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5603-侦察连-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龇较蛘鸲囊庵净峥宓舻幕埃幌喾矗绻德氏蛄硪桓龇较蛘鸲岚阉赂疑踔练杩竦淖刺R话闼道矗诓返乃剑绻环浇敕杩褡刺耍敲炊粤硪环剑嗍褪窃帜研缘摹!   
    日军毕竟也有军人的自尊,在这几个中国士兵面前,度过了初期的不适应甚至恐惧,一种情绪终于被激发起来了。那个中队长举着指挥刀,狂吼了几句,日军就又喊叫着扑了上来。这次可不是前边的一被刺倒后边的就退下了,而是前边的倒下了,后边的接着涌上来,甚至不再坚持刻板的刺杀动作。    
    董家莆几个人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但他们要命不分开。他们知道,在人数众多的对手面前,只要一分开,结果就是不可想象的。此刻他们每个人的前边,都有许多对手。几个日本兵面对着许传翎,“呀呀”地刺得很凶。许传翎也实在有些累,动作稍微有些软,一个突刺向最前边的对手刺去时,却被一个防下动作打下了去,但还是刺到了对方腿上。也就在这时,有几把刺刀同时向他刺来。眼看躲不过去,只听“咔”一声,一棵枪横刺里杀来,一下把几把刺刀挑开了。    
    原来是罗成。他见许传翎危机,闪开当面的对手,杀了过来。但正因为这样,他们四个人的队形松疏了,他的右肋暴露给了对手,在他挑开三把刺刀的刹那,有一把刺刀捅进了他的右肋。他一个踉跄,还是挺着刺刀,咬牙向前走了两步,把许传翎和鬼子隔开了。    
    血一咕嘟一咕嘟地从他右肋冒出来。他艰难地挺着枪,整个身子向前扑,用前扑的惯性,把刺刀扎进了一个鬼子的小腹。又有两把刺刀刺向了他的腹部。他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但还是抓住鬼子的刺刀,口喷鲜血,骂着:“狗、狗日的——”硬挺着不倒。鬼子竟然怎么也拔不出刺刀来。


《侦察连》 第二部分十一、精心搭配的杀人机器(2)

    许传翎醒过神来,带着哭腔大喊一声:“罗哥——”猛地冲到了前边,什么也不顾了,疯似地把枪抡起来,照准罗成面前的一个鬼子劈去,只感到“扑”一下,劈断了半个脖子。接着枪身倒立,枪托在空中抡一个大弧,“咔”地砸碎了另一个鬼子的脑壳。    
    李乃好也看见了这边的情况,一个箭步冲上来,大喊一声:“日你姥姥——”竟然把另一个鬼子挑向了半空,接着一抛,鬼子的五脏六腑散落下来,一时竟下了一场血瀑肉雨。    
    别看李乃好平时不太爱说话,班里都叫他“闷犊子”,可一股劲儿一上来就了不得。    
    这个血腥的场面一时把几个日军吓呆了,回头就跑。    
    许传翎不依不饶,红着眼“啊——”地叫着,象只狼似的向前扑去。    
    他们的队形分散了,变成了各自为战。    
    就在许多日军被吸引到这里来的时候,在其它方向进攻的八路军,已经在宋加强他们的带领下突了进来,周围杀声大起。这里的日军见情势危机,一边应对着董家莆几个人,一边向后退。但杀红了眼的几个侦察兵,那肯放过他们?死缠着不放,直到一些八路军战士潮水般涌过来。    
    许传翎一把抱起了罗成,一边走一边哭喊:“罗成哥——罗成哥——”    
    罗成气管里像有什么堵着了,出气很紧,断续对许传翎说:“兄弟,子弹带压身上——难受——难受——”    
    许传翎赶紧把他放下来,小心地给他向下解,一动他的身子,他就疼得呻吟起来。许传翎急得出了一脸汗,好容易解了下来,罗成说:“我冷——冷——”    
    许传翎又抱起他走着,哭着说:“哥,就要到卫生所了,就要到了。”    
    罗成嗫嚅:“冷——冷——”    
    他声音渐渐消失了,许传翎感到好象有一股气在他的身子里渐渐地向上顶,接着咯噔一下,停下了。他的身子也沉了下来。许传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是感到不好,加快步子向村外跑,好容易见到了卫生所抬担架的人。    
    他们把罗成接下来,一拭他的鼻子,说:“死了。俺们还要抬别的伤员。”就走了。    
    许传翎一把抱住罗成,大哭起来。突然想起什么,站起来,对准两个离开的担架员,一拉枪栓:“娘了个X,谁说他死了?放屁!你们回来,把罗成哥抬到医院里去!要不老子毙了你个龟孙!”    
    两个担架员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一双冒火的眼睛,抠在扳机上的手指,脸吓白了,抖抖嗦嗦地说:“别、别开枪,别开枪,俺抬、抬就是了!”    
    他们小心地把罗成抬到担架上,许传翎在后边押着他们,一溜小跑着到了卫生所。    
    担架员走到一个胸挂听诊器的医生面前,也不知道小声嘟囔了些什么。医生走过来,蹲在躺在担架上的罗成面前,用听诊器听听胸音,翻翻罗成的眼皮,试试他的鼻息,摇了摇头,对许传翎说:“同志,他是死了。”    
    许传翎又“哇——”地哭了。


《侦察连》 第二部分十二、鸡蛋和红荷包

    打下蔗旺,令许传翎高兴的是,部队这一次北上休整,要经过上崖。大伙儿纷纷拿许传翎开涮。赵庆江挤眉弄眼地说:“看看传领恣的,那个嫚在家等着啊?”    
    庞有福也嘻着嘴说:“到时候可领来咱看看啊!可不兴独吞啊!”    
    彭二有些嫉妒,酸溜溜地说:“毛还没长全呢!还有嫚?哼!”    
    许传翎不服了,反刺他:“你毛没长齐呢!”    
    不过他心里想:“有个嫚在等我吗?哪有啊!”    
    但他还是想起了刘秀菊那红红的脸,细声细气的话。    
    徐家有五间堂屋,东边三间是正房,苫顶的麦秸都发乌了,边上压着几趟瓦。墙是土夯的,不过看来夯时下了功夫,土也用得好,不知过了多少年了,土墙上除留了一些水渍的条纹,通体变成了青灰色,既显示了岁月的沧桑,又显得愈加结实。西边的两间比正房矮一些,是锅屋兼仓房,放一些杂七杂八的农具和家什。村里的穷人家里,房子多数都是这个样儿。    
    当他们走进许传翎的家门时,家里人眼看认不出来许传翎了。娘右手攥着他的手,眼里噙着泪花,左手在他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好象是看他身上少没少块东西。嘴里一个劲儿埋怨他没对娘打招呼就跑到队伍上了。他有些不服气,明明让弟弟告诉家里了嘛!姐、弟、妹几个围在他身边,倒象陌生了似的。直到他冲他们笑了笑,他们才也咧嘴对他笑起来。    
    娘和家人也热情地招待了赵庆江和庞有福,尤其是娘,知道当娘的惦记在外边打仗的儿子的心,对赵庆江、庞有福问这问那的,还给他们缝了袖口和领口,留他们和许传翎一起吃了中饭,临走时炒了花生,塞满了他们的口袋。他们三个高高兴兴地回了部队。    
    原来他只是一个常年流着鼻涕,浑身肮脏的野孩子,现在眨眼已是17岁的小伙了,个身窜了一头,浑身的肉块紧梆梆的,又加穿了一身军装,而且还是挎双枪的,要多精神有多精神。乡亲们自然一阵惊喜。围着他问这问那,啧啧个没完。    
    他老是感到还有目光在看他,抓空儿偏脸一看,对上了一双清凌凌的眼睛,原来是刘秀菊啊!她身子也有些发了,高了,丰满了,脸皮儿润润的,好看多了。原来,她也参加了识字班,这次是和姐妹们送鞋来了,眼下只是不好意思地在一边看他。因为人多,乱糟糟地,她看了几眼,就和姐妹们放下鞋走了。尽管就是几眼,许传翎心里也有异样的感觉,和她给他地瓜时的感觉不一样。    
    虽然就在上崖住几天,但练兵、出操的还是很紧张,很少有闲着的时候。一天早操完了排队向回走,许传翎大约莫看见在一个墙角处,一个身段儿和一截衣角儿一闪,他的心像被笤帚苗儿拨了一下,悠悠地动了好一阵子。那身影儿象是秀菊。不知怎地,自刚来那天在营部看到了那双清凌凌的眼睛,他约约模模地就多了点念想。说起来也是,自见了那一面,还再也没见过呢!她早起干什么呢?    
    自打见了从小一块长大的许传翎,秀菊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撞得那个猛啊!一下就把心撞开了一条缝儿,丝丝缕缕透进了一隙气息,柔柔的,温温的,润润的,就像春天里第一缕暖风,复苏了一点东西,影影绰绰地粘在心上,猛不丁就会叫她想上好一阵儿。晚上她睡不着觉了。16岁少女的心,虽说不是什么都明白,可确也是该省事的时候了。    
    部队在上崖住了几天,就要北上了。临走时,妇救会、识字班什么的到村口送队伍,一个劲儿向战士的手里掖花生什么的。可许传翎没看见一个人,就觉得少了些什么。但他总有点小预感,眼睛到处撒觅,就在快出村口的当儿,果然见一个花影子扑入了他的眼睛。秀菊穿了一件浆得挺挺刮刮的花衣裳,向他跑来,塞给他一件东西,低头就跑了。许传翎有些留恋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    
    低头看看塞给他的东西,原来是一个蓝印花手方包着四个热呼呼的鸡蛋,还有一个红荷包儿,是绸子的,绣着荷花。他心一跳,急忙把这些东西放到衣兜里了。看看前后,都在应付着百姓,没怎么注意他,才放下心来。    
    在村口,他又看见了娘和姐姐,看来是在这里送他。他没怎么地,和她们招招手就走了。走远了后,心里才感到悠悠呼呼的,没个着落似的。


《侦察连》 第三部分十三、大扫荡

    日军的大扫荡开始了。这年秋,日军驻华总司令畑俊六大将亲赴山东,坐镇临沂,想给山东八路军以致命的打击。    
    畑俊六算得上是一个中国通,他先担任台湾驻军总司令,后担任上海战区的指挥官,一直注意研究中国的历史和现状。这次来山东,他更是非常谨慎。多次对部下说:虽然山东的八路军在所谓的百团大战中不怎么积极,可也正说明了他们的狡猾之处。他们不轻易暴露自己的实力,但一直以最坚韧的姿态,结结实实地拓展着地盘,扩充着实力。他们的根据地已经成了气候,不摧毁这些根据地,以后肯定会酿成大祸。    
    山东接南北,临中原,东向大海,可与未来可能的太平洋战事想呼应,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很清楚。山东又是个很特殊的地方,文的方面有孔子、孟子,是中国文化的发源地和中心;武的方面,中国几乎所有的兵家始祖、名家都出自这里,比如姜尚、孙武、孙膑、诸葛亮、戚继光等,军事文化非常丰富,为任何一个地方所不能比肩。鉴于这些原因,在山东这个地方打仗,决不能掉以轻心。    
    他当然明白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的道理。派出了大量的侦察力量,紧紧地盯住115师师部和山东分局的动向。他终于得知,115师师部和山东分局机关庞大,只有很少的掩护部队,此刻正集中在沂蒙山区。他象一只闻到了血腥味儿的狼,一下就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来了。在很短的时间内,调动了第5、6、7、10混成旅团全部,21、17师团主力,以及32、33师团一部,加上各据点的守备部队,共五万重兵,让驻山东的日军司令官土桥一次中将亲临前方督战,象一张巨大的、密集的网,撒了出去。    
    他们成功地运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把正在山东北部反扫荡的115师和山东纵队的主力部队甩开,竟然也学着八路军的战术,白天隐蔽,主要兵力星夜南下,每驻一地即封锁路口,准进不准出。从11月2日半夜开始,兵分11路,在飞机、坦克和大炮的配合下,向沂蒙山区扑来。    
    115师师部在留田一度陷入绝境,虽然成功突围,但其后日军先后在大青山、崮屿、马鞍山一带,合围了山东分局、山东军区、115师部等后方机关,以及抗大一分校和一些地方部队,八路军经过血拼,发生了许多次比狼牙山五壮士壮烈得多的战斗,才突出重围。但损失惨重,牺牲了很多高级干部。    
    在日军扫荡沂蒙山区的同时,也分兵一部进入滨海区,对滨海的八路军实行牵制和扫荡。但滨海的八路军顶着巨大压力,一方面抽出兵力增援沂蒙山区,一方面插入敌后,攻打敌据点,牵制在沂蒙山区扫荡的日军。    
    如果说在敌人扫荡的地区可以游击、躲避,那么在这里就是主动出击,就是硬碰硬的战斗。山纵二旅独立团九连和新十连驰援鲁中,在李林村被日军包围,吸引了五千多敌人,血战一天,誓死不降,除一个负伤的排长只身突围,其余的全部牺牲。五团在刘涌的带领下,直插敌后,罗积伟的带领的一营,向莒县中部的白莲汪、大官庄、岞山一带进逼。    
    在穿插的路上,到处看见了鬼子扫荡留下的痕迹。    
    几乎每一个经过的村庄都起火冒烟,长长的烟带,像一条条不祥的黑龙,在半空中卷翻,拖得老长,空气里的焦烟味儿几乎没有断过。路边村头,经常看见百姓的尸体。有的被挂在树上,有的被剖开肚子,还有的老小几个人死在了一堆。许传翎又想起了南湖大集上的尸山血海。他实在不理解。这日本人怎么就是各一类呢?打仗归打仗,当兵的和当兵的撕杀,怎么来都可以,怎么还拿杀老百姓像闹着玩一样?他们杀人是不是和抽大烟一样上瘾?听说他们那里是一个不大的岛子,难道在那里出生的人,骨头都是黑的?娘的!


《侦察连》 第三部分十四、侦察班施巧计,剪除“两大坏”(1)

    此时,上崖村虽然已经成了根据地的边缘,但毕竟还是根据地,他们可以放心地休整。可刚驻下,区公所刘区长和村农救会长许传祥、村长许凡仪就找上来,要他们帮助除掉这个地区的“两大坏”。    
    这“两大坏”其一叫谢洪顺,下崖村人,是个光棍子。就因为和本村农救会主任闹了点矛盾,又贪图一点赏钱,就做了大梁家据点日军的眼线。上个月提供情报让日伪军偷袭了下崖和上崖村,抓了下崖村的农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