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当中国称霸海上-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吩蛟疲骸叭首诨实燮浼荼郎跛伲晌渍穑忠晒擞菊藕螅笾猩稀S璩⒂隼滋啵手平圆蝗唬且踔⒁病!辈渭怅希睹鞒勺嫒首诰暗壑兰捌渌罚沼凇段怅鲜费壑〖返诙恚ū本喝嗣癯霭嫔纾1986年),页427。,可能是心脏衰竭。事实上,仁宗身体本有病痛。洪熙元年(1425)五月二十九日临终的那天,高炽说:希望简单的埋葬就好了。    
    他说:“朕既临御日浅,恩泽未浃于民,不忍复有重劳,山陵制度,务从俭约。”仁宗的遗诏,参见AnnPaludan,TheImperialMingTombs;NewHavenandLondon;YaleUniversity;1981;71。译注:译文据杨士奇,《东里文集》,《别集·代言录》,《遗诏》,页四五六。    
    位于天寿山的仁宗陵墓(译按:即献陵),仅三个月即完工,与他父皇的陵墓相较,显然简朴了许多。    
    朱高炽死得太早,在明代宫廷遗下两个强劲的集团,为权力而争斗不已。朱棣极为信任的宦官集团在宫内、宫外都掌握重要的职位,力图恢复贸易及宝船的远航,俾能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至于当时朱高炽才刚刚授命的儒家官僚,他们意图以保守、传统的方法,为皇帝重建稳定的财政;很明显的,他们的政策,并未包括老百姓的重税与危险的海上冒险。新的皇帝到底会听谁的呢?    
    


第四部分第十章 最后的航行(1)

    永乐十一年五月十三日这天,朱棣预定要在朝廷上接见外邦使节,他与14岁的孙子朱瞻基正谈到这件事。成祖本身极喜“对对子”,他出了标志着贡使来朝的上联“万方玉帛风云会”,要孙子也想一句符合上句格律的下联。朱瞻基想了瞬间,接着对道:“一统山河日月明”。关于此次的对对子,见《明太宗实录》,卷一四○。译注:此次对对子的场合,并非发生在北平的宫廷,而是在北平东苑的球场上,时间应为阳历六月三日。据《明太宗实录》,卷一四○,“永乐十一年五月癸未”条记载,是日为端午节,成祖车驾幸东苑,观看击球、射柳,亦听任文武群臣、四夷朝使及在京耆老一同观看。先前,成祖命行在礼部议定仪注,分击球官为两队。是日,天清日朗,风埃不作,成祖命驸马都尉广平侯袁容率领左队,宁阳侯陈懋率领右队。从皇太孙以下,诸王、大臣,以次分别击球、射柳。皇太孙击射连发皆中,成祖大喜。比赛结束以后,叫皇太孙向前接受嘉奖,于是说:“今日华夷之人毕集,朕有一言,尔当思对之。曰:‘万方玉帛风云会。’”皇太孙即叩头对曰:“一统山河日月明。’成祖非常高兴,赐予他名马、锦绮、罗纱及蕃国布。在场合及时间上,与作者所述均有差距。    
    这位小王子的对子,意指着一统天下,置天下于辉煌之治。当人们得知此事之后,都说这显示瞻基遗传了他祖父的雄心壮志,将来有一天登上皇帝的宝座,必定如伟大的永乐帝一样。从小时候开始,朱瞻基就陪着他的祖父北行视察北京及征伐蒙古。两人变得极为亲近。瞻基不仅学得祖父的热爱骑射,同时承袭了祖父热爱帝国边境辽阔草原的遗传。朱瞻基在宣德元年(1426),以26岁之龄译注:此处有误,朱瞻基成为皇帝在洪熙元年(1425)六月。继承皇位后,立即撤回其父亲的旨意,再次将京师移置于北方的北京。给予宦官重要军职的传统始于朱棣,朱瞻基沿袭这一政策,日后甚且在宫中设立了内书堂教导宦官。译注:一般认为,内书堂设立在宣德元年。据《明宣宗实录》,卷十九,“宣德元年七月甲午”条云:改行在刑部陕西清吏司主事刘为行在翰林院修撰,“专授小内使书”。《明通鉴》在论此事时说:“初,洪武间,太祖严禁宦官毋得识字。后设内官监典簿,掌文籍,以通书算小内史为之。又设尚宝监,掌御宝图书,皆仅识字,不明其义。及永乐时,始令听选教官入内教习之……至是开书堂于内府,改刑部主事刘为翰林修撰,专授小内使书,选内使年十岁上下者二三百人,读书其中。其后大学士陈山亦专是职,遂定翰林官四人教习以为常。自此内官始通文墨,司礼、掌印之下,则秉笔太监为重。凡每日奏文书,自御笔亲批数本外,皆秉笔内官遵阁中票拟字样,用朱笔批行,遂与外廷交结往来矣。”(见卷十九,页八○二—八○三)。他遗传了朱棣对瓷器的强烈兴趣,而他本人还是一位具有相当天分的书画家。历史上称为“宣德”(意为散播仁德)皇帝的朱瞻基,他一点也没有他父亲爱好学问的儒家倾向。    
    有一回,经过一块地,那儿正好有个农人在种地,朱瞻基叫随驾人员停下来,从农人手中接过耒来。他在这块田里挖铲了几下之后,感到筋疲力尽。    
    他说:“朕三举耒,已不胜劳,况常事此乎!人言劳苦莫如农,信矣。”参见DictionaryofMingBiography;283。译注:此事发生在宣德五年三月宣宗赴明陵谒陵回京途中,事见《明宣宗实录》,卷六四,“宣德五年三月戌申”条。实录中所提到的“耒”是一种挖铲土壤的农具,作者此处将所用的农具“耒”皆译为plow(犁),因此将“用耒挖铲了几下”译为“用犁犁了几圈”,均有误。    
    就像乃父一样,年轻时的宣宗也赞同儒家的仁政理想。事实上,围绕在他身边的即是曾在他父亲手下担任顾问的同一批学者:兵部尚书杨士奇、户部尚书黄淮、礼部尚书金幼孜,以及审慎而保守的老臣夏原吉。前述诸人也都是他还是太孙、太子时的宫廷教师;瞻基成为皇帝之后,习惯带着一瓶酒,在不知告的情况下,去造访这些官员,与他们讨论诗词、义理或史事。在他们的劝说下,瞻基授命极具威胁的安南叛逆黎利“权署安南国事”,顺利地结束中国与南边的邻国之间耗了二十年的缠斗。不像朱棣,朱瞻基的想法是保持中国免于境外征战,甚至很少与蒙古人纠缠。经过一连串旱魃、蝗虫侵袭之后,宣宗采取了积极的步骤去豁免诸省——特别是东南各省——该年的税粮,并将百姓转输漕粮开赴北方的重担,改由军事单位来负责。    
    年轻时的宣宗,在一开始处理叔父造反一事上,表现出的宽厚态度,远超乎官员们可能要求的限度。当时,朱高煦试图仿朱棣在23年前所采取的方式夺取龙位。译注:宣德元年八月,汉王朱高煦据封地乐安州(今山东惠民县)造反,宣宗御驾亲征,汉王出城降,乃班师。自是汉王被废为庶人,禁锢于紫禁城西内,筑室居之,曰“逍遥城”。朱高煦谋反未成之后,朱瞻基并未将其处死,仅是将其拘禁在紫禁城内的“逍遥城”而已。直到有一次宣宗前往探视,愤懑的朱高煦用脚将他绊倒在地,宣宗终于因为这样的傲慢举动而大怒,下令将叔父处死。这是一种可怕的死刑。用铜缸覆盖在朱高煦上面,熔化的铜缸随即就将他熔掉。译注:这件事发生在哪一年,有两种说法。据谈迁,《国榷》(上海: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58年)的记载,系此事于宣德元年冬,其文云:“是冬,上之逍遥城视汉庶人。庶人足镣于木,运木撞上,上踣,左右急扶起。上怒,命升铜缸覆庶人,炭炙之。庶人负缸,缸动。须臾,铜熔死。诸子皆死。”(见卷十九,页一三一二——一三一三)而《明通鉴》则系此事于宣德四年四月,其文云:“高煦既不得赦,一日,上偶幸西内视之,高煦伸足勾上踣地。上命舁铜缸覆之,缸重三百斤,高煦顶负之,辄动,乃命积炭于其上燃之。逾时,火炽铜熔,高煦死。诸子皆伏诛。”(见卷二○,页八三七)因此,朱瞻基是他父亲与他祖父的结合体。有人说,他在朱棣的盲目扩张政策与朱高炽的呆板儒家思维之间取得了平衡,是明朝的黄金时刻,一个太平、繁荣、政治清明的时代。宣德皇帝在位时期,也出现了宝船船队最后一次灿烂远征。    
    在宣德五年(1430),瞻基为中国朝贡贸易的明显衰落而感到忧心,而且他也意识到,安南的失守,或许将成为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声望削弱的部分原因。因此,他公开誓言要重振明朝在海外的声威,再次缔造“万国来朝”的盛况。极力反对海上远征的朝臣夏原吉死后不久,宣宗即降旨进行第七次宝船船队的远航。在宣德五年六月二十九日的《遣太监郑和等赍诏往谕诸番国诏》上,他说:    
    纪元宣德,咸与维新,尔诸番国远处海外,未有闻知。兹特遣太监郑和、王景弘等赍诏往谕,其各敬顺天道,抚辑人民,以共享太平之福。此一诏敕,参见郑鹤声、郑一钧编,《郑和下西洋资料汇编》,中编下册,页1621,引《明宣宗实录》,卷六七。    
    至于重建暹罗国与满剌加的马来王国之间的和平关系,也是这次远航的任务之一。宣宗命令郑和赍送诏敕给暹罗国国王,要求他停止骚扰满剌加。在诏敕上,宣宗斥责暹罗国国王拘禁前往明朝途中的满剌加国国王。    
    “斯岂长保富贵之道?”朱瞻基写道,“王宜恪遵朕命,睦邻通好,省谕下人,勿肆侵侮。则见王能敬天事大,保国安民,和睦邻境,以副朕同仁之心。”宣宗对暹罗国国王的指责,参见郑鹤声、郑一钧编,《郑和下西洋资料汇编》,中编下册,页1622,引《明宣宗实录》,卷七六。    
    朝廷为了准备这次的远航,花了比平常还要长的时间,因为距上一次宝船船队的远航,已经六年多了。这也将是明朝最大的一次远征,使用船只超过300艘,成员有27500人。船只的船号,如“清和”、“长宁”、“安济”,正反映了他维持和平的任务。    
    当时郑和年已60,似乎预料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的远航。他曾树立两块石碑,以记录他先前完成的几次远航。其中一块,于宣德六年三月十四日,立于长江口的停泊处刘家港;另一块,则于宣德六年“仲冬”,立于福建沿海闽江口的长乐县太平港。名义上,这些石碑是为了答谢航海人的女神天妃于前几次远航给予庇佑。然而,郑和在石碑上刻意详细地记述    
    他每一次远航的成就,无疑是要大家记得这些事。但是,诚如他所知,如今朝中强烈反对远航,而官方《明实录》的编纂者将如何记载远征,他毫无把握。    
    于《长乐南山寺天妃灵应记碑》上,郑和骄傲地陈述他的信念:宝船船队的远航,在“混一海宇”上,远超过历来各朝的海上成就,乃至“〔海外诸番国〕际天极地,罔不臣妾……皆捧琛执贽,重译来朝”。同时,由于现在的远航,远地之间,亦“程途可计”,正意味着远航对于中国地理知识的累积,有着价值不赀的贡献。至于赏赐这些远人方面,郑和明白地认为,远征对于扩展中国文化至海外,“宣德化而柔远人”,也有重要影响。长乐县的碑文,引自Duyvendak;“ThetruedatesoftheChinesemaritimeexpeditionsintheearlyfifteenthcentury”,349对《长乐南山寺天妃灵应记碑》的翻译。    
    宝船的船队在宣德六年一月十九日驶离南京;之后在江苏和福建征集宝物,增添水手;最后,在大约一年之后,于宣德七年一月十二日驶离华南沿海。第一站到达越南南部的归仁。然后,船队继续航向爪哇岛北海岸的苏鲁马益、苏门答腊岛的三佛齐、马来半岛的满剌加国、苏门答腊岛最北端的苏门答剌国,以及锡兰国,最后在宣德七年十二月十日,抵达了印度半岛西海岸的古里国。这是郑和第七次来到印度,根据他在当地的所有经验,可知那时中国人误认这个国家不仅是佛教的发源地,同时也是世界其他伟大的宗教(如天主教和伊斯兰教)的起源所在。对他们来说,印度环绕中东所有地方。据保存在《明通鉴》的资料显示,说印度分为五个国家:中、东、西、南、北。中印度为“佛国”。据说,“佛灭度六百年,而西印度之耶稣出,是曰‘天主教’。耶稣生后又六百年,而西印度之穆罕默德出,是曰‘天方教’”。早在唐朝之时,中国人已经知道天主教与伊斯兰教这两种宗教,聂斯托留派Nestorian天主教徒亦曾到访过忽必烈的宫廷。然而直到16世纪末,利玛窦(MatteoRicci)将天主教教义的绎释刊印出来以后,中国人才对这一宗教拥有细部的知识。《明通鉴》在这段文字之后继续说:当郑和行至古里国之时,始知天方(阿拉伯地方)远在古里之西南。无论如何,根据此项资料,郑和始终认为天方是印度的一部分。关于五印度的说法,见《明通鉴》(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卷二一。译注:作者此处所谈到的观念,可能不见得是明初中国人的观念,而比较可能的是明末清初人的想法。据《明通鉴》卷二一,“宣德八年是岁”条记载的原文是:“是岁,天方、默德那国始来贡。”其下,夏燮的释文为:“天方者,回回之祖国也,其地在西印度之西——印度者,汉之身毒国,一曰天竺,皆译音之异也——印度凡五,曰中,曰东、西、南、北。中印度者,佛国也。佛灭度六百年,而西印度之耶稣出,是曰天主教。    
    耶稣生后又六百年,而西印度之穆罕默德出,是曰天方教。又自纪其初之祖曰阿丹,为肇生人类之始,故其国总名天方。而阿丹、默德那则其所方之国,皆奉回教者也。先是,上遣郑和七使西洋,行至古里国,始知天方在其西南。会古里遣人往天方,和因遣人赍货物附其舟偕行,往返经岁,市奇珍异宝及麒麟、狮子归。于是天方、默德那等随朝使入贡,上喜,赐赉有加。”(见页八七四——八七五)    
    


第四部分第十章 最后的航行(2)

    《明通鉴》此处所记“天主教”、“天方教”,应为明末清代的说法,而非明初的观念。“天主教”之名,直至明末才出现于中国文字上,并非明初字眼;而郑和远航之资料,称伊斯兰教为“回回教”,从未有“天方教”之称。因此,郑和是不是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