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雒挥行庞玫某雇烦刮沧运阶岳钠佣选

她说的一点都不错:苏孝全,你是个冷血又自私的浑蛋!

“苏先生?”荣志诚试探地喊了一声。

“我得去看三少,你去忙吧。”不等荣志诚回答,苏孝全已经推门下车。

这个拥挤而匆忙的城市,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忙得让人没有时间思考没有时间停留。每次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总是有一丝落寞落在他身后。他知道他一定是漏掉了什么,但是想不起来,他不是一个拥有回忆的人。

前天下午突然接到电话,他只说:“周四下午两点,我在环宇国际等你。你一个人来。”

他本来不应该去的,他们是敌手,没什么好多说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他,心底有一个声音说“去吧,去吧,去了就会找到的”,但是找到什么呢?他不知道,所以他更加想去。

电梯停在23楼,他犹豫了一下,走到接待台前说:“麻烦你,郑先生约了我。”接待小姐抬头一看是他,突然红了脸,手足无措地拿起电话接通了总经理办公室,然后才看向他说:“先生你是……杜……”他微微一笑,说:“杜泽山。”她放下电话,尽量保持平静地说:“郑先生在会议室等你。”他略一点头,转身走向会议室。

会议室的大门左右打开,杜泽山走了进去。室内没有开灯,日光充足,整个长圆会议桌两旁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坐在会议桌的一端,静静看着投影幕布上播放的画面,逆光中看不到他的模样,只有一个清瘦的背影。

听见他进来,那人转过身来,冷光灯打在他脸上,轮廓冷峻犀利。

“好久不见,郑先生。”他按下遥控器,画面停留在一个女子的面部特写上。

杜泽山也笑了笑,客客气气地说:“是好久不见。上次董事会上,你以41%的股份占据了环宇董事长的位子,我还没有恭喜你呢。”

“客气话不必说了,我今天约你来也不是为了公事。”

“噢?”杜泽山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下说:“不是为了公事?我实在是想不出我们有什么私事好谈的。”

“如果你真的觉得没有的话,怎么会来呢?”郑凯文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然后抬手按下了播放键说:“给你看样东西。”

画面又重新动了起来,镜头逐渐拉远了,一个穿鹅黄色针织外套的女孩子坐在沙发上,对着摄像机轻轻拢了一下头发,然后微微笑了一下说:“江洋,如果你看到这盘录像带,不管你是不是还能记得我,我都要说我很高兴你能够健康归来。”

他愣了一下,画面上的女子并非国色天香如花似玉,但是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凌波般灵动的眼睛闪烁着幸福的光。他从没有看到过这女子,但是为什么那笑容那眉眼都如此的熟悉。

他的心一下子被那笑容装得满满的,好像要爆开去一样。

她隔着一张投影幕布望着他们,继续说:“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能见面,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你还记得我们去杭州的寺庙里我求了一支签吗?我没有告诉你,其实那支签文并不好,但我希望那不是应在你身上。我希望你一切都可以顺顺利利的,即使你真的不记得了我,真的不再爱我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幸福。”她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像不像电视剧对白,当着你的面我可不敢说……”

杜泽山扶着椅子的手不自禁地轻轻一抖,表情也是不由自主地表现出一丝震动。然而他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睫都没有动一下。只是望着郑凯文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笑了一下,说:“你急什么,看下去。”

录像里的女子指着身旁一个箱子说:“我把你和我所有的录像带都已经收好了,这样将来我可以把它给我们的孩子看,告诉他,他爸爸是个天才……”她笑了一下,那幸福的笑容像是牛奶上的草莓汁,一点一滴的晕化开去。

“我还没有告诉你,我怀孕了。要明天才能去拿报告,但是我想我应该是不会错的。”她的手慢慢地放在小腹上,说:“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一个孩子么?我想你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告诉你……”

她垂下眼睫,淡淡地说:“这些天我给你打了很多次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打不通。我只能等着你打过来,听着你怪我不给你打电话。我很担心,可是我不敢告诉你。”她抬手轻轻地抹去了眼睫下的一颗泪水说:“江洋,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请记得你当初对我说的话,一定要幸福……”

他忽然站了起来,冷笑道:“郑凯文,你到底想干嘛?”

他笑了一下,突然满眼的愤怒:“你竟然忘记她!”

不是忘记了,他根本就不记得。

他忽然有一种寒意自骨髓中升起,他说的是什么呢。

荧幕上的女子依然淡淡地笑着,说着什么。但是他们都听不清楚了,郑凯文忽然俯身扑过去,一只手抓住了杜泽山的衣领,逼他看着那荧幕说:“你好好看看,你好好看看她,她叫梁洛心,她就是梁洛心!”

他只觉得一阵头疼。荧幕上的女孩子带着春天般的笑容,却像是一根纤细的针,触动他脑海中某一根最细微最脆弱的神经线,直震得每个细胞都在疼,令他全身都疼了起来。梁洛心,梁洛心……不可能,这一定是计谋。

他不会上当的。

杜泽山猛力甩开了郑凯文的手,说:“郑凯文,你想用这个让我身败名裂么?告诉你我不怕,我本来不是什么精英名流,就算身败名裂对我来说也没关系。这种三流的表演你还是留着自己看好了。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不如让她到我面前来演,那更真一些,最好再带个孩子来。”

“我也想让她来当面跟你说清楚,可是她来不了了,永远都来不了了。她死了,被你那个人面兽心的叔叔害死了!”郑凯文冷笑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天言晓楠发现了这盘录像带,这盘录像带也会跟其他所有的东西一样,被那场气爆烧得一干二净了。”

杜泽山忽然抓住了郑凯文的衣领直将他逼到墙角:“郑凯文,你也算是不择手段了。”

“孟江洋,我真是看错你了,洛心也看错你了。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亏她还说不要让你知道,永远永远都不要让你知道……你知不知道她不要让你知道什么?!他不要让你知道她为你吃了多少苦,她不要让你知道你曾经最心爱的女人是被你叔叔亲手杀死的,她不要让你知道你们曾经有一个孩子,可是只有七周就被你的叔叔亲手杀死了,她都不要让你知道,她说永远永远不要让你知道!”

趁着他失神的一刹那,郑凯文反手推开了他。他的背脊撞在墙上,疼得牙肉也发麻。可是不对,最疼得却不是身体。仿佛被人狠狠攥了一把,一瞬间心跳就停止了,连呼吸也乱了节奏。然后碎成了一片一片,剥离了自己的身体。

身后突然有人扶了他一把,关切道:“三少,你没事吧?”

他回头看见那个人,忽然一把揪住他就问:“三哥,你告诉我他说得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是不是……”他指着屏幕上的画面,歇斯底里地吼道说:“你告诉我,她是谁,你是不是认识她,你说话!你告诉我啊!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苏孝全抬起头的一瞬间,那表情已经告诉了他一切。他全身一振,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闪过,如同一把锋利的刀,插入他的大脑。他强忍那疼痛,慢慢地松开了手,苏孝全急忙拉了他一把以防他不慎跌倒。

但是杜泽山却已经挣脱了他,扶着墙趔趄着走出了会议室。

苏孝全回头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画面,抬手按下了停止播放,看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郑凯文,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那句话说:“你真卑鄙!”

“不错,我是很卑鄙。”郑凯文慢慢地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说:“不过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你不要忘了,这世上永远有一个人在恨你,不然她不会把录像带交给我。”

苏孝全觉得自己的骨节在咯咯作响,最后却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郑凯文,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

“二少爷。”看见苏孝全走出会议室,阿昆急忙冲了进去,扶起郑凯文。

他拖着行动不便的左腿,慢吞吞地坐下了,才抬头看了阿昆一眼,问:“什么事?”阿昆吞吐了下才说:“言小姐来了。”他回过头去,发现言晓楠站在走廊的拐角,面容冰冷如石雕。

郑凯文反而笑了一下说:“你是不是也想说我很卑鄙?”

言晓楠慢慢地走了进来,从录像机里把那盘录像带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回到手提袋里。他看着她的动作,忽然觉得心痛无比,良久才说:“你别怪我,我没有办法。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他仔细地擦去了嘴角的血迹说:“我要保证他下周不会出现在环宇董事会上。”

啪的一声,言晓楠抬手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之后她怒气更盛,冷笑道:“我早应该知道你要这盘带子是用来做这个的。我真傻,洛心更傻,她竟然相信你,你跟孟军山根本是同一种人,卑鄙肮脏。”

郑凯文淡淡地说:“我也很恨我自己,我总说这是最后一次,但我一直都在利用她。她如果知道了,也一定会恨我的,对不对?”

言晓楠已经转身走出了会议室,那背影像是一抹熊熊的烈火。

孟军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二点,苏孝全在客厅里等候很久,看到老爷子进门,立刻迎上去说:“三爷,您终于回来了。”

孟军山警觉地反问:“发生什么事?下午的董事会怎么没看到泽山?”

他略一犹豫,还是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孟军山听完之后,一把就提起了苏孝全的衣领,苏孝全默然地闭上眼睛,低声道:“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够干净,当初不应该让他活下来,是我的错。”

孟军山咬牙道:“江洋比你更妇人之仁,幸好那个女人死了,不然到如今更加麻烦。那个郑凯文活下来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他走了这步棋。”他低吼:“我不是说绝对不要让他们单独见面么!你们都是死人吗,那么多人在他身边防不住一个人。”

“这是我的疏忽。”

孟军山推开苏孝全,脱下外套说:“他人呢?”

“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去看看。”孟军山扔下外套就直奔二楼书房。

书房没有开灯,他坐在书桌后的转椅上,悠悠的点燃一支烟。

那烟在城市的光雾中悠悠的飘舞着,终于散去了。

孟军山向前走了两步,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孟军山抬手令苏孝全退了出去。

孟军山走到书桌前,那里放着一张超音波照片。他把那照片拿起来,然后又放了下去,忽然揉成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叔侄俩人却都没有说话,那一支烟在黑暗中若隐若现,许久许久,终于燃到了尽头。

“泽山……”

“我是不是应该叫孟江洋?”他悠悠地说,把那烟在烟灰缸里熄灭了,继而又点燃了一支。“今天有人这样称呼我。”

孟军山不否认,却忽然一拳砸在桌面上,水晶烟灰缸也跟着颤抖起来。

“你以前是叫孟江洋。但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你是杜泽山,那个孟江洋已经死了!”

“叔叔,那么你知道洛心吗?”他呼出一口气,慢慢地锁紧了眉头:“我今天看到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分明是在笑的,可是我看了觉得心很疼。”雪白的烟雾在空气中缥缈着:“她一定是个很好的姑娘,很好很好……一定很善良,一定曾经很幸福,不然她笑起来的时候不会那么美,那么让人心疼……”

他无声地吞咽,仿佛是在吞咽着回忆的痛苦,喉结在颈上悠悠地滑动了一下。

但是,不对,他不应当有回忆,他不是一个拥有回忆的人。

“笨蛋。”孟军山愤怒地将双手扑在桌上,他吼道:“这是郑凯文的计谋,他是为了打击你,让你不能够继续收购环宇才说了这样的蠢话。你居然都会相信他!你是怎么了?我为了把你培养起来,我花了多少心血!”

“我知道。”他转过脸去看着孟军山,像是对一个陌生人说话那样淡而悠然:“但是我相信郑凯文说的话。她一定很爱我,而且也怀了我的孩子,而你却杀死了她,杀死了那个孩子。因为我知道,Qī。shū。ωǎng。你是我的叔叔,你会这么做。”他顿了顿,又说:“为了我这么做。”

孟军山倒吸了一口凉气,第一次他也感受到了恐惧的寒意,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那依然年轻的脸孔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愤怒却直逼出来,他望着孟军山,一字一字地说:“郑凯文很卑鄙,而你,很残忍。”他在烟灰缸里揿灭那根烟头,那么用力,挣破了纸连烟丝也都冒了出来。

“你怪我?”他惊呼。

“你是我叔叔,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而且你一次又一次救了我,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不会怪你的。”

他转过椅子,慢慢地走到了书房的门口。

走廊里的光照亮他的脸,只留下一个漆黑的背影在书房门口。

他的声音隐匿在黑暗中:“但是,我恨你。”

他走到走廊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行泪顺着他的面颊滚落下来,落在地毯上,殷红了地毯上的一朵玫瑰花,那么红,简直红得好像血一样。

 

更多精彩好书,更多原创手机电子书,请登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