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越境追凶-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浓郁的咖啡香味开始在厨房里飘散。
  “好香。”绫子说,“我也要一杯。”
  “是啦是啦——哎,钱呢?”
  “当然由珠美负责。”
  “是吗?”夕里子笑了。
  感觉流汗也流得十分愉快。
  露齐亚说:“你们是什么人?”
  “普通女孩子——有点爱管闲事那种。”夕里子说,“别在意。我知道我们太多管闲事了,但我们是喜欢才做的。”
  “来这个市镇是为何?”
  “应该是休养吧……哎,无所谓啦。”夕里子说,“露齐亚,十八岁?”
  “嗯。”
  “我十七。这个靠不住的姐姐是二十岁。”
  “那句是多余的。”绫子说。
  咖啡色香味俱全,端出去时,“好香!”的声音又响起。
  总算没有一个投诉肚子痛。
  珠美大公无私地收了钱,对于要求减价的话充耳不闻。
  一小时后,电视台工作人员们陆陆续续地走了出去。
  “呜呼。”珠美叹息,“这是‘营业额’。”她把收到的钱交给露齐亚。
  “谢谢。”露齐亚说,“你们替我做东西的份……”
  “不要。”夕里子摇摇头,“作为友谊的一点表示。等于帮邻居搬家罢了。”
  “对。很开心。”绫子和露齐亚握手。
  珠美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又不敢说“给我兼职费”,只好说:“下次请吃饭好了。”
  “还没请教名字。”
  “我叫佐佐本夕里子,姐姐是绫子,妹妹叫珠美。”夕里子介绍一番,“那么,我们走啦。”
  三人离开露齐亚的店,回去酒店。
  露齐亚站在店门口,好奇地目送她们的背影。  
 
第六章 白骨
  “喂喂喂。”国友笑说,“你们做了越出常规的事来啦。”
  “是姐姐的好主意。”夕里子说。
  两人在大堂里聊天。
  水科梨香和杉山刑警在柜台登记入住房间后,各自回房去了。
  “以后准备怎么做?”夕里子问。
  “唔……水科梨香也许想见一下那叫露齐亚的女孩。”
  “但,露齐亚什么也不知道。”
  “对,必须先解释,为何她特地从老远的日本跑来这里。”
  “她有露齐亚的母亲写的信吧。”
  “嗯。也许应该先让露齐亚看那封信,然后才决定怎么做。”
  “也好。也许那是最好的办法。”夕里子点点头,“你说她父亲叫水科和也?”
  “嗯。我想他不会来住这个市镇,大概是住在附近别的市镇吧。”
  “至少这间酒店没有一个像他的住客。”夕里子说,“不过,他大概没想到警方已知道他来了这里的事吧!”
  “说的也是。所以有必要监视一下那间餐厅。”
  两人在谈着时,杉山刑警走了过来。
  “嗨,好可爱的酒店。我的床单是粉红色的图案咧。”杉山笑了。
  “适合你嘛。”国友开他玩笑,“杉山,趁她还没下来以前,先商量一下。”
  “我留在这儿,待会陪陪梨香好了。”夕里子说。
  “拜托了。”
  国友和杉山一同走进里头的茶座。
  夕里子哗啦哗啦地翻看她看不懂的法语杂志。
  一个影子静悄悄地移到夕里子的脚旁。
  进来的是个外表给人冷漠印象的瘦个子男人,身穿高级大衣。
  他飞快地望了夕里子一眼,然后走向酒店柜台,用德语说了些什么。
  夕里子当然不晓得他们的谈话内容。柜台服务员摇摇头。
  “谢谢。”瘦男人说,正要离开酒店之际——“咦,是你。”
  男人看到的是下楼梯的水科梨香。
  梨香一下子止步。
  “你是水科的女儿。是吗?”
  “嗯。”梨香谨慎地答。
  “记得我吗?”
  “是……池上先生吧。”
  “对对对。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遇见了。”
  “池上先生,为何到这儿来?”
  “我吗?工作呀。这是个好地方,我们公司想以这里为舞台拍广告,所以我来看看。你住在这儿?”
  “是的。”
  “我们住在富里布尔的酒店。有空不妨来玩玩。”
  “谢谢。”
  “有你爸爸的联络吗?”
  “什么也没有。”梨香摇头,“那种人,我不把他当父亲了。”
  “不,他是很好的人啊——那么,我先走啦,祝好运。”
  “多谢。”梨香鞠躬。
  叫池上的男人走出去以后,梨香向夕里子走过来。
  “坐一下好吗?发生许多不幸的事情哪。”夕里子说。
  “嗯……”梨香含混地,“刚才那个人——”
  “——是不是叫池上?”
  “他是父亲的同僚。二十年前,他和父亲一同在这个市镇住过。”
  那不是水科和卡蒂亚相识的时候?
  “嗯。若是偶然就奇怪了。”
  “不是偶然。”
  “为什么?”
  “在飞机上,我也见到永田。他也是和父亲来过这里的人。还有一个,我想是叫铃村。”
  “铃村。那个人也来了?”
  “我没见到,我猜他是来了。”
  “唔。来了也不奇怪。”夕里子点头,“可是,他们为何而来?”
  “一定是他们知道父亲来了这儿。不可能是偶然。”
  “言之有理。”
  夕里子虽然毫无头绪,但她对刚才那个池上的印象称不上太好。
  夕里子从梨香口中得悉了她父亲水科和也辞去公司职位,被人当杀人犯追踪的内情。
  “那么说,因为你父亲的辞退,那些人得到了好处。”
  “是的。”梨香说,“全都做了董事或总经理。听说社长被架空了,没有任何权限。他们三个掌握了公司的实权。”
  似乎内有乾坤,夕里子想。
  这件事不会以单纯的通缉犯拘捕剧终结,夕里子有那种预感。
  国友一定会感叹说“好自为之好不好?”这样的话。
  “我想去见见露齐亚。”梨香说。
  “但——”
  “我有那封信。只要交给她,她一定谅解一切的。”梨香用坚定的声音说。
  对。不需要逃避。从正面去碰碰看。
  “那就走吧。”夕里子站起来,“露齐亚懂日语的。”
  “好极啦。”梨香笑了。
  “OK!”的声音在晴空下回响。
  “来,试拍!”
  “等等!站在那边——对,再右一点!”
  珠美在观赏电视台拍摄。
  没有大明星是没趣,忍耐忍耐吧。反正无所事事。
  “在干什么?”绫子也走过来。
  这里从酒店走路过来不过几分钟,已是身处树林中了。
  小河细流,河水透明而冰冷。
  电视工作人员把摄影机朝向这儿的风景,心情都很愉快。
  “来,慢慢地走,再慢一点。”
  在指手画脚的是导演。当模特儿的女性在走动着,不是大明星,但在这大隆冬的寒冷中,只穿红色套装。走近一看,发现她脸色苍白,而且发抖。
  “好,OK。”导演扬手,“我想再拍一段。”
  “那个怎么办?”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指着的,像是一间有一半藏在树里的木质小屋。
  “好哇,不错,有乡村风味——喂,镜头转去那边。”
  沉甸甸的摄影机搬了过去,固定在地。
  “你来,到那树阴下。喂,收拾一下那一带的枯枝。”
  工作人员总动员去收拾,小屋逐渐可以看得清楚。
  “你呀,装作去开那道门吧。”
  “要进去吗?”模特儿大声问。
  “不,不用进去。”导演回答。
  “是。”
  模特儿的手搭在门把上。
  “再等一下。光线的亮度——”导演看看光的折射角度,终于颔首,挥挥手说,“OK!来吧!”
  “好冷啊。想想办法呀。”模特儿发出可怜兮兮的声音。
  导演只说:“再忍耐一下吧。”
  旁观的珠美说:
  “当模特儿好辛苦,我不想当了!”
  “无论什么工作,一旦专业化就辛苦啦。”绫子说。
  电视方面好像正式开始了。
  “五、四、三、二、一,开始!”导演喊。
  模特儿的手搭着门钮,站着摆姿势。
  “那小屋是什么?”绫子说。
  “不晓得,总之很旧了,快倒塌啦。”
  “怎么那么简陋——”
  导演又在喊:“打开门,做出假装要进去的样子。”
  “是啦是啦。打开门进去?”
  “如果打得开的话。”
  古老小屋怎么看都不是布景,而是真东西。
  “那么,去吧!开始!”
  模特儿做出下班回家的写字楼女郎模样,打开小屋的门。
  有什么东西……白色物体从里面倒出来。
  “哇!”模特儿的叫声回响在树林里。
  “怎么啦?喂——”
  导演大声喊,模特儿呆呆站着。
  “什么事?”其中一个人走向那小屋,立刻奔回来说:“不好了!”
  “怎么啦?”导演皱起眉头。
  “那间小屋有……白骨!”
  “你说什么?”
  “人的……白骨……尸体。”
  在旁听见的珠美对绫子说:“姐姐,他说的是白骨哦。”
  “嗯……”
  “过去看看。”
  “你去如何?我留在这儿。我不想看什么白骨。”
  珠美急急奔过草地,来到小屋前。
  模特儿吓坏了。一脸灰白,快要晕倒了。
  珠美看出,在门打开时,白骨似乎是被门牵动而倒出来的。
  可是,何以这种地方会有白骨呢?
  小屋说是古老,还不至于是古代遗迹。
  “这是……”导演也跑过来,瞪大了眼。
  夕里子姐姐,到底还是“杀人”啦,珠美想。
  “又杀人啦。”珠美知道夕里子会叹息。
  为了尽快告诉夕里子,珠美立即向酒店奔去。
  剩下绫子一个人,怔怔地说:“发生什么事?”
  谁都不答她,她发出的是空洞的疑问。 
 
第七章 久别重逢
  午后这个时间没客人,很空闲。
  露齐亚把咖啡倒在杯里,靠着柜台慢慢喝。对了,母亲也爱喝咖啡。
  由于母亲太爱咖啡了,无论怎么忙都很拘泥于咖啡的味道,从不让露齐亚替她泡。所以,当母亲生病了,露齐亚一个人经营这间店时,她泡不出好喝的咖啡,结果练习了好久。
  可是,现在她所喝的咖啡,却有“母亲的味道”——是那奇妙的三姊妹泡的咖啡所剩下的。
  当然,她们不是专业厨师,这个味道可能是偶然泡出来的,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它和“母亲的味道”出奇的相似。
  对露齐亚来说,那是双重的惊奇。其一是那日本女孩泡出这个味道的咖啡,其二是自己丝毫不为那件事觉得懊悔。
  露齐亚环视一下光线微暗的店内情形。欧洲的冬天,黄昏来得早。
  那三个女孩所做的事,令露齐亚受了很大的冲击。
  不单是她们做菜给客人吃而已,而是那种方法很轻松地战胜了露齐亚心中的“堡垒”。
  是的。看见她们三个冒汗干活的情形,不知怎的在露齐亚心里头涌起一股愉快的感觉。那是自从母亲死后遗忘了许久的东西。
  也许没有必要把日本客人赶走了。总的来说,使母亲怀孕后一走了之的只不过是“一个日本人”,不能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咯吱”一声,门发出声响。
  一个一眼看出是日本人的男人走了进来。露齐亚有一瞬的迟疑,这时,男人说:
  “你好。”
  相当纯熟的德语。
  “欢迎光临。”露齐亚用日语说。
  “好流利的日语。”男人稍微瞠目。
  “学过的。”露齐亚微笑,“吃饭吗?”
  “呃——简单的就好了。”
  男人看起来有点疲倦。他在柜台坐下后,问:“你,一个人?”
  “嗯。所以菜式不多。”
  “没关系,有‘肉蓉’吗?”
  露齐亚正从水壶倒水在杯里的动作停止了。
  “嗯……母亲传授的。”
  “我要那个。”
  男人用肘撑着台面,注视露齐亚的眼睛。
  “是。”她在男人面前摆了刀和叉,“请等一会。”
  露齐亚走进厨房,闭目,大叹一口气——搞不好……说不定他是……
  她调整心绪,把切半的肉蓉和薄酸浆一同仔细地盛在碟子上。母亲最拿手的肉蓉。加一点儿功夫,味道就不同啦。母亲这样说——是你爸爸教的。
  确实,一点点香料的不同用法,味道就截然地改变了。市镇上的人,偶尔来访的客人,都爱叫这个肉蓉。
  “请。”
  露齐亚从厨房回到柜台,放下碟子——发现男人伏在柜台上,好像睡着了。
  “请问,你怎么啦?”露齐亚困惑不已,“先生,是不是不舒服?”
  对于露齐亚的呼唤,男人完全没有回答的迹象。她轻轻伸手过去,拍了男人的肩膀两三下——男人的身体徐徐倾斜,就这样崩溃似的倒在地上。
  露齐亚一瞬间呆立在那儿,然后急急奔过去。可是——怎么回事?
  “先生,振作些!”
  她喊,但一直没反应。
  露齐亚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咚咚咚——什么声音?
  在敲半掩的门的,是刚才三姊妹中的一个——中间那个。
  “露齐亚小姐,我是佐佐本夕里子。”
  说着,夕里子走进店里。也许外头太亮的关系,她一时之间没察觉店内发生什么事的样子。
  “呃……”露齐亚欲言又止。
  “我无意打扰的,抱歉。只是有个人务必想见见你,所以我把她带来了——”说到一半才发觉,“怎么啦,那个人?”
  她这才发觉倒在地上的男人。
  “不晓得……他突然晕倒……”
  夕里子急急跑上前去,蹲在男人身边。露齐亚留意到,还有一个年轻女孩从门口窥望店内情形。
  “没有知觉了。”夕里子说,“必须马上送去医院。”
  “爸爸!”突然这样喊的,乃是从门口奔进来的少女,“爸爸!你怎么啦?”
  她哒哒哒奔过来,一把推开夕里子,把男人扶起来。
  爸爸?她叫爸爸?
  露齐亚注视那少女。
  “露齐亚小姐。”夕里子说,“这个晕倒的人姓水科,是你的——父亲。她是梨香,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