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快,快,快打电话给江洋,告诉他啊。”她恨不能从我背包里把电话拿出来自己拨号,我无奈地按住她的手说:“我会打的……你是不是还要登报声明上电台广播,别激动,你这么激动以后自己当妈妈了怎么办。”

“我自己当妈妈才不会这么激动呢……唉,对了,你等一下……”她拿着电话跑出了医院大门,我急忙在她背后大喊:“喂,你给谁打电话啊,你别昭告天下了,千万别告诉我妈。”她回过头来向我挥挥手,一扭头又不见了。

我绝望地看了看天,神啊,那个冰山一样的苏孝全真的适合她吗?

这时候我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并没有来电显示,我的心扑通扑通地乱跳着,难道手术这么快就结束了。我心里一阵激动,急忙按下接听键,脱口就问:“是江洋吗?”

不能否认我的担心和期待,我多么希望他手术后第一时间醒来就会给我打电话,我多希望哪个手术不会斩断我们的过去,更不会摧毁我们的将来,我们一定不要隔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声音说:“是我。”

我那欢呼雀跃的心仿佛被人一枪击中,从万丈高空坠入深渊。我捏着电话很久,觉得手心都冒汗了,仍然无法说出一个字来。电话那头的声音又说:“对不起,突然打电话给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我支吾了一声,抬头看着言晓楠是否已经回来。

“你在外面?”

“嗯。”

“能见个面吗?”

“现在?”我不禁环顾四周,他是否就在我周围,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发现自从知道江洋的身世背景之后,我整个人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简直就像是对警匪片过敏的小粉丝一样。

“可以的话,下午六点半,我在金茂餐厅等你。”

我看了看表,已经四点多了,我从静安赶过去浦东也要两个小时。沉默着,突然看见言晓楠兴高采烈地从外头走回来,急忙说:“好,就这样。”然后飞快地挂断了电话。言晓楠兴致勃勃地看着我说:“江洋么?他手术结束了?他知道了吗?”

“我一会儿再打。”

“现在就打嘛。”

“好,好……”未免我的电话被言晓楠抢走,我只能拨通了那个号码。然而等待了【奇】很长的时间,最终传来【书】的是忙音。可是这时候我心【网】乱如麻无暇思考,只好挂上电话,沉默着。言晓楠盯着我,我只好解释:“没人听。大概还在动手术,我过一会儿再打吧。你还有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就是陪着你呗。”她挽着我的手大步走出医院,我皱眉道:“你怎么这么不务正业啊。”

“我的正业就是照顾你。”

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我阻止了她,她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想自己开车啊,算了,你现在是孕妇啊。”

“晓楠……”

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我终于还是说:“我晚上要去见一个人。”

言晓楠立刻皱起眉头:“谁?”

我吞吐了一会儿,声音低得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郑凯文。”

“见他?”言晓楠的声音里是震惊夹着一点不可思议。

我们站在人行道上,日光穿过树荫洒落在我们脚下,像是一片片碎裂的金箔。我的脚不安地踩着那些金色碎片,言晓楠沉默了,然后她说:“刚才那个电话是他打的?”我点了点头说:“我想我应该去见他一面,毕竟……我想应该见他一面,我有些话要说。”

“你现在见他不要紧吗?”她的口气温和了下来。

“不要紧的。”我笑了笑说:“我只是想跟他说清楚,而且,他也就要结婚了不是吗?”

言晓楠很艰难地点了点头,悠悠地叹了一口气:“那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他又不会吃了我。”我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又回头向她说:“你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要是一会儿江洋那边打电话过来,一定要帮我接哦。”

言晓楠扁扁嘴:“你太晚回来,我可不帮你打圆场。”

 

作者有话要说:很多人看完了书都怪我没有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我也思量过这个问题。所以对于众怒,我将在下一本《琉璃脆》里给大家一个完整的交代。这个系列预计是有三本,《琉璃脆》是《如果下辈子》的姊妹篇,讲得是凯文的哥哥郑凯志和乔芷珊的故事。已经开始连载,反正我保证,系列结束一定会皆大欢喜,我不会后妈到底就是了。生活太多坎坷,何必还给自己添堵,是吧!(某:砍死你,还好意思说。)

第 40 章

出租车开到金茂楼下的时候,我才忽然想起来自己今天为了检查只穿了一身浅色连衣裙和米白色针织开衫,没有精心打扮没有华服美饰,突然就这样站在金茂楼下,和那些“白骨精”站在一起,真是相形见绌了。

正出神,大堂经理走过来说:“请问,是梁洛心小姐么?”

我点点头,那经理说:“郑先生在等您了,请跟我来。”

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走进去,到了电梯门前,对镜一照,倒也还看得过去。可能因为这些天好吃好睡,又不用风吹日晒,所以不化妆那个脸色也还是白里透着一点红,更何况,今天正是所谓的人逢喜事精神爽。

我想着,江洋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比言晓楠更疯狂。

他是那么可望有个孩子,属于我们的孩子。

这个孩子简直就像是通往未来的一扇门。

电梯一路升到了顶楼,那经理为我开门,而后示意我走进一家餐厅。餐厅服务生非常客气地领着我走了进去。这豪华的餐厅,我只在报纸广告和杂志封面上看到过,从来没有胆量踏进来。但是今天走进来一看,周围的客人不是金发碧眼,就是一身CUCCI,LV,我背的那个小包包连牌子都没有,衣服更是从头到脚不足一千块。

现在真后悔没有听江洋的话把他的信用卡都刷到爆。

服务生把我领进一件包间,门一打开。我就看到了他。

日光从宽敞的落地窗照进来,勾勒出我熟悉的背影。我有一瞬间的恍惚,分手那一晚他也是留给我这样一个背影。那时候是晚上,霓虹灯映着他的背影像是一圈光晕。重逢在日暮,夕阳映出他的背影仍然是那样闪闪发光。

这就是他,无论何时何地,他永远都卓尔不群,那样闪闪发光。

他听见服务生的呼唤,一转身,看见了我,向我笑了一下。这样久不见,他还是瘦了,但依然是那样挺拔颀长,简直完美如雕塑。

我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的身影隐匿在日光中,他的笑容那么悲伤。但是现在我看不到了,我什么都看不到了。他还是他,我还是我,我们之间除却了华丽而繁复的一切,剩下的竟然是这等平凡而温暖的对视。

繁华落尽,如梦无痕。

服务生带上门,他走到包间的深蓝色天鹅绒沙发旁,客客气气地对我说:“坐。”

我慢慢地将背包放在沙发上,非常小心抚平了裙子坐了下来。他看着我,笑了一下,淡淡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了,久到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了。

窗外的斜阳映进来,把餐桌上一瓶红玫瑰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一直垂到我的脚边。地毯是64针的密织斜纹,上面盛开着一朵一朵绚丽的矢车菊。

“突然约你出来,唐突了,有没有吓到你?”他端起茶几上的茶具,慢慢地冲泡功夫茶。那动作还是那样娴熟,还是那样优雅,我们之间的一点生疏在那慢悠悠的动作,缓缓流淌的茶水中被冲淡了。

我接过他递来的茶杯,低头笑了笑说:“没想到你会突然约我。”

“其实想约你很久了,但是每次都怕你拒绝我。还没拿起电话,就被自己给打败了。总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端起那小小的紫砂茶杯闻了下,浅浅呷了一口,说:“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愿意见我。”

“为什么不呢。”我看向他,抬手拢了一下耳鬓的碎发说:“其实我也一直很想再见你一面,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也有很多话想听你说。虽然今天见面有些突然,但是,总想要见这一面的。能见这一面,还是好的。”

虽然说是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这时候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头绪来说。有些话到了嘴边,总觉得他应该是知道的,不必我赘述了。而有些话想要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而他也只是沉默着,没有说出我想听的那些话来。

然而我想听的是什么呢,也许我自己也并不清楚。并不像许多分手的恋人那样,重逢的时候我恨他,他也恨我,或者纠缠不清,或者烈爱伤痛。统统没有。我们之间仿佛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

茶过三巡,他终于问:“你恨我吗?”

窗外是浓艳如血色般的绚烂残阳,外滩的古建筑在它的映照下宛如金铜铸造的精致模型,淹没在一片金红色中。

我恨他么?其实我从来也没有恨过他,即使他对我说出那样残忍的话,我仍然不能恨他。我慢慢地摇了摇头,垂下眼睫看着那清浅的茶水,淡而清澈的色泽,宛如我此刻的心境。

令人心动的香气,就像我们的过去,飘然远去了。

但你永远不会忘记那曾经的味道,爱情的味道,永远不会。

“洛心,你真的很好。”他拿起茶壶又斟了一轮茶,悠悠地说:“我父亲他前不久去世了,去世的时候,他对我说他很喜欢你。”

我诧异地看了看他,他也抬头望着我,笑了一下说:“我当时也很奇怪,他甚至都没有好好看过你。可是他说,那天在医院的时候你挺身而出保护我,他从没有见过我身边有哪个女人这般为我。他说你是个好姑娘,可惜我没有福气。”

最后一句话,不小心触动了我心头那旧日的疼痛,我低着头,那杯茶已经没有热气,空调打得太冷了。

“我一直很讨厌父亲。他那么懦弱,什么事都要向别人低头,总是受人摆布。我总是想我以后不能像他那样。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还不如他,我比他更懦弱,更没有主见没有勇气。”

他捏着那个小小的茶杯,慢慢地转动着,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但是杯子只是缓缓地转动着。

“洛心,其实当初我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我只是没有勇气。”

他握着杯子的手指筋络分明,却异常的苍白有力。我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手,他抬起眼睫看着我。

“都过去了,不是吗?”我笑了一下,说:“你做了选择,而我尊重你的选择。”

他也终于放松地笑了一下,说:“洛心,你真是好姑娘。那天在警署的时候,我其实很想带你走,可是……我没有勇气,我真的没有勇气……你不要怪凯奇,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有怪他。”我低了低头,觉得我必须要说些什么,于是我的思绪顺着他的话题到了那一天的警署……我想到了那些流言蜚语:“还没有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

“你和乔小姐……”

“乔芷珊?”他笑了一下,说:“她是个难得的女子,我大哥才好福气。”

我愣了一下,转而笑了起来,我们都笑了。

夕阳在整个房间里注满了温暖的颜色,一转眼,那金色就看不见了,窗外亮起了绚烂的夜景灯,黄浦江上的游轮滚滚而来,又匆匆而去。

“我忘记你还有一个大哥,我还以为……”

“乔四爷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把女儿嫁给我。我大哥真的好多了,只有他才配得上乔四爷的信任,我……不过是个不懂得抓住幸福的傻瓜而已。”他低下头,慢慢地说:“好在总有一个人是幸福的。”

“你现在不幸福吗?”

“我?”他笑了一下,站起来走到窗前,轻声地说:“我还可以幸福吗?”

那声音像是投入湖泊的一颗石子,令我的心泛起一阵阵的涟漪。酸楚、甜蜜、苦涩、疼痛统统泛上来,挤在我眼眶里。我摇了摇头说:“不会的,你一定会幸福的。我说过的,我们都会幸福的。”

他回头看了看我,忽然笑了一下说:“那么,你幸福吗?”

我的唇边扬起一抹甜蜜的笑容,那笑容像是一种香氛,从我的嘴边荡漾开去。

忽然窗外灯火辉煌,整个外滩宛如被千万只手点亮,刹那如同一座城池自海底油然升起。所有的夜景灯失去了光彩,在一刹那天空都被照亮了。然而这还并不是最绚丽的时刻,在那城池的背后,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烟花盛开了。此起彼伏,简直宛如一场绚丽的天际之雨。

 

作者有话要说:实践告诉我,同时开很多坑而不填,是对自己人品的一种玷污。我决定以后不干这种蠢事了~~嗷嗷,一把土一把灰的填啊填。

第 41 章

我惊叹地看着那场景,郑凯文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温柔看着我说:“喜欢吗?”

我又惊又喜,终于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说:“它们,它们太美了。”

“这是凯悦出事前一晚……我安排的。本来,我是想要带你选了戒指然后就向你求婚,在这里,在我们相遇的地方。”他慢慢地吁一口气,才说:“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机会给你……如果你不来,它们将永远没有机会绽放。”

有满天星辰为证,在最浪漫的气氛下,戴上最闪最闪的钻戒,喝最甜的香槟,还要听最浪漫的求婚词,嫁给天底下最帅的老公……简直像做梦一样,可惜我再也不能答应这个迟来的求婚。

“洛心,如果我说再回到我身边,你会答应我吗?”

他忽然握紧我的手,我不由自主地想要抽回手,但是他握得太紧。

焰火一次又一次地照亮他的脸,他的眼睛那么清澈透亮,就像他第一次说爱我的时候。

可是,当那焰火暗淡下去的时候,一切都陷入了混沌。

他抬起手,慢慢地擦过我的面颊,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已经落下泪来。

“对不起,我总是让你为难。”

我极力地按耐那泪水,他张开手臂抱紧了我,轻声地说:“对不起,洛心。可是,我爱你。”

我双手抓着他的背脊,许久许久,声音也不能平静,我终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那句迟来了许久的对白。

“凯文,我们分手吧。”

他依然没有松手,那窗外的天空一明一暗,交替着进行。

繁华落尽,终究是如梦无痕。

终于他松开手望着我说:“我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