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5603-侦察连-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董家莆说:“这还用说了嘛!我还能看走眼啊!”    
    说来也怪,就这三两年的工夫,许传翎个子窜了一截,快和董班长平头了。身上肌肉也多了,这里鼓一块,那里鼓一块的,胳膊、腿就像棒槌似的。其实也不怪,主要原因是队伍上的伙食尽管有时有些困难,但基本能管够,他胃口又好,吃得多,遇到打了胜仗老百姓慰问,送来猪肉、白面什么的,更是一个劲儿往肚子里逮。比方孙祖战斗结束后,他们就连着吃了几天猪肉粉条加饽饽,还有水饺。他的骨架本来就大,加上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好象把以前缺的全补上了,说着就发酵似地窜起来了。    
    军事技术这玩意练一次进步一次、扎实一次,没有顶,只要在部队里一天,董家莆就要带着手下的弟兄练,是不能松气的。他尤其注意许传翎。这家伙虽然有天分,各种本领学得快,又经过反扫荡和孙祖战斗的洗礼,现在身子骨也壮实了不少。但毕竟还是年龄小,就算他练得很自觉,得空还是要给他开小灶。就象刺杀,他一定要每天的早、中、晚,让他各练三百个突刺动作。胳膊练肿了,消了;又肿了,又消了。最后就只剩一疙瘩一疙瘩的肉块了。一天下午,董家莆到营部拿了两杆木枪,特意把他喊到村头小树林前面的一块空地前,要试试他的功力。    
    董家莆一端枪,许传翎反映奇快,几乎在同时完成了预备用枪的动作。董家莆一个假刺,许传翎本能地感到这动作的力度不够,枪尖稍微跟着动了一下,便收住了。董家莆接着就是一个对他枪尖的打压,顺势突刺而来。许传翎在他打压的时候“刷”地后退了一步,董家莆一下刺空了,许传翎接着就是一个反刺。不过董家莆在刺空的刹那就已经感觉不好,马上收势,也躲开了许传翎的反刺。    
    董家莆看看许传翎,只见他也收回了动作,侧身持枪,两膝微曲,又是一个标准的预备用枪动作,嘴角上挑着一丝冷笑。    
    董家莆心一动,收了枪:“好了,就到这儿吧。你有进步,不过还要加强。”他想:“娘的,这家伙是出道了。”


《侦察连》 第二部分十、黑夜偷袭

    蔗旺一带面临南黄海,沟渠多通海,涨潮是咸水,落潮是淡水。隔远了,可以看到大片盐田,一无遮拦,像一块块巨大的镜片儿,反射了阳光,跳跃着块块光斑,在这里行走,连吹到身上的风都咸吼吼的,粘达达的叫人难受。一些村子稀稀落落地散布在这一带,蔗旺算是比较大的村镇了。    
    山纵二旅第一次对蔗旺发起进攻,开始还真是动用了旅直属侦通连的一个侦察排。孙继先想要他们化装成鱼贩子、菜贩子之类的小生意人,接近门岗,一举拿下西门,然后让主攻部队六团打进去。谁知一个带班的皇协军的小队长识破了侦察员,只好变巧攻为强攻。还好,在付出一定的代价后,还是把蔗旺夺了下来。    
    日军自然知道蔗旺的重要性,不会让它落到八路手中。不过别看日军作战有一套,可有时战术也笨拙得令人难以理解。开始,他们只派出二百多人,连加部分皇协军向蔗旺反攻。叫六团好一顿教训,丢下一些尸体大败而归。第二次,他们纠集了一千多日军加两千皇协军,发起了进攻。在周围一些地区,还出现了大量援兵。二旅在方圆二十里地带和各路敌人展开血战后,六团先撤出蔗旺,晚上又杀进去,逐屋争夺、拼刺刀,把对手赶了出去。日军把这次战役打成了逐次添水的战法,第三次,又纠集了三千六百多人,拖着十余门大炮反扑过来。血战了一天一夜,终于重占蔗旺。    
    孙继先火了,把伤亡较大的六团撤下来,让五团进攻。考虑到对手火力强大,孙继先还是提醒五团要注意发挥突击队、侦察兵的作用。    
    这天晚上,担任主攻的一营的罗积伟,派出了侦察班。不过他给他们的任务只是给随后跟进的突击队摸清进攻道路,并没给他们突击任务。    
    董家莆对班里弟兄作了交代,都换上黑色的衣服,腰扎紧,长枪、短枪、匕首、绳索全部配齐,在离镇口三百多米远的地方,开始匍匐前进。象九只贴在地上的豹子,一曲一曲地向前爬。    
    在镇口,他们看见了敌人的岗哨。董玉麟悄悄向左边扔了一块小石子,又向右边扔了一块。只见那岗哨端着枪躬下身子,来回看了一会,便又回到哨位上去了。董玉麟知道这里没有暗哨,悄悄摸了上去。一会儿,他的身影消失了,就像被夜暗融化了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到哪儿去了。    
    不多会儿,只见在岗哨的后边,有个影子象是突然从地皮上揭起来似的,只见一道寒光一闪,那岗哨就无声地倒下了。    
    董家莆向后挥挥手,一队人影一溜烟儿潜入了镇内。    
    他们顺街向里摸,看见前边有一个院落,门前也有鬼子的岗哨。这是个什么地方?这一次是罗成摸过去,同样干净利落地用匕首干掉了岗哨。他们溜进院子,发现正面一座大砖瓦房门上上着锁。庞有福用匕首把锁挂鼻别下来,摸进房子,用手一摸,竟然都是子弹箱和炮弹箱——这是个弹药库啊!    
    这时突击队也跟过来了,侦察班竟让他们当了搬运队,向外搬弹药,自己继续沿街向里摸。在一个挂着商号的店铺前,他们听到了阵阵呼噜声,一听就知是一帮男人在睡觉。看来这店铺是让鬼子征用当住宿的地方了。董家莆早忘了他们只有摸清道路的任务,像这种正面接敌的事儿应该交给突击队干的道理了,给董玉麟递个眼色,董玉麟踮着脚,轻得像一只猫,几步窜过去,靠上门框。掏出匕首,用刀尖伸进门缝,一点点把里边的门闩拨开,敞开了门。侦察兵们摸了进去。    
    可能是因为打了几天仗,鬼子太累了,睡得很沉。借着外边透进来的暗淡的月光,可以看见他们一共有十几个,睡在一个通铺上。十几枝枪并排放在墙边的枪架上。侦察兵们干脆把他们的枪全部收拢起来,抱到了外边。他们再怎么小心,还是会有动静。有个鬼子终于醒了,一睁眼就惊呼起来。    
    董家莆喊:“用刀子,照着光身子的捅!”    
    侦察兵们掏出匕首,像一群饿狼看见了一群羊,一个蹦儿蹦到铺上去,骑上目标就下家伙。屋子里寒光闪闪,热血迸溅。因为光线朦胧,许传翎也来不及细看,只伸手向前摸,摸到光身子,就毫不犹豫地把匕首捅上去。有时只听到扑哧一声,软软的,就象刺进了一个肉袋子,他就接着来一个斜挑,只听见哗啦一下子,就像布袋被划破了,里边的东西淌了出来;有时又觉得格棱格棱的,可能是刺到了骨头上,他就用左掌把刀把子向里狠狠地一砸,可以听见骨骼咯吱咯吱的断裂声。不断有湿热的东西喷到身上,也顾不得那么多,只管摸一个刺一个。他又感到有一股热气直顶脑门,所有的细胞就像被惊扰了的蜜蜂似地飞舞起来,身子里的心肝肺脾等所有的器官又像沸在滚开的液汁里一样,尖叫着,跳跃起来了。南湖大集的血山尸海,表姐的半截绣花鞋,象几道尖利的影子在脑子里划过。    
    3。    
    彭二杀得更凶,他不讲究数量,逮住一个就杀个过瘾的,绝对不会只赏给他一刀,几刀下去,就会使目标开膛破肚,五脏横流。他的吭哧吭哧声也变得异常粗壮、清晰,顶得上火车头的喘气声。他豁了一个,又摸到了一个膀子,感到滑溜溜的,刚要下家伙,谁知对方托住了他的手腕,低声喉:“干么你?”    
    原来他摸到的是董班长。因为膀子上溅满了血,溜滑,就像光膀子一样,差一点儿出了错。就在他们这一犹豫间,一个光身的鬼子向董班长扑过来,一下压在了他头上。董家莆想:“好家伙!正愁不好摸你,倒自个儿来了!”    
    刀子狠命往上一捅,捅在对方肚子上,然后头一低,一扬,抓着刀子的手向上一挑,鬼子从他头顶翻过去的同时,刀子从他的肚子一直挑到了大腿根儿。鬼子发出一声惨烈的喊叫。    
    本来是在狭小的屋内,又加碰上了这批手持短刀的杀手,这十多个赤身裸体的鬼子也算倒了霉,尽管也拼死反抗,惨烈的喊叫一声高过一声,声音已经不是人调了,但根本没有用。侦察班的人都杀起了性,毫不顾忌地“啊——啊——”地狂喊着,身上、脸上溅满了血,直到屋里没了鬼子的声音,手还是收不住,有的鬼子甚至被杀了好几遍。    
    这场杀戮终于惊醒了住在其它地方的日军。枪声响了起来。八路军的突击队搬完了弹药,顺着侦察班趟出的路线杀了进来。    
    日军精良的战术素养,每每会在一定的时刻显现出来。他们的反击队形形成后,就开始从各个方向猛烈地反扑过来。突击队冲击得太远,被日军围起来,发生了惨烈的白刃战。叮当的铁器撞击声、惨烈的吼叫声,撕破了夜幕,令人惊心动魄。    
    侦察班这时是在另一条街上向东北方向打,准备接应从那里突击的另一支部队,听到隔街的拼杀声,董家莆让宋加强带领董玉麟、彭二、庞有福、赵庆江四个侦察员继续向东北方向打,自己带着许传翎、罗成和李乃好杀向了隔壁的街道。这时,突击队的最后一名战士,刚刚从一个日军的左肋把刺刀拔出来,同时又有数把日军的刺刀刺到了他身上。他倒下了。在他周围,躺满了八路军战士和日军的尸体。    
    董家莆红了眼,大喊一声:“弟兄们!上刺刀,杀——”带着三个弟兄杀了过去。


《侦察连》 第二部分十一、精心搭配的杀人机器(1)

    这时,驻在镇子里的许多日军都被突击排吸引到这里来了。刚才的一场刺刀战,拼得鬼喊神号,他们还惊魂未定,突然又杀来了一支生力军,开始不知是多少人,真有些蒙,四个战术素养一流的八路军侦察兵,揣着复仇的怒火,端着刺刀开了杀戒,一个个利索的突刺,在战火闪烁的空中划下了一道道寒光。一个突刺的前端,就会倒下一具躯体。    
    日军终于清醒了,只听有人喊了一声什么,日军向后一退,接着就围起了一个圈,把四个八路军围在了中间。他们已经知道杀过来的只有四个人,他们有充裕的能力对付这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对手。不过当他们看清了这几个人,还是隐隐产生了几份惊惧。他们还不知道面前的人刚刚完成了一场屠杀,浑身上下包括满脸都是湿淋淋的血,简直像刚从血河里沐洗出来一样,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就像有什么撞击了他们一下。天!这是几个什么样的魔鬼?    
    董家莆四个人背靠背,龙睛虎眼地盯着各自的方向。虽说像这样面对这么多鬼子,许传翎还是第一次,不过在1939年的反扫荡和以后的孙祖战斗中,和鬼子兵已经有过几次短兵相接,加上眼下背靠着自己的弟兄,感觉到他们身体传导给自己的热量,心里还是很踏实。此刻他架子一支楞起来,背阔肌、胸大肌、三角肌、肱二头肌什么的,就一疙瘩一疙瘩、一棱子一棱子地鼓涌出来了,一副标准的饿豹捕食前的架势。更何况,他身上好象天生就有一种火药,只要一擦,就会点燃,爆出热量。这种热量刚才在日军住宿的房子里已经爆发过一次了,现在,那感觉又涌到了胸口,鼓进了四肢,渗入了肌肉块子,全身在微微颤抖。这不是恐惧,这是能量的鼓荡!他渴望发泄!    
    他旁边的李乃好和罗成下意识地从两侧关照着他,离他稍微近了一点。但他并不满意,因为这样要妨碍他的刺杀路钱。所以每当他俩向他靠,他反而就前出一点,使他的刀尖始终保持着前突的态势。    
    日军“呀——”一声喊,向他们突刺过来。董家莆们也是一声“杀——”,一齐来了个防守反刺,眨眼间,周围就躺下了四具身躯。其实,双方的喊声也是一种心理的较量。    
    日军的战术要求很刻板,说到拼刺,动作很正规,喜欢留出一定的拼杀空间,一般不会蜂拥而上。现在这个场合,说来他们的人数占绝对优势,但一方面能够直接和八路军对阵的人数不需要很多;一方面他们又抢着和站在前边和八路军接触,反而拥挤,妨碍了动作的施展,所以一时反而不占优势。    
    第一个回合,日军完败。但他们退下后,接着又扑上来。董家莆们照例再来一个突刺,又撂倒几个。许传翎的感觉很好,倒在他刀尖下的两个对手,都是他的枪“咔”地压下刺过来的刺刀的同时,刺刀稍微向前一挺,对方就借着失控的惯性挺上刀尖了。突刺反倒用不了多大力气。    
    四个侦察兵的动作熟练极了,就象一座精心搭配的杀人机器,一个出手,刀刀见血;一个回收,马上就是下一个预备用枪的动作。在战火的映照下看得出来,他们脸上的肌肉都没有板结的紧张,反而挂着淡淡的冷笑;持枪动作也似乎闹着玩似的,甚至有些松垮。越是这样,对手越是害怕。因为内行都明白,正是这种松弛的状态,才会保持良好的反映弹性,能在瞬间凝聚、迸发出超人的力量。一个拼刺者能到这种程度,除非经历了千百次的白刃战;其次本来就是杀人的天才。他们四个人应该是后者。再加每个人都溅了满脸、满身的血,浑身透着一种残厉、恐怖、冷酷的气度,个个都像杀人魔头,无形中增加了摄人的力量。    
    日军里边,有个中队长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心像被什么提了去,陡然空虚了许多。面前的四个支那士兵,个个比他们高出半头,如狼似虎,凶悍无比,大和民族骨子里对支那人的蔑视,是不是有道理呢?    
    如果四个八路军侦察员是一座岛礁,周围的日军就是狂浪。浪一扑上去,就会溅起一圈浪花,然而在坚硬的礁石面前,浪花会再次退下去。    
    不过就象这种生死相博,都有一个微妙的心理刻度。即便是同一个人在同一个场合,如果产生的心理频率向某个方向震动,他的意志会垮掉的话;相反,如果频率向另一个方向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