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空间之江萝 作者:执笔娘子(晋江银牌推荐vip2015-04-03完结)-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江萝慢悠悠地拿起手中的报纸和杂志,徐徐地翻看起来,一张也不遗漏。
    江萝看着看着,脸色越发难看,由原先的一脸寒霜,慢慢转黑,眸中射出道道寒光,咬牙切齿,很“用力”地在看。
    真的是很用力。用力到薛竟昂甚至怀疑,江萝是不是打算把这些报纸杂志统统直接捏碎了。
    百里风华副总经理,原是牧集团陈牧的地下情人。
    脚踩多条船,百里风华江萝的风流艳史,绝密!
    宋少、陈牧、薛竟昂,C城三白马为何难逃一个小女子的魅力,大揭密!
    金屋藏娇,陈牧为江萝抛弃萧氏千金,许以高位。
    商界丑闻,百里风华的绯色内幕!
    从小会计到百里风华副总经理的平步青云之路。
    陈牧、萧语棉,C城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的童话恋曲破灭之由。
    牧集团总裁兼CEO为一平凡女子屈身小屋。
    现代狐狸精,多面女郎,看平凡女玩转众多C城商界精英,惊!
    ……
    ……
    如果写这些乱七八糟的耸动的标题的人,此刻站在江萝面前,也许真的会被她一把掐死。
    幸好现在不是冬天,否则和江萝单独呆在电梯内的薛竟昂一定会觉得快冻死了。
    “江萝,上面怎么说的。”薛竟昂强行克制住牙齿的颤抖,好奇地问江萝道。
    “能怎么说?”江萝面无表情,声音平淡没有丝毫起伏,话一出口就结成了冰块,“无非是说我勾引了你、陈牧、宋少还有很多其他的男人,脚踩多条船,不要脸,狐狸精,坏心肠,破坏陈牧和萧语棉的童话恋曲,傍大款,心机深沉,城府吓人,从小会计,一步步爬上百里风华的副总经理之位,还有……”
    “停停停,江萝,你一定要冷静,我们都知道这些事子虚乌有的事情,不知道是谁高处这种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这些人的!”薛竟昂拍拍胸口,生怕江萝气过头,下去面对媒体时无法冷静应对。
    “你放心,我的理智还在。”江萝看着报纸和杂志上一张张图片,有晚上陈牧进她家门的,有早上陈牧和她一起出门的,有她和薛竟昂谈笑风生的,有她在晚宴上被宋少邀舞的,有她和其他男员工说话的,甚至连她以前当会计时的照片都有。
    江萝的眼睛眯了眯,宋少邀舞那张照片,有点奇怪,如果不是受邀的商界人士,记者是不可能进去的,难道是萧语棉,可是她不至于那么早就留了这一手吧?
    “萧语棉……”江萝喃喃自语,觉得是萧语棉挑起这件事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一般人就算知道她和陈牧的事,也不太可能在一天之内就能把事情闹这么大,还请来这么多媒体,而且萧语棉最近跟她可谓是摩擦多多,不仅是事业上,就是爱情上,也是敌对的关系。
    那天萧语棉的那句“陈牧,你一定会后悔的”,尤其是她眼中暗藏的忿恨,江萝记忆犹深。
    江萝不是怕这些绯闻,而是觉得这些不实的传言伤害了她的名誉,她担心连她父母都会听到这件事。
    “江萝,你觉得是萧语棉做的?”薛竟昂耳朵很灵光。
    “你说呢?”江萝又是一记无心的冷眼,“你放心,我不会乱说话。”
    “你不要在心里偷偷哭啊,我知道女孩子对这种事都很在意的,我马上叫陈牧过来。”薛竟昂怕她心里难受,毕竟那些报道对于一个无辜的女人和一个认真工作的人来说,都是极大的侮辱。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第二更。今天至少还有三更。放心,后面陈牧来了,甜蜜的哦——

  ☆、57陈牧出现

“哼;哭?那不是正中那个人的下怀。这种雕虫小技,我还不至于慌了阵脚;但我的确很生气;”江萝眼里闪过冷光,摇摇头,“不用叫陈牧过来;他和萧氏集团的合作案正进行到关键时刻,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让他难做或是分心。”
    “陈牧很幸运。”薛竟昂突然间非常羡慕陈牧;有一个女人如此替他着想。不过他知道;就算他不打给陈牧,凭陈牧的信息网;也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
    百里风华楼下大厅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拿着话筒的记者和举着摄像机的摄像师,以及一些闻风而来的群众。
    一见到江萝出现,这些记者立即蜂拥而上,闪光灯频闪。
    “江总,请问你对于传言说,你被陈总裁包养这件事,你怎么看?”
    江萝淡淡地看了那个记者一眼,平静地说:“既然是传言,就不一定是真实的。”
    “可是确实有人看到陈总裁在你的住处留宿,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谣言止于智者,请你先注意你之前的用词,什么叫包养?留宿又指的是什么?两者是否可以划等号?”
    在获得陈牧的同意之前,江萝不想直接说出她和陈牧已经在交往,毕竟陈牧是C城的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很受关注。万一弄不好,可能会影响陈牧和牧集团的形象,造成股价波动,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和萧氏集团的合作案。
    这些都是很现实也很无奈的考量,江萝当然也想直接说她和陈牧是在交往,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不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但她的陈牧,并不是一个小人物,他手下有牧集团和这么多员工,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除了留宿之外,你和薛总的事……”另一个记者刚想说话,就被旁边薛竟昂不怒而威的眼光给唬住了,吓得说话有点不利索,“你、你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当上百里风华的副总经理的吗?按常理来说,我们都知道不可能会这么快,而且据我所知,你之前只是一家小公司的会计。”
    言下之意,就是江萝的副总经理职位,不过是靠傍上了薛竟昂和陈牧得来的。
    “我想我之前对百里风华所付出的,还有所带来的效益,明眼人都能看得到,你们当时也采访过我,现在这么说是要否定你们自己原有的结论吗?”江萝看着那个记者,露出一个微笑,“那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媒体的公信力究竟在哪里?”
    那个记者被她说得一噎,的确,之前江萝对百里风华的贡献所有人都有目共睹,这是无可否认的。
    “狐狸精,嘴巴倒是会说,勾三搭四,不要脸!”人群中有个不明情况的人突然骂道。
    有一个人起了头,有些人也就肆无忌惮了。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
    “听说跟宋少也有一腿呢!”
    “不会吧,看不出来啊,看着挺正派能干的一个女人。”
    “你瞧瞧她那张脸,狐狸精,净干这种缺德事,亏不亏心,丢不丢人,我都替她父母感到丢脸。就是有这些狐狸精,离婚率才这么高!”
    “人家陈牧好像还没结婚吧?”
    “没结婚又怎样,这女人又不是就勾搭了一个,听说背后有的是人。”
    “难怪上次百里风华这么厉害,原来是有人在背后帮忙,怪不得怪不得……”
    “据说是从人家萧氏千金的手里,把陈牧抢走了呢。”
    ……
    大庭广众之下,江萝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心里苦水翻腾,可面上偏偏还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示弱。
    “江总,请问宋少是否也和你在交往?”又一个记者提问,表面上看着笑呵呵的很和善,听着问题本身好像也不犀利,可是一个“也”字似乎在讽刺江萝脚踩多条船,还自认为是在交往。
    江萝心头气愤、郁闷、难过、无奈、担忧什么情绪都有,她只能祈祷,她父母不会看到这一段报道。
    “我……”江萝刚想开口辩驳,就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
    “我怎么不知道,我女朋友还在和宋少交往?”人群分开两边,陈牧面带微笑,缓缓向江萝走来。
    “陈牧来了,陈牧来了!”
    “哇,好多玫瑰花!”
    陈牧在人群中走来,身后还有很多人扛来了许许多多的红玫瑰和各色百合花,其中也有江萝喜欢的幽兰百合和玉米百合,分别放在两边,两边各一长排的花海,让陈牧犹如步步生花,每一步,都是幽香。
    江萝略有些激动地看着向自己直直走来的陈牧,俊朗自信的脸上是那令人如沐春风的迷人笑容,身姿挺拔,步伐坚定。
    最重要的是,陈牧的眼中,此时此刻,只有她。
    刚才说话的那个记者立即迎上前去:“陈总裁,请问您和江总真的有在交往吗?还是只是为了平息事情的权宜之计?好大的手笔!”那记者看了看两边花的海洋。
    “你说呢?”陈牧口中随意地回答着记者的问话,深邃的眼睛却只注视着江萝的双眼,释放出脉脉温柔。
    “难道真的就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是江总勾引了您,然后爬上了现在这个位置吗?”这个记者倒也真敢说,不知是个性直爽,还是背后有人操纵。
    “勾引?”陈牧总算转头看了那个记者一眼,虽是笑着,眼里却没有一丝丝笑意,反而透着冷,身上淡淡寒气,缓缓说道,“没想到,原来在你们看来,我陈牧这么容易就可以被一个女人勾引,可以拿我的牧集团当做儿戏。”
    “那。。。。。。”
    陈牧挥手打断了那记者接下来的话,面朝着江萝的方向,在醉人的花香中,缓缓走向江萝。
    众人都看着这一幕,C城年轻的商界精英的个中翘楚,牧集团让人仰视的总裁兼CEO,C城许多女子的梦中情人,仿佛永远微笑着的陈牧,用一种缓慢却极为坚定的步伐,走向他对面的那个女子。
    陈牧的眼中,是大家从未看过的内容,旁边火红的玫瑰倒映在他眼中,仿佛燃起了熊熊的火光,醉人而淡雅,深邃而直白,有种矛盾的魅惑。
    陈牧嘴角的浅浅弧度,是真正勾人的笑,发自内心的完美笑容,让空气里飘满醉人的酒香,未饮已自醉。
    人们恍然大悟,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谁说宋少是妖孽,此时此刻的陈牧,才是真正的妖孽。不,也许不是妖孽,而是恍若天人下凡,尊贵傲然!
    陈牧他不自知,他没有特意,可是这才是最最可恶的,又有谁的一颗心挂在了他身上,却瞬间碎裂,因为他那坚定的步伐是走向江萝,他那隽永的眼底情意是给了江萝,他那迷人的微笑是对着江萝。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第三更奉上。刚去亲戚家吃饭呢,更得晚了,抱歉。亲们,抱抱,娘子会接着加油码字的,哈哈

  ☆、58爱就大声说

陈牧终于走到了江萝面前;和她面对面站着,四周渐渐安静下来;都想听听陈牧会怎么说。
    “你有跟宋少交往吗?”陈牧一边微笑着问江萝;一边抬起右手满含柔情地帮她顺了顺白嫩小巧的耳边的青丝,似乎根本已经对答案很明了。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此刻江萝的眼中,也只有陈牧。
    “那你有跟竟昂在一起吗?”陈牧笑着看了一眼江萝身后的薛竟昂;算是打招呼,薛竟昂也回以一个微笑。
    “我和他只是朋友和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江萝柔柔地回答;语音清晰。
    “现代狐狸精、多面女郎;呵,”陈牧看了看周围的媒体;轻笑了一下;接着回头看着江萝继续问道,“玩转C城众多商界精英的平凡女,是你吗?”
    “呵,”江萝也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为这些可笑的报道,“如果我有这个本事,也许现在我就不是百里风华的副总经理,而是牧集团的总裁了呢。”
    “那……陈牧有金屋藏娇,包养你吗?”陈牧挑了挑眉毛。
    江萝的拳头捶了明知故问的他一下,故作不屑地道:“陈牧他包养我?开玩笑,那也要看看那是谁的房子吧?”
    “你和陈牧究竟是什么关系?”陈牧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藤缠树。”江萝抿了抿嘴,含蓄地回答。
    陈牧脸上的笑意加大,走上前去,和江萝肩并肩站着,右手搂住她的腰,脸微微俯向右侧,对着江萝的耳朵,用周围都听得到的声音说:“何必说得这么隐晦,你江萝,不就是我陈牧的女朋友。”
    周围一片哗然。
    他承认了!承认了!从来没有向大众承认过有女朋友的陈牧,今天居然当众承认了江萝的身份。
    众人不免感受到陈牧对江萝的重视,看来的的确确是女朋友无疑。
    之前那个胆子挺大的记者又不要命地凑上前道:“陈总裁,既然你和江总早就在一起,那为什么到今天才公布这段关系?还是说,其实江总之前只是您的地下情人,今天因为浮出水面,所以不得不临时给她一个正式的身份?”
    陈牧眼中闪过一道暗光,笑得那记者遍体生寒:“我和江萝在一起,成为男女朋友了,难道就非得昭告天下,弄得众人皆知?我陈牧好像没有这个义务吧?”
    “可是、可是……”这个记者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陈牧无形的威压给弄得忘记了接下去要说的话。
    “可是什么?”陈牧故作好奇地问道,“难道这位记者先生,每一次谈恋爱,都会在广播或是电视上宣布自己的恋情和交往对象?”
    “当然不是,但是……”那个记者还在找反驳的理由。
    “没有但是,我陈牧做事,不需要别人来教我,”陈牧收了笑容,面无表情,淡淡地道,“你最好也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他淡淡的语气里有着不容忽视的暗示意味,意即某些人不要因为利益就被收买了。
    那个记者终于沉默了。
    又有一个不怕死的记者硬是凑上前,故意将话筒对准江萝,自以为有趣地讥讽道:“江总,听说您是从萧氏千金手里抢过了咱们陈总裁,拆散了大家心目中原本认为的童话配对,请问您俘获咱们陈总裁的男人心,是有什么特殊的秘诀吗?”其中“特殊“两个字被这个记者咬得很重,明显带着瞧不起的意思。
    陈牧扫了这个人一眼,搂着江萝,懒得理会。
    薛竟昂直接上前,拿过话筒对这个记者说:“我们都不是笨蛋,请你不要侮辱大家的智商。陈牧他什么时候和萧语棉在一起过?一切都是你的自以为。还有这位记者先生,请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言行,不要傻乎乎地被某些人当做枪口使了。你的话,明显到让我们想装作不懂都不行!”
    终于安静了。围观的众人似乎也明白了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