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錾笛邸
    这、这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快点啊。”陈牧终于不再那么淡然从容,有点着急地一把拉开江萝的浴巾,直接抱起她,抱到自己腰腹上坐着,靠着床头躺下来,深邃火热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的那处娇艳欲滴,直接对准往自己鼓胀的充血处狠狠一按。
    “陈牧……好烫……太满了呀……”江萝白皙的双手撑在陈牧的胸口,只觉快要被身下的滚烫给撑开了。
    陈牧不经意地瞄了眼她脸上蹙着的眉头,听着她软绵绵的娇哼,心里火热更甚,一下下往上,越来越快,像是失去了控制。
    暗香浮动,月影朦胧。
    一对璧人的脸上,纷纷染上了醉人的胭脂。
    “陈牧……求求……”江萝被他激烈的动作弄得说话断断续续,“陈牧……慢一点呀……”
    陈牧突然平躺下来,身下不动,火烫的大手用力捏了捏她滑嫩的翘臀,懒洋洋地道:“我没力气了,自己来。”
    江萝感觉到身下热烫停止不动,反而比刚才更加难受,委委屈屈地动了几下,却不得要领,火热差点滑出去。
    “真没用。”陈牧也不救她,淡淡地抬头看着她。
    江萝气呼呼地捶了两下他的胸口,摸索着上下起伏,一边娇哼一边软软地喘气,香汗如雨。
    “萝,对,再快一点。”陈牧抓住她的纤腰,帮她一起动作,眉头难耐地紧蹙。
    江萝眼神迷蒙,望着身下陈牧俊朗的脸,明明是傲然卓立的气质,此刻却躺在她的身下,任她驰骋,让她有种自己突然变成女王的感觉。可是陈牧高傲的脸庞又让她有种被牢牢掌控、难以逃脱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改变体质,陈牧会变成这样。江萝并不讨厌这样淡然萌的他,可是还是希望他的体质能够快快恢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反而更奇怪了,不仅体质变得怪异,连性格都有点怪怪的。
    江萝想,也许她明天该再查查《易体慎论》,看看是否遗漏了什么。她只能期望,陈牧明天能恢复正常,然后下次她再努力帮他改变体质。
    陈牧见江萝分神,不满地往上冲了冲,刚好戳到一个点上,江萝一下子浑身酸软,缓缓软下来趴在他胸口,小嘴间热乎乎的香气恰好喷在陈牧的粉色凸起上。
    “有点痒,帮我含含。”陈牧话是撒娇的语气,手上却是使力直接将江萝的脑袋往胸口按去。
    江萝脸颊绯红,伸出丁香小舌柔柔地舔了两下,只觉得凉凉的,嫩嫩的。
    “很不错,舒服,”陈牧终于满意地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君王傲视的邪魅,“还算有点用。”
    江萝气呼呼撑起身子低头瞪着他,可是没坚持两秒,就被下面他恶意的用力一顶,给弄得小鼻子一抽一抽哽咽了,身子重又软软地倒回在他身上。
    明明是江萝在上,陈牧在下,可是那感觉,分明陈牧才是掌控者,江萝就像一条无辜的小船,在广阔的大海上随波飘荡,不知去往何方。
    到了后来,两人的眼睛都已经雾蒙蒙、水盈盈的,紧紧抱在一起,大床起起伏伏,咯吱咯吱。
    卧室里奏着暧昧万分的节奏,窗外的小鸟和月亮躲了起来,却又忍不住竖起耳朵偷偷倾听这世间最动人最迷醉的音符。
    问世间何乐最动人?
    唯有倾心相爱者方知,是情乐。
    你,听到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一大更奉上,字数还多吧?哈哈。娘子胆子变小了,不敢上豪华大餐,来点美味的肉汤吧。
    继续码字,上午起晚了,抱歉。娘子刚才发现52和53章突然显示不出来,只好重新发一遍。

  ☆、55C城绯闻

柔和的钢琴曲搭配着沙沙的海浪冲上沙滩的舒缓节奏;是闹钟响了。
    “啪嗒”一声,一只大手按掉了床头蓝色小屋造型的闹钟。
    酸酸疼疼的。
    酥酥麻麻的。
    大腿根部有种略微酸麻、重涨的感觉;像是运动过度后第二天早上起来肌肉酸疼的那种不适;但是又比那多了一点电流般“兹兹”窜过的酥痒,又难受,又舒服。
    江萝闭着眼蹙眉动了动大腿;觉得身下有点怪怪的,很充实;像是还含着什么东西;黏黏的,热热的;很不舒服。
    难耐地低吟了一下;江萝没有睁开眼,缓缓地挪动,想要摆脱身下大腿根部的酸麻和内侧含着东西的不适。
    这一动,江萝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健硕宽厚的身体上面,她绵软丰腴的胸前压挤在一个温热柔韧的胸膛上,四条腿亲昵地交缠在一起,身下也感觉有种难言的暧昧。
    江萝终于睁开眼,眼前是陈牧的脖颈肌肤,她的脸正埋在他脖子里,嘴巴对着他肩颈交接处的弧度,整个人贴在他温热的身上,很有安全感,让她有点想继续维持这个姿势。
    可是下面真的黏黏的不舒服,江萝双手撑在陈牧的胸膛上,略略撑起上半身,往身下看去,想看看是含住了什么东西。
    黑色的草原相连。
    娇艳欲滴的鲜花已经从粉嫩转为紫红,花瓣间是一根粗粗的紫褐色的花蕊,让花瓣无法正常合拢,可怜兮兮地含住,一动之下,乳白色半透明的花蜜缓缓溢出,可见实在是太满了。
    江萝脸色绯红,早知道就直接起来,不看了。
    她浑身软绵绵的,有些酸疼,陈牧的胸膛肌肤很光滑,她的双手撑在上面有些不得力,只撑得起上半身,下半身还是紧紧地贴着。
    江萝将左手放在陈牧胸膛上,右手撑在他身边的床板上,稍微用力想要爬起来。
    “嗯——”陈牧性感地低吟了一声,睁开眼,声音带着早晨起床开口说话时特有的低沉磁性,魅惑勾诱着江萝的耳朵:“做什么?”
    “起床啊,还有什么,”江萝抬起右手,遮住陈牧看着自己悬在他俊脸上方的小白兔的深邃双眼,可这右手一失去支撑,又倒回他身上,“不许看,啊!”
    “嗤。”陈牧嗤笑了一声,像是在笑话她的徒劳,不仅没有遮住,还给了他更大的福利,那种绵软柔嫩被他的健硕挤扁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陈牧不再给江萝说话的机会,一手捧住她的后脑勺,开始亲昵暧昧的缠吻,一手捏住她柳腰间勾人的弧线,让两人的下半身紧紧相缠,有什么再次鼓胀起来。
    缓缓地加快。
    一下下、一下下……重重的,热热的,黏腻的,刺刺的,痒痒的,酥酥的。
    无辜的大床又开始承受着它沉重而幸福的负担,咯吱咯吱,咿咿呀呀,奏响情人间肢体的美妙乐声。
    浴室迷蒙的雾气里,有人生气懊恼地用一双睁大的杏眼瞪着某人。
    某人一边回以完美的微笑,一边搂着她,帮他自己和这个可怜倔强的小女子冲着战斗澡。
    不为什么,只因陈牧这一弄,又是大半个早上过去,江萝迟到了,她是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在和陈牧在一起之前,很少迟到,除了极个别特殊的情况。
    出门前,江萝想起昨天的小闹初萌,不放心地试探道:“陈牧,你还记得昨晚发生过点什么吗?”
    陈牧神秘地一笑:“你说呢?”
    江萝心一沉,但是看着陈牧的表情,又不像是真的知道,于是再次问道:“你喜不喜欢我喂你吃饭啊?”
    陈牧皱了皱眉:“突然问这做什么?上次不是说了不习惯吗?”
    江萝的心又缓缓提了回去:“昨晚的膏方,你吃了觉得你的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陈牧勾起嘴角:“体质有没有改变我不知道,但是你让我很满意,继续努力。”说完留给江萝一个离去的背影。
    江萝微微张开嘴,愣愣地看着陈牧的背影。
    感情这男人,他是“选择性失忆”啊?完全不记得她喂他吃饭的事情,好像也没记起小闹初萌它们,只记得昨夜的那些火热。
    不过有些事情,江萝觉得陈牧还是不记得的好,免得自己难以解释,让他起疑。
    至于好端端的体质改造为什么会出了这种奇怪的事情,她只能再去查查《易体慎论》了。
    江萝驾着自己的小车,急匆匆地赶往百里风华。
    “竟昂,你看,这个快递服务……”总经理办公室里,江萝正在和薛竟昂讨论如何完善酒店的服务设施,“还有关于无线网络,我觉得这个方案……”
    “嗯,是的,我也考虑是不是……”薛竟昂点头同意,指了指方案文件,提出自己的看法。
    “咚、咚、咚,咚、咚、咚……”外面的人像是有什么急事,一直不停地敲门。
    “小曹,怎么了?进来说。”薛竟昂打开门,看到前台工作人员之一小曹,一脸隐隐的焦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叠报纸和杂志。
    小曹走进去,瞄了一眼江萝,又转头看着薛竟昂,有点尴尬地道:“薛总,酒店下面有好多记者哦,说是要采访咱们的江总。”
    “又是为了上次的事情吗?”薛竟昂挑眉,“他们不是早就采访过了,最近是发生的新鲜事太少了吗,需要把冷饭再端出来炒一遍?”
    薛竟昂以为是跟上次一样,因为江萝的种种举措,打败了C城其他酒店业联合起来发动的价格大战,成功地在不到半年时间内让百里风华又登上了一个台阶,所以当时C城那些嗅觉敏锐的记者蜂拥而至,纷纷过来采访他和江萝。
    小曹低下头,嗫嚅了几下,抬起头再次尴尬地看了一眼江萝,吞吞吐吐地说:“薛总,好像不是因为那个哎,这个、这个……”
    江萝不解地走过去:“小曹,你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说什么,是不是又有人相对咱们百里风华不利?”
    小曹勉强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将那叠报纸和杂志递给江萝,说:“江总,不是的,你看了这些就会明白了,啊,薛总,江总,不好意思,我马上回去上班!”说完,小曹就急急忙忙地打开门走了出去,像是屁股后面有老虎在追似的。
    “什么东西?”江萝觉得很奇怪,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打算直接出去看看究竟。
    “我陪你下去看看。”薛竟昂也觉得小曹的表现怪怪的,不知道那些记者到底是来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奉上。今日目标是五更至六更。
    。。。。。。。。。。。。。。。。。。。。。。。。。。。。。。。。。。。。。。。。。。。。。。。。。。。。。。。。。。。。。。。。。。。。。。。。。。。。。。。。。
    娘子昨天只有一更,因为看节目去了,给自己放了个小假,今天要给力了,嘿嘿,加油,甜蜜有的,宋少也要出来了哦

  ☆、56黑色江萝

“天哪;没想到原来江总是这种人……”
    “还江总,没有傍上咱们的薛总;她哪配被我们叫总啊;还不就是个小员工……”
    “喂,你们这样说会不会太难听了,要不是江总;咱们上次哪有提薪水的机会啊,而且她的那些措施;确实很有效果;尤其是泰尚安酒店的那些人可算栽了个大跟头。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看图说故事呀。”一个声音弱弱地道。
    “什么呀;你笨不笨;”一个响亮的栗子敲头,“事出必有因,空穴来风,消息传出来,不管几分真假,她勾引了薛总这件事,一定不是没有丝毫迹象的。”
    “讨厌死了,她傍薛总也就算了,干嘛抢我喜欢的总裁,狐狸精,不要脸!”
    “喂喂喂,”之前的那个声音也提高了音量,“什么叫薛总也就算了,凭什么我这么好的薛总要被这种脚踩多条船的狐狸精勾引啊?!”
    “你们不要说话这么刻薄吧,江总人很好的,还有……”那个弱弱的声音又响起。
    “你烦不烦,她勾搭了那么多人,连宋少都没放过,说不定就是宋家安插在牧集团的商业间谍,你不要被她一点小恩小惠就收买了好不好?”
    “就是说,之前我也很信任她的,可是这些照片分明就不像是PS过的,好好的百里风华,要被这个女人搞得乌烟瘴气了啦!”
    “下面记者来了一大堆,让我们看这个不要face的女人怎么说。”
    ……
    ……
    江萝和薛竟昂走出办公室,发现一路上都有人用奇奇怪怪的暧昧眼神看着他们,而且每当他们想找人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些人就会借工作的理由躲躲闪闪。
    快走到电梯的转角处,江萝就听到了电梯前那三个女人的对话。
    江萝的眉头蹙起:一大堆什么乱七八糟的,居然有人传这种流言。
    薛竟昂直接走过去:“你们在说什么?”
    “啊,薛总!”
    “薛总!”
    “薛总,江总。”有人看见了薛竟昂身后的江萝。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什么狐狸精?”薛竟昂其实早就听得一清二楚,眼睛危险地眯起,看着刚才说得最起劲的两人,不怒而威。
    “薛总,对不起,我们只是看到报纸杂志上这么说。”
    “是啊,薛总,我们就是聊聊这个话题,没什么别的意思,希望没有造成你的误会。”
    “江总,对不起。”刚才那个弱弱的声音的主人觉得很愧疚,没有及时阻止另外两人刻薄难听的话语。
    江萝向她点点头:“没事,你不必道歉,说的人又不是你。”
    江萝是好脾气,但是她听到那些话还是非常生气,却也知道事情起因肯定与那两个说坏话的人无关,只好先压下怒气,说:“你们别再讨论了,好好安心工作。”
    那三人立即走开,连原先打算乘的电梯也不敢乘了,让江萝和薛竟昂先下去。
    电梯里,薛竟昂劝着一脸寒霜的江萝:“江萝,你别生气,也别太冲动,先搞清楚情况再说,下面还有记者呢,到时候千万不能说错话。”
    “谁说我生气了、冲动了?”江萝冷冷地看了薛竟昂一眼,不是故意针对他,只是此刻她的身上杀气很重,自然而然释放出来。
    薛竟昂被她的眼神杀过,感觉就像冬天的冰刀子刮在脸上一样,生疼生疼的,连他都有点觉得冷和畏惧,忍不住将右拳遮在嘴前:“咳、咳,江萝,你要不要先看看手上的报纸和杂志,小曹不是说看了就知道了嘛,估计就是她们刚才说的那些绯闻。”
    江萝慢悠悠地拿起手中的报纸和杂志,徐徐地翻看起来,一张也不遗漏。
    江萝看着看着,脸色越发难看,由原先的一脸寒霜,慢慢转黑,眸中射出道道寒光,咬牙切齿,很“用力”地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