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的手触及他的面颊,是冰冷而有些潮湿的。但我已经失去了感知的思考能力,那一巴掌下去,手心火辣辣的,好像攥了一个火球在手里。我攥紧的拳头,指甲也深深地嵌入到皮肉中去。

“为什么要到现在才告诉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真的已经爱上你了。”我的声音哭得沙哑,有气无力:“在我爱上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我也并不在乎最终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可是我爱你。”

我的泪水已经不自觉地顺着脸庞一行一行地流淌下来,滴在地毯上,竟然发出嗒嗒的声音。

窗外忽然下起雨来,越下越大,劈里啪啦地打在窗户玻璃上。从窗户看出去,四面都是一片灰茫茫的,什么看不清楚。

我提起一口气,奋力地转过身冲出门外,大门在我身后猛然摔上。

我拼命地按着电梯按钮,恍惚间听到那房间里发出的巨大声响。一切都随着那响声破碎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就像是空气里的肥皂泡,经不起那么轻轻的一碰。原来再美丽的七彩绚烂,都只不过是一个幻像而已。

雨真的下得很大,大颗的雨点搅碎了我的眼泪。

没有晨曦,天已经亮了。

衬衫和长裤沾了水,单薄的像是一层纸贴在我身上,拖鞋也都湿透了,双脚冰冷冰冷的。我知道梦醒了,灰姑娘的水晶鞋碎了,一切都会变得虚幻,马车也变回了南瓜。我为了一个虚幻的人放弃了我原本的一切,现在我失去了这个人,于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

一切的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画上这个句号的,居然是江洋。

孟江洋。

我不能接受这一切发生的那么快,那么突然,那么剧烈。

我该怎么办呢?

雨点打在我身上很疼,我走进路边电话亭,苍白而又通红的手指慢慢地抚摸着那座电话机。我身上没有钱,一分钱也没有。可笑,我本来是个职业女性,可是如今我真得变得身无分文,无家可归。

我在这座城市,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流浪者,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电话机旁放着一枚硬币,也许是谁打电话时无意间放在那里。一个硬币而已,平时掉在地上也许我都不会去捡,但是这时候它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是通向真实世界的一艘飞船。

我捏着那冰冷的硬币,颤巍巍地丢进了电话投币口。

我按下了一个的数字,电话那头的声音冷冰冰的回应着:“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如同三年前的每一次拨打。

我紧紧地抓着听筒,全身颤抖。

我竟然还记得那个号码,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记得那个号码,只记得那个号码。我曾无数次的拨打,无数次的被回绝,无数次的失望,我知道江洋不会再回来了……可是在我绝望的时候,茫然的时候,我竟然还是只记得他的号码。

硬币从退币口跳出来,又被我塞回去,我拨那个号码,一次又一次,一个一个数字的摁下去,那个声音就像是一个冷漠而娴熟的拳击手一次又一次将我击倒在地,终于我无力再站起来。我捏着听筒颓然倒下,背脊从那冰冷的玻璃壁上滑下,擦出一阵火辣辣的灼痛感。

亭外大雨磅礴,也许要刮台风了,也许我会被这阵风带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

那么,江洋,你是不是还会回来认领我呢?

第 20 章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言晓楠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了,我恍惚间有一种时空错位,我在哪儿呢?

“晓楠……我渴……”

一开口,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沙哑无力,就像是堵在喉咙里无法发出,好不容易挤出来了却像是砂纸在摩擦细石。

我模糊地看见她走过来我身边坐下,捧住我的头,喂我喝下了什么,喃喃地说着:“哟?怎么吃了药还这么烫啊,会不会烧成神经病啊?”

我无力地诅咒她:“你才是神经病呢。”

我听到她笑起来,狠狠地给了我一个爆栗子,说:“都这样了还惦记着把我变成神经病,睡你的吧。”

我支吾着“嗯”了一声,而后非常安心地睡去了。

我想那一定是我做的一场梦。我梦到有一个叫郑凯文的人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把我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然后剧集谢幕了。狗血的编剧给了我狠狠地一击,把我打下舞台。

但是那都是梦啊。

就像是那个时候我发高烧躺在言晓楠的公寓里,江洋从老家跑回来看我,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说:“梁洛心,{奇}你快退烧,{书}退烧了我就娶你。”{网}结果我醒过来以后,他却说:“谁说要娶你了,你做梦吧。”

是啊,一定是做梦吧。

梦醒了就好了,一定就会好的。

当真是滚滚红尘如一梦。

不管我做的是什么梦,我知道郑凯文都不可能再来找我了。

他说的对,他从来没有爱过我,正如江洋当初的悔婚一样,从来都没有爱过我的人,怎么可能在乎我。

所以这一场赌局,我们都输了。

阳光照进房间,我隔着床单也感到了温暖。

我懒懒地翻了个身,却感到身上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压着我。我揉了揉眼睛,看到一条雪白修长的腿,一刹那惊雷炸开,我失声惊叫起来。睡在我身旁那个家伙也跟着我跳起来一阵尖叫。

我一把抓住她,大声喊着:“言晓楠,言晓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睡在我旁边?”

言晓楠被我摇得天旋地转,大声吼道:“是我是我,大惊小怪干什么!”说完推开了我,倒头又睡,用枕头蒙了头。我抓开那枕头,硬是把蓬头垢面的言晓楠拉了起来,一阵狂摇后问:“言晓楠,你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啊——”言晓楠爆发了,用力地甩了甩手说:“梁洛心,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我都已经不免不休地照顾了你两天两夜了,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会儿。你吃了感冒药怎么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那个医生是不是开错药了啊。”

她稀里糊涂地爬下床去,在写字台上找了一通,终于把那药片找出来了。

我看这个房间,的确是个标准的旅馆房间,言晓楠的衣服乱七八糟地丢在地上沙发上椅子上,简直和我们在上海的“小狗窝”一模一样,窗帘是厚重的银灰色,阳光只是从一条缝隙中射出来。

我走过去,哗啦一声拉开窗帘,言晓楠一阵急挖乱叫:“梁洛心,你要死啊,不知道我见光死啊。姑奶奶昨天通宵拍封面,哦……不对,我是通宵照顾你,今天还不让人好好睡一觉……”

她一边说一边就抓着药片钻回到被窝里,我把那被子拉开了,盯着鸵鸟状的言晓楠问:“快说,你怎么来香港了?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背不住我这么死缠烂打,言晓楠一幅丐帮弟子的派头,双手抱拳求饶道:“好姐姐,你饶了我吧,让我再睡个五分钟,两分钟,三十秒也可以……”

“快说,快说,快说,我怎么会在你这儿的?”

“你……你……”言晓楠胡乱地抓了抓头发,想了很久才说:“有个男人把你送来这里的。”

我的心咯噔一下,紧接着问:“是什么人?”

“我不认识那个人。”言晓楠打了个哈欠,终于说:“不过他个子很高很魁梧,看起来三十岁出头,长得很帅,说话很酷。”我看到言晓楠两只眼睛开始放光,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质素一定不差。

但我想不起来会是谁,但我却希望他是谁。

我贼心不死地问:“你……确定你不认识那个人?”

“我肯定地告诉你不是郑凯文。”言晓楠推开我,干脆走到浴室里刷牙,含含糊糊地说:“那男人看起来比郑凯文年纪大,而且他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那架势跟黑社会似的。他在这里留了一会儿,还带了个私人医生过来给你看病,桌子上的药就是他给你买的。”

我冲到浴室里吼道:“言晓楠,你不认识他居然把他放进来,你,你怎么能随便给我吃陌生人拿来的药。”

“好歹他把你从街上捡回来了啊,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吧。”言晓楠哗啦哗啦地洗了把脸,长发在脑后挽了个发髻。“而且你那个时候半死不活的,我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言晓楠语重心长地说:“梁洛心,我发现你生命力震得很强哎,两天前你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结果现在你根本就健康得能去杀人了。”

我知道她是夸我。

“可是,你跟郑凯文是怎么回事?”言晓楠走到桌子旁,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和化妆品下拿出一张报纸塞给我:“为什么报纸上说你们订婚了,又说你们分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流浪在外面,还下那么大的雨。”

我看着报纸发呆,那照片……应当还是我跟凯文在珠宝店的时候被偷拍的,报纸是几天前的?虽然不是头版,但是照片也够醒目,标题更是恶劣的不堪入目。但是不管怎么样,那都是“曾经”的报纸了。

正如言晓楠所说的,我是生命力很强的生物,仅仅亚于言晓楠这种超级无敌小杂草。

“没什么,他……我们分手了。”我随手把报纸丢在地上,自顾自地走到浴室里去洗漱。

言晓楠呆愣了几秒钟,然后冲进浴室反问道:“分手了?他甩了你?他还是不是人啊,你丢下大好的前途跟他私奔到香港,现在还不到三个月,他就跟你分手了。他是什么人啊,简直禽兽不如。”

我那算什么大好前途,留在上海也只不过跟着杜泽山……那个杜泽山……我挤出了很长的一条牙膏,很久很久才发现牙膏已经溢到手上了。

“不行,我要去杀了他,这臭男人!”言晓楠是那种卷起袖子就会杀人的单细胞动物,我相信她一定会去找郑凯文,就算不会真的杀了他,也不让那家伙生不如死。但是我不希望她这样做。

我拉住她,平静地说:“算了,晓楠。我早说过,就算是最后被我弄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那也是我的人生,我会自己面对的。这件事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你不用替我报仇雪恨。”

言晓楠眨了眨眼,她那种茫然的表情我看得多了。高中的时候看到英语阅读是这表情,在专卖店买衣服看到标价牌是这表情,后来看到我跟江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她看了我很久,突然叫起来:“哎呀,你把牙膏擦在我睡衣上了,这件衣服好几千块哎。”

“你睡觉不是不穿衣服么,什么时候穿那么贵的睡衣了。”我甩掉手上的牙膏,在水龙头下刷着牙。

“我不是怕那个酷哥又突然杀回来么,要是突然爬起来穿衣服,多糗啊。”她挨着我身旁用毛巾擦去衣服上的牙膏渍,我吐出漱口水,用牙刷指着她说:“看看你这种人,重色轻友,那时候我可是发着39度的高烧啊,你居然还在想男人。”

言晓楠恬不知耻道:“你第一天认识我啊,我对于极品男人从来都不吝于表达我的倾慕之心。”

真好,我终于又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中了。我突然抱住她,任她在我怀里抓着湿毛巾挣扎。

我朝她吐吐舌头,拉上浴帘去洗澡。出来的时候,言晓楠已经坐在梳妆台前抹口红了。这家伙真是天塌下来都要穿的美美的去死的那种人。我无奈地摇摇头,看到桌上的感冒药吃了一半,想必我是病了好几天。

我拿着药片出了一会儿神,才说:“晓楠,你什么时候到香港的?”

“都快一个礼拜了。我是因为一个活儿才到香港来的,已经拍得差不多了,本来我都打算回去了,临时又找我拍了一组照片。我这几天给你打电话你电话一直留言,我都下了24小时追杀令了,你还不出来见我。你电话……是不是不在身上啊?”

我忽然想起来,我所有的东西都还在郑凯文的公寓里,包括我的通行证。

“洛心,那家伙怎么你了?”言晓楠抓着口红简直像是握着一把菜刀,咬牙切齿道:“他是不是又脚踩几只船啊?”

“不是……”我擦了擦头发说:“这件事太复杂,总之,不关他的事。”

是的,的确不关他的事。

那一晚,郑凯文说这样那样狠毒的话,却在全身颤抖,声音飘乎,墨色瞳孔里刀痕般划满了伤痛。我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我相信他那一晚说的那些话,不全都是真话。然而,结果已经注定,不管是为了什么,他终于还是放弃了我。

“你还替他说好话,你真是笨死算了。”她扣上口红的盖子,看着我说:“反正分都分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回上海,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是的,我要重新开始,过我自己的生活,所有的那些不着边际的一切,都让它们去死吧。

言晓楠叹道:“知识女性就是好,三十岁也能重新开始,我们这种吃青春饭的,眼看就要下岗了。一个个水灵灵的小妹妹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眼看就要死在沙滩上了。你怎么就什么时候都有勇气重新开始呢,你知道‘重新’二字对我来说有多难么。”

“我都差不多算是死过一次了,既然活过来了,就要继续活下去。”我梳着头发,忽然反应过来,冲她大喊:“什么三十岁了,我才二十八岁零七个月……”

我们在尖沙嘴,铜锣湾,金钟日日游荡。

因为我身上没有钱,也没有信用卡,所以我只能威胁言晓楠陪着我,替我买单,为我花钱。幸而我以前常常为她付钱,而她也习惯了游手好闲,加上这几日她工作已经结束,有大把的时间陪着我治疗失恋创伤。

对于我们这两个购物狂人来说,再也没有比DFS更好的地方了,楼上楼下逛了十几圈,各人手里提了十几个袋子。然而战利品永远都是言晓楠的,我只不过是个搬运工而已,寥寥无几的战利品都穿在身上了。

“言晓楠,我失恋了,你不该安慰我一下么?居然还让我搬东西。”

“你哪儿像失恋啊。失恋就应该像你上次那样,抱着我哭啊哭,哭得我的枕头套都湿光了,哭得被你同事拉着上医院去看砂眼,结果只是眼充血而已。你看看你现在,能吃能睡,嗓门倍儿响,一开口简直能震死一头犀牛,哪儿像是失恋啊。”

言晓楠拉着我在底楼咖啡座坐了下来,买来两杯冰拿铁,我们各自吮吸着。

“你恢复得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