脸腊白蜡白的,下巴颏上的胡茬子铁青。这不和咱差不多嘛!他胸脯上的血还没干,泛着红沫子。他又按了按鬼子的胳膊,还挺暄乎。再看看躺在那里的那副身架,两条短腿的膝盖向外撑着,撑成了一个半圆,整个儿像只死蛤蟆。小鬼子真还不咋地!真真是些劣种胚子!想起咬了鬼子的那一口,这些劣种胚子确实也是肉长的嘛!嘴也能啃得动,子弹也能穿个窟窿。    
    像了却了一件心事,蓦地感到心实落了许多,这时才拖着枪向回跑,枪托在地上磕磕碰碰地跳,双方都还开着枪,一些子弹在身边“啾啾”地飞,在脚下“扑哧扑哧”地跳。这边咱的人吆喝:“爬下!隐蔽!娘的——隐蔽!”    
    他火了:隐蔽个鸟啊!突然想起练兵时学过的射击要领,真是了,自个儿眼下有枪了,也不是不会打,凭什么光叫你们打老子?干脆掉过身子,爬下来,枪托向肩窝一顶,嘴里嘟囔:“三点一线——三点一线——”就瞄上了准儿。    
    可练兵时学过的“三点一线”,对着眼下的那些活动目标,就是“一线”不了。眼睛都瞪麻了,目标都模糊了,还是不中。    
    他干脆骂一声:“操你娘!”狠狠抠了扳机。只听“叭勾——”一声,就像从自个儿身子里贯出一口气,输入枪身,从枪口那里唱出来,说不出有多么舒坦。接着又是拉栓退壳,推栓上膛,“三点一线——三点一线——操你娘”,“叭勾——”又是一枪;又是拉栓退壳,推栓上膛,“三点一线——三点一线——操你娘”,“叭勾——”又是一枪……直到扳机抠下去,枪不响了,才知道子弹打完了。仔细一看,鬼子早没影儿了,也不知道打着没有。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开枪,沉淀在心底那种热辣辣的东西,沸尘似地扬了起来。感觉真不孬,真是恣儿。


《侦察连》 第二部分七、侦察班个顶个儿都是好汉

    别说,罗积伟的眼光还真是“毒”,他挑到侦察班里的人,个顶个儿都是好汉,有几把刷子。    
    罗积伟挑人有自己的办法,练兵的时候,他专瞄着人的眼睛看。伴着练兵的动作,有一种眼光冷煞煞地、半隐半露地滴溜在眼膜上,会像磁铁一样磁住他。打了多少年仗,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他早悟出了一条道道,打仗是干什么的?那些鸟大道理归大道理,其实归总了一条,就是杀人!他找的就是天生的杀手!一个队伍能不能打仗,不能看他到底有多少兵,关键是看里边有多少个这样的杀手。一个班里只要有一个这样的兵,这个班就带起来了;要是有两个,那就是超强班了。同样的,一个排、一个连乃至整个部队都是如此。只不过,这种天生的杀手很难得,得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    
    他瞄准了这种眼光后,接下来,再看看这人的骨架,考察一下他的灵敏劲儿,心里就有数了。不过说实话,刚刚拉起的队伍,这样的角儿毕竟太少,千挑万选,也只选了八个他认为合格的。让其中的董家莆和宋加强当了正、副班长。也只好先这么将就了。    
    先说董家莆,他是莒县王各庄人,家里很穷,锅里经常是清汤煮菜叶子。可这不妨碍他打小喜好舞枪弄棒。王各庄有习武的传统,村里有个武学,据说打明末时就有了。这年头兵荒马乱,凡是男人几乎人人都习武防身。武学的场院里摆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习武的人整日在刀光剑影里闪转腾挪,出门都是小衣襟短打扮儿。他自然深受影响,得空儿就跑去,跟着大人比划。跟在他后边的,还有一个小他两岁,名叫罗成的。时间长了,什么踢腿、压腿、弓步、马步等基本功,他们都来得很象样儿了。他一个远房二叔会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